轉折世紀山脊的Linux

2000.06.01 by
數位時代
轉折世紀山脊的Linux
這一切都必須由一位年輕人的「奇想」說起。 彷彿宿命的安排,Linux發明人托維茲(Linus Torvalds)八年前就讀芬蘭赫爾辛基大學...

這一切都必須由一位年輕人的「奇想」說起。
彷彿宿命的安排,Linux發明人托維茲(Linus Torvalds)八年前就讀芬蘭赫爾辛基大學時,因為買不起Unix作業系統來做研究,所以用一台386電腦寫出了Linux作業系統,接下來他把程式放到網路上,免費給大家使用。
還窩在學校宿舍時的托維茲,一定沒想到他的無心之舉,卻翻轉了軟體產業的規則。根據IDC市調公司的統計,在作業系統(OS)市場上,1999年Linux共售出135萬套,打敗網威的NetWare及老店Unix系統,成為市場上的第二名,占有率則由1998年的16%升至25%,僅輸給微軟的38%佔有率。最早提供Linux服務的紅帽(RedHat)公司創辦人Robert Young在《紅帽旋風》一書中曾說,「這將是把電腦軟體工業帶進新千禧年的驚人運動。」
因為Linux開放原始碼(oen source)的特性,引起了一向封鎖原始碼的微軟高度緊張。以致於1998年微軟流通內部的「萬聖節文件」(Halloween Document)裡有這樣的論述:「開放原始碼軟體,對於微軟的短期營收及視窗平台構成直接的威脅。因為開放原始碼可以在網路上匯集數千個程式設計師的智慧結晶,這種集體產出的能力真令人嘆為觀止。」

**只要開放就很迷人

**
說起來,Linux並不是個新玩意,它其實是作業系統(OS)的一個變種分支。OS是一種管理電腦基本資源的軟體,每台電腦都需要它來指揮運作-比如說決定資料送到哪一台印表機、記憶體容量要如何分配、協調各個應用程式執行各自的任務。Windows是最令一般使用者熟悉的OS,程式設計師常用的Unix,則是最早的作業系統。一九七○年時,美國貝爾實驗室設計了Unix,它允許多個程式同時執行,也方便多人同時在一台電腦上進行存取的工作,功能強大而穩定,加上只收取微薄的使用費,取得容易,Unix一直是許多系統開發工作者的好選擇,托維茲就是更改Unix的部份程式,而寫下Linux傳奇。
Linux興起的最大原因,就在於它的開放性,讓禁錮已久的原始碼(Source Code)解放出來。所謂原始碼,指的是可被程式設計者判讀,並進行創造、修改的程式。過去一般軟體廠商釋出供電腦判讀的二進位碼,非開發者很難知道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客戶對所購買的產品也只有使用權,而不是擁有權,一旦不合使用,無法進行修改,只能乖乖等待供應商的新版本;另一個狀況是,因為供應商版本的更新,客戶必須花一筆錢配合更新,但成本及發揮的效能卻不成正比,這也是PC世界裡的微軟大發利市,但許多人卻不喜歡微軟的原因。
Linux的出現,讓長期受宰制的使用者可以自己決定如何使用軟體,主控權由開發公司交回到使用者的手中,加上網際網路的流通,不僅讓Linux版本隨手可得,降低軟體取得成本,而開放的開發環境,幫助技術人員更快解決問題,並強化軟體本身的運作功能。龍捲風總經理趙國仁,在中山大學期間,因為好玩而寫出台灣第一個BBS程式,他指出台灣BBS,就是拜當年將版本釋放出後,經各方好手的改進修正,才有今天的規模。他自己也從這過程中,提升了寫軟體的能力,這也是讓他支持開放原始碼的重要原因。「事情要夠普及才能產生力量,光靠幾個人,累積的速度太慢,」網基科執行副總賴明宗表示,科技雖然有想像,但仍有軌跡可尋,不論是Liunx或是WWW,幾乎每一項重要進展,都是賴開放精神的展現。
對許多人最感興趣的,還是「商機」。Linux不可能再造就一家市值5000億美金的微軟,卻可能促成500家10億美元價值的公司。
根據美國研究公司Dataquest的一份研究報告預測,在2003年Linux伺服器在全球伺服家電的佔有率將達到24%,營業額會高達38億美元。
有兩個原因造成Linux系統在IA產業的競爭優勢,第一,相較於700萬行程式的NT系統,只有50萬行的Linux僅僅佔了5.6MB的記憶體空間,而縮簡(downsize)之後的版本,僅需2MB的空間。這會造成記憶體空間的大量節省,以容納更多的功能。第二,在整合家中所有的資訊家電時,使用Linux系統可以解決許多彼此相容性和不同驅動程式的問題。托維茲說:「你不會希望每用一個產品,就要到網路上找一個新驅動程式。我相信以一種開放的驅動程式來應用在所有產品上,這樣容易多了。」
台灣是世界資訊硬體的生產重鎮,對於是否能即時發展出支援Linux系統的資訊家電,以順應世界潮流,對台灣在下一個世紀的位置有重要的意義。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也認為,IA會是台灣資訊產業下一波的主流,而Linux將取代NT,成為作業系統新一代的主流。
資策會技術研究處處長何寶中也指出,台灣的資訊產業以硬體製造為大宗,要跨入資訊家電的領域非常容易。例如筆記型電腦大廠,由於具有上下游整合能力,相當具有競爭優勢。而嵌入式Linux因為價格低廉,穩定度高,程式碼可隨不同需要修改,對於目前生產利潤日益微薄的硬體製造廠商來說,是未來獲利的商機所在。

