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鋼索上的日本經濟

2000.05.01 by
數位時代
走在鋼索上的日本經濟
在日本,錯估形勢的人太多,他們不知道這個世界已經起了重大變化,開啟新的樂章。有的傢伙仍大喊「安可」,希望過去演奏過的完美樂曲能夠再奏一次。...

在日本,錯估形勢的人太多,他們不知道這個世界已經起了重大變化,開啟新的樂章。有的傢伙仍大喊「安可」,希望過去演奏過的完美樂曲能夠再奏一次。
舉例而言,光是一九九九年,日本政府花費了國民寶貴的七十兆日圓稅金,來救濟銀行業,而救濟農業又花了近五十兆,包含烏拉圭回合的農業談判用掉七兆日圓,為了整備農業基礎建設花了四十一兆日圓。這兩筆錢雖多,卻成了「死錢」,因為這些錢都花在應該自然死去的、卻又硬想要它們起死回生的事業上。
日本的銀行業也好,農業也好,都離死不遠了。為什麼呢?麥肯錫顧問公司的金融首席專家川本裕子氏,在她的《銀行收益革命》一書中,便明白指出,日本的銀行,若是要跟歐美的銀行並駕齊驅的話,必須要能創造出三倍的利益,削減百分之二十的運作經費,資產要再壓縮到現在的百分之五十五,而這樣的條件對日本銀行簡直就是死亡宣告書。
日本連頂尖銀行都很難在國際上生存,因此,即使為處理銀行壞帳而投入這麼多資金,日本銀行業仍難逃在國際競爭中被淘汰出局的命運。日本農業的情況也是一樣,以現在日本農業的生產力,根本無法跟國際上便宜的農產品相競爭,如果沒有大批年輕人投入農業的話,便是死路一條。

**各種資訊產品數量驚人

**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到底對於網際網路革命花了多少錢呢?一九九九年度,用於這上面的金額還不到一兆日圓。未來十年到十五年,是日本進入.com世界的關鍵,日本政府不在新經濟上投資,卻為了舊經濟的苟延殘喘而虛擲鈔票,根本就是一項錯誤。
花旗銀行表示,為了生存,他們的開戶數必須在二○○五年時成長十倍。日本擁有最多戶頭的銀行,開戶數也不過一千萬,而花旗銀行現在的開戶數卻高達一億,今後五年還要讓這個數字成長十倍,變成擁有十億人開戶的銀行。那麼,唯一能讓銀行跟十億個戶頭交易的裝置是什麼呢?據估計,在二○○五年時,全球會有十億支行動電話,也就是說,你不需要開設足夠讓十億人使用的分行,或者根本不需要分行,只要讓行動電話或個人電腦成為你的分行即可。這就是.com震撼的例子之一。
另外一個例子在日本。全日本約有八千家連鎖店的7-11,宣佈要在每一個分店裝設提款機,並發展銀行業務,7-11的股價因此上揚。但是要不要發執照給7-11,主管財經事務的大藏省卻有些遲疑。大藏省認為,讓銀行業自己出資去做就可以了。這樣的發言,是五十年前的認知,擺在二十世紀中期正合適。說這話的人,對於美國發生的變化,也許知道一點,但對於.com的本質卻完全不懂。