**挑戰軟體巨人

**
然而相較微軟龐大的市場優勢,Linux除了在趨勢精神上取得領先,短期內卻需要更多商業應用的洗禮,才能左右微軟的領先地位。
微軟視窗硬體策略部門總經理Carl Stork就指出,Linux相對應的應用軟體不足,所以微軟目前仍處在一個優勢的地位,尤其是個人電腦的市場,微軟將持續地站穩盟主。而在企業伺服器端的NT作業系統上,市場競爭雖然激烈,但隨著64位元的Whister產品推出,微軟仍有相當的競爭優勢。不過,微軟多少還是感受到一股潛在的壓力,Carl Stork日前來台參加微軟WinHEC2000大會,目的便在於與台灣硬體廠商交換開放授權限制的看法。台灣區的總經理黃存義表示,台灣業者的經驗,對於微軟策略的擬定有一定程度的參考價值。
黃存義承認伺服器端市場的競爭的確較激烈,不過他相信業者還是會選擇NT系統,因為一旦發生問題,責任的歸屬相對會比較清楚。他同時指出Liunx另一個困境,當眾多業者開始進入Linux市場時,為了突顯彼此間的差異性,就會像Unix一般,產生太多的版本,以致每一版本都無法成氣候。
趙國仁也提出類似的觀察,他指出為了展現差異化,Linux業者開始進行許多切分的動作,造成了軟體相容性越來越低的情況,如果情況不改善,的確會走回Unix後來出現IBM、昇陽(SUN)版本,造成市場無法擴大的老路。
網路的興起,使得所有的作業系統,都提升到網路整合的層次,因而也影響到另一個解決區域網路通訊的作業系統 —網威(Novell)NetWare系列。台灣分公司總經理蔡維洲表示,Linux對NetWare的衝擊小於NT系列,因為Linux針對的是PC個人電腦的系統,走的是一般性市場(general purpose),跟微軟的市場路線一致,而NetWare則是整合區域網路、網路應用程式、Intranet及Internet作業系統的特殊利基市場(special purpose),因此原本就在是在網路環境中所開發出的NetWare,表現自然勝過在單機系統上開發的Linux。就市場策略而言,該公司針對個人化應用程式需求,而開發出的NDS目錄服務產品,在市場表現頗佳,雖然NDS援各種作業系統,但在NetWare上的表現最好,也有助於NetWare的拓展。
配合的應用程式不足,是Linux現階段發展的阻礙,也是微軟能夠還佔有優勢的重要原因,Novell蔡維洲指出,「缺乏市場帶領者,對Linux應用產品的開發會是一大阻力。」。台灣的軟體業者,像是網擎、龍捲風,不論是搜尋引擎或是虛擬社群的產品,雖有Linux版本的產品問世,但暫時還不會特別針對Linux開發產品。趙國仁表示,從該公司搜尋引擎的銷售狀況來看,目前NT客戶的比例約佔70%左右,NT還是主力市場,在未來趨勢與市場現實之間,跨平台產品的開發是現階段的主要策略。
面對微軟與Linux,使用者該又如何選用系統?趙國仁認為,如果公司內的系統需要使用到大量的圖形管理界面(GUI),像是Office之類的文書需求,且不需自己開發,建議採用相關的配套較多NT系統,如果圖形界面不重要,重點在伺服器的應用,例如郵件管理、防火牆機制等,Linux或是以開放原始碼為基礎的系統,會是比較好的選擇。「然而市場趨勢未明時,同時採用兩種作業系統是多數人解決之道,」他指出。

**獲利仍是最大質疑

**
Linux強調隨處可取,因此如何獲利,成了各家Linux公司挖空心思的難題。網景資深工程師Frank Hecker區分出七種不同的經營模式,最基本的就是提供支援,包括人員的訓練、客製化軟體開發、或是售後服務的方式取得營收,美國RedHat及Caldera兩家Linux公司就是採取這種方式;另一則是在硬體內建置Linux軟體(又叫「嵌入式」軟體),搭配銷售,Corel即採用這種型態推銷Netwinder;第三種為相關週邊產品的開發,如說明Linux使用功能的圖書、光碟資料等;第四種是促成服務(enabling service)的模式,例如Netscape Communicator,就在網站上開放瀏覽器的原始碼,吸引更多人上線,創造新的收入管道;第五種則是品牌授權,利用自身品牌的延伸,向衍生性產品的公司收費。第六種為先賣後送,軟體業者先以傳統的方式販售商品,待一定時日後,再轉型為開放的型態;最後一種則是連鎖經營,一家公司授權其他公司,結合前面多種模式,利用品牌及商標,提供在特定地理區或是縱向的市場中的相關機構,進行訓練及服務,藉以收取權利金。以現今市場狀況,還是以RedHat為首的服務模式居多。
雖然營收方式還有疑問,但國內已陸續有業者加入Linux的行列,網虎國際是最早的一家,總經理李奇申表示,「就是營收方式還不明確,所以才更有發展的機會」。就網虎而言,除了在產品開發上採取多元化的發展,在營收上也是同樣的思考,採取的是混合的經營模式,他說,雖然目前仍是以服務作為主要營收來源,並積極擴展海外據點,「經營Xlinux(網虎英文名)連鎖店也未嘗不可。」
今年初才成立的網基及騰研兩家公司,一個專攻伺服器市場,另一個則主打資訊家電,兩者都採取專案服務的方式,開發客戶所需的程式元件以維持營收,如果業者希望保有該項軟體的所有權,則以技術移轉的方式賣斷。面對業者的信心滿滿,龍捲風的趙國仁認為,從營收、授權到市場策略都在探索的階段,若要能夠真正符合商業運作邏輯,可能還需要更多的思考。

**中文電腦的大未來?

**
Liunx改變了軟體產業的生態,也帶給中文世界新的想像。一向被認為保守封閉的中國大陸,卻異乎熱情地擁抱Linux。中國科學院院士倪光南在一篇專文中便提到,Windows在中國市場上的壟斷地位,有擴展到資訊家電領域的危機,最好的對策不是在既有的格局下抗爭,而是創造新的格局,從根本上改變軟體遊戲規則。
去年八月,以中國大陸中科院軟體研究院為首,在北京推出了「紅旗Linux中文操作系統」,並獲得北大方正、康柏電腦、中國計算機軟體和技術服務總公司、TurboLinux軟體北京分公司等多家公司的支持。紅旗計劃主要從兩方面著手,一是修改內碼以支援中文字體,另一工作則是開發XWindow。中國在Linux著力甚深,之前還傳出中國當局決定全面支持紅旗系統,放棄Windows 2000。
關於此事,微軟視窗硬體策略部門總經理Carl Stork表示「沒這回事」,他提到Windows2000在中國發表時,還有不少部長級人士與會,雙方氣氛融洽,「禁止微軟並不是明智的作法,」他指出。
相對於中國方面打造中文作業系統的企圖,台灣方面相對安靜許多,雖然網虎已開發出支援十六國語言版本的編碼系統,目的仍只是為了增加產品的擴散,李奇申認為,中文本身的體質並不適合做為「運算」之用,英文仍會是將來的主流。網基科技執行長周文楷也同意這樣的看法,「作業系統的核心是機械語言的層次,而不是語用語言的層次。」
龍捲風的趙國仁則認為,利用Linux開發中文作業系統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倒不如藉此好好思考如何保持台灣軟體產業的競爭力。根據他的觀察,因為立足點平等,台灣是有機會站上國際舞台,不過必須趕緊拉開與中國的距離,中國開發軟體能力有長足的進步,但商業的敏感度上還不夠成熟,所以台灣必須利用目前的領先優勢,快速地掌握市場的趨勢。
不管Liunx是成是敗,開放原始碼的風潮,帶來扭轉遊戲規則的機會,一如網際網路,在這波的風潮下,台灣業者是否已好出征的準備?
看著Linux的浪潮在全世界風起雲湧,托維茲的下一步會是什麼?他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我工作的目的是為了樂趣。不管你做什麼事,最重要的是造成不同(make a difference)。」的確,他和比爾‧蓋茲不一樣的是,蓋茲靠著Windows成為全球首富,而他沒有靠Linux收過一毛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