**日本的綜合商社是否已到窮途末路

**
日本的綜合商社,是二十世紀的遺物。從明治末期開始,日本以工業國家的姿態開始發展,到昭和時代進入高度成長的期間,日本商社成功地扮演著從世界各地進口原物料,再將日本的產品輸往世界各地的角色。此後,由於製造廠商開始自己從國外調度原物料,因此這方面的角色逐漸式微。
從二十年前開始,綜合商社就依照自己的計劃,獨立分出了一些公司,以繼續追求生存。像三井的IJP,便專注於伊朗與日本間的石油事業;三菱商事也分出了一家公司,在印尼從事液化天然瓦斯與液化石油氣的開發;住友商事則在澳洲開發鐵礦。另外一些公司則朝資訊方向走,這方面可以伊藤忠分出來的伊藤忠CTC,和日商岩井分出來的NIFTY為代表。
從過去這一世紀來看,日本商社的業務範圍既寬且廣,什麼都做。從文字上來看,綜合(日文:總合)這兩個字的日文,就是什麼都做的意思。綜合商社的反面,是專心地在一個事業上生根,並追求垂直發展的公司。與這樣的公司相較,日本綜合商社可說是在水平的守備寬度上決定勝負的。
譬如某家商社有一千家左右的子公司和相關公司,結果造成管理上的困境。依據新的國際會計標準,實際有效支配的子公司都是連結決算的對象,而這就為他們奏出了終曲。這一來,這一缸子公司間彼此為了帳面好看所作的交易,便無所遁形了。
現在在網際網路中成功的.com公司,一下子就可以募到兩兆日圓的資金。日本的綜合商社規模雖然龐大,營業額高達五十兆日圓,但卻無法獲利,更不用說匯集資金。為了這一點,他們就不得不與子公司和相關公司作一番清算與了結,並找出自己最擅長的那一部分來經營。
但是哪一家商社在哪一方面最擅長呢?這就難說了。
假設三菱商事說,我最擅長的是發電,那麼三菱重工和三菱電機應該就算是集團內頂尖的公司了,但是這兩個公司的人卻很少說英語。所謂的「人的三井、組織的三菱」這句話,到底具體內涵為何?說起來,其實裡面什麼也沒有。例如某商社與某宗教團體和某石油生產國間的利益交織的關係;另外,某商社在靜岡清水市建立巨大的鮪魚冷凍庫,卻單單只作不用大腦的買低賣高的生意;又如A 公司在馬來西亞、B 公司在菲律賓,都發生有關ODA (日本援助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基金)資金開發案的不當事件。
綜合商社的真面目是什麼呢?就是聚集了一大堆菁英份子,作著反社會的事情。實際上,綜合商社這樣的業種在別的國家非常少見,幾乎是日本因應歷史所產生的特殊需要。三菱重工與三菱電機是不太會說英文的製造者,不太懂得調度國外的原物料或資源,因而在過去製造者不太國際化的時代裡,委由商社來做涉外和代理的工作。但現在的製造者都能自行從海外輸入原物料,或外國公司就直接進入日本,這就表示綜合商社的未來已經終結。
網際網路的時代,講究的是直接聯繫,只要滑鼠一點,就可以得到許多商業上的情報,因而解除了過去商社帶著情報與資訊到處仲介的利基。既然歷史已經走到這個階段,綜合商社應該趕快卸下招牌上的『綜合』這兩個字,從對社會的意義上,強化自己專長的領域,提高企業的價值。譬如抱有一千家子公司的伊藤忠,不如把力量專注在五、六家像CTC (一家做電腦系統整合的公司)這類有未來性的公司身上。其他商社也應如此,如果連這都辦不到,綜合商社就沒有未來。

**誰控制了電子錢包 誰就控制了e-commerce

**
伊藤羊華堂(ITO-YOKA 零售通路的大企業)決定跨領域加入以服務個人用戶為主的銀行業,新力也要透過網際網路提供類似的服務,豐田汽車也有設立金融持股公司的方針。透過網際網路這樣的工具,日本終於開始出現由不同業種所發起的銀行業務。
從日本的歷史來看,在一個時代中,財務報表最健全的富商或企業,就可晉身為銀行(明治時代的「郵船汽船三菱會社」是三菱銀行的前身,精練銅的「住友本店」,後來創立了住友銀行。)在歷史上,擁有世間最值得信任的財務報表的公司,總能取得銀行的營業執照。
銀行最重視的就是信用。但是根據慕迪斯財務報告,東京三菱銀行的評等為D,換言之,它有一個或兩個以上基本上的重大缺陷。一般而言,被評為E 級表示該銀行無法以自身力量繼續存續,F 級則是直言該銀行已經經營破產,日本的銀行幾乎都是D、E、F 級的水準。基本上,日本的銀行都已在「技術出局(technical knocked-out)」的狀態了。
從歷史的潮流來看,現在這些想要跨領域進入銀行業的公司,他們的財務報表都是AAA(最佳等級)的公司。為什麼跨業種加入銀行的潮流會如此之快,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些公司都是.com 公司或IT 公司,由於股票的上漲累積了很多資金。譬如說,豐田汽車與IDO、DDI、KDD 的合併,雖然汽車銷售業績不變,但股價仍然上揚,因為豐田因此而一舉成為IT 公司。
同樣的,伊藤忠CTC讓伊藤忠商事母以子貴而市值倍增。這些都是.com股與IT 股的現象。
據估計,網路最先進的美國,在二○○五年之前,個人的線上購買(即B2C)金額將達八十兆日圓之多。電子商務會帶來市場上的大爆炸;而走在電子商務前端的美國,主戰場就是電子錢包。電子錢包是指網路銀行的個人支付功能。舉例而言,擁有一千七百萬會員的入門網站美國線上,其使用者中約有百分之四十是運用電子商務的功能在其他的網站上買東西。只要輸入一次密碼跟信用卡號碼,就可以經由美國線上到其他網站上購物,使用者只要一個錢包就可以結帳,並把這個錢包擺在美國線上。另外,像花旗銀行宣誓要掌握世界上十億人的錢包,透過行動電話作電子支付功能,商品名稱就叫做「電子皮夾(electronic wallet)」。
而以賣書為主的亞馬遜書店,最初也是因為提供只要輸入一次個人資料即可購物便利而得到成功。
在電子商務的場合裡,有所謂的來店率、逗留率和放入率(放入「購物車」的比例)以及購買率;有七成的人到了最後這個階段都會放棄,因為一想到要輸入一大堆個人信用卡資料,覺得麻煩就放棄了。在一般的超級市場,貨品只要一從貨架上拿下來,就等於會購買,但在電子商務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最後放棄購買。如果能夠解除個人輸入信用卡資料的麻煩及安全上的疑慮,就可以在購買階段中,留住那七成原本不買的客人。這就是為何大家都要開發電子錢包的產品的原因。
若是進一步展望,我認為電子錢包的主流,應該是行動電話。NTT DoCoMo 的 i-Mode 已經能夠做到網路銀行的服務,在以CDMA 為主的次世代電話手機裡,功能一定會比現在更多。現在花旗銀行在美國的電子錢包小組中,就有一個針對i-Mode 的對應小組。如果行動電話變成了你們的電子錢包,一天二十四小時隨時隨地都可支付及處理銀行業務,就等於把你錢包中的現金和信用卡通通放到你的手機裡。我想無論什麼樣的商店,只要有終端讀取的裝置,就能完成支付與決算的功能。
俗話說,電子商務是伺服器社會裡,未曾發現的新大陸,而大家正在這塊新大陸上擴張領土。
新力和伊藤羊華堂也是這裡面的競逐者。雖然與國外相比稍遲了點,但是讓一個財務報表最受信任的企業擁有銀行經營執照,大藏省是沒有理由拒絕的。

**宰治世界,只有兩個關鍵詞 伺服器與生化科技

**
作者曾在一九九九年十月時,批評美國經濟有三成都是泡沫。但從基本面看,柯林頓一九九二年就職到現在,道瓊指數上升了八千點,從這裡可看出網路經濟力量之大。這八年來,美國的經濟構造已經更新。八○年代,財星五百大企業排名中,居前的有通用汽車、美國鋼鐵、艾索石油等大企業;但以今日的市值來看,現在的前二十名,有一半是所謂的.Com的企業,而曾經高居榜首的石油公司則一家也沒有。
為了因應二十一世紀的資訊化社會,美國的產業構造,已經轉變為以知識產業為中心;各州各區都有以高等學府為倚靠,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知識性產業,如矽谷的思科和惠普,馬里蘭州到維吉尼亞州的「.com belt」的美國線上等;日本與美國的情形不同;在美國這樣巨大的國家中,約有十來個這樣的區域,如引擎般推動產業的升級。這些區域引擎彼此競爭,但他們的噴火口,也就是匯集資本的地方卻只有一個,就是紐約的NASDAQ 店頭市場,這樣的運作是非常具有效率的。
現在NASDAQ一天的成交量高達十億股以上,所謂NASDAQ 的『御三家』,便是戴爾電腦、英代爾和微軟,接著則是思科、美國線上、亞馬遜書店等急速成長的新興企業。想一想,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叫做NASDAQ 的市場,這些巨大的金額都只是交易所中電腦裡面的數字。事實上,像股票市場和紐約交易所這樣的實質地點都可以不用了,因為所有的錢都只是在電腦裡作數字的移動而已。而二十一世紀的美國,因為匯集了全世界最多的資金,當然也會有全世界最優秀的人才聚集在那裡,當然就可以期待它會誕生出一些傑出的事物。
世上最大量資金與最優秀的人才之集合,會往哪裡發展呢?就是伺服器與生化科技。世界上排名前二十名與伺服器有關的上市公司中,日本一家也沒有;勉勉強強出了一家「軟體銀行」,但是跟他們比起來,仍只能靠邊站。在生化的領域中,美國的進步也非常迅速,美國的醫院中有全球頂尖的人才與技術研究,現在無論在醫療技術和生化基礎研究方面,美日之間已有很大的差距。例如,世界前十名的製藥廠中,日本一家也沒有,全部都是歐美的公司,連第十名的營業額都有六兆日圓,但日本頂尖的武田製藥,年營業額還不到一兆日圓。
由於二十一世紀的腦力產業,一定是以資訊和生命為主流,若能掌握這兩個關鍵,兩者便能同時增強壯大。此外,還需要低科技產業:這並不是指二次產業中的低科技部門,而是指服務業裡的低科技部門,如度假中心、娛樂場所和會議中心等與腦力產業緊密結合、並肩發展。
美國和日本都是服務業佔百分之七十五就業人口的國家,這是勝負決定的關鍵。在美國,不止是伺服器和生化科技成長快速,連佔大量就業人口的的低科技業者腳步也快得驚人。發展會議中心,背後都需要強大的伺服器部門,因為它包括飯店的訂房、飛機的訂位、行程的安排等;而由於社會高齡化,又使得這些場所不能沒有醫療設施與機構;這些要素的緊密結合,發展出二十一世紀的產業構造。
以作者對日本的瞭解,日本產業的敵人,就是日本政府。說日本政府是個賣國的系統,可能一點也不為過。在日本產業發展的取捨,以及美日貿易戰爭中,日本政府難辭其咎。但情況也不這麼悲觀。如果能夠有政府不介入的發動引擎,在各地開始發展,舉例而言,把日本分為十一個州,讓九州有自己的產業,四國有自己的產業,北海道也有自己的產業,每個地方都可以有自己的經濟推動引擎,互相競逐,就像前文所述的美國的情況那樣,並不集中在東京一地發展,從北海道到九州到沖繩,都要有發展的潛力,這種形式對於網路化的全球經濟而言是最合適的。
一件問題只有一個答案的中央集權式管理,應該改變了,應該要有很多答案切磋琢磨,這樣日本才有可能在Dot com 的時代裡開花結果;否則的話,若不改變統治與管理的形式,孕育新企業成長的溫床的話,在二十一世紀裡,日本市場可能就會成為歐美企業的天下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