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三船敏郎迎來深田恭子……

2000.05.01 by
數位時代
送走三船敏郎迎來深田恭子……
如果股市是經濟的櫥窗,基金經理人與研究員則如同長年拿著望遠鏡與放大鏡的解剖師傅,替眾多投資人審視當地經濟環境與產業動向。 國內日本基金經理...

如果股市是經濟的櫥窗,基金經理人與研究員則如同長年拿著望遠鏡與放大鏡的解剖師傅,替眾多投資人審視當地經濟環境與產業動向。
國內日本基金經理人眼中的日本,究竟呈現怎樣的風貌?是做事一板一眼、永遠猜不透他們心裡想什麼的老日本?還是與小室哲哉般同樣充滿活力的新氣象?
整體而言,他們認為日本的金融重整與企業改革,是將「舊日本」推升至「新日本」的主要動力,也是決定日本是否能順利轉型的重要因素;而全球近來高唱的新經濟曲調,雖然有人並不全然贊同這個調子已在日本大放異彩,但從某些現象觀察,幾段不成調的音符流竄於日本島內,卻是有跡可尋。
什麼是日本新經濟力量?回答這個問題,不妨從新經濟這個概念審視。
代表新經濟的產業,每個國家不盡雷同。怡富東方科技基金經理人吳淑婷分析,在美國由雅虎帶動的新經濟概念,是與網路、提供網路設備、或運用網際網路做生意的公司;而這個概念拉到歐洲,則表現在通訊概念股,以及積極進行企業購併以擴大版圖或增強競爭力的公司。

**日本的新經濟力量

**
怡富新興日本基金經理人廖韻瑜也認為,新經濟這個概念,可從產業及經營模式兩方面來看。
以日本的例子來說,新的產業趨勢如網路、寬頻、無線、通訊等,會影響半導體或元件設備等消費性電子產業;而經營模式會影響管理策略,重要性更不容忽視,「一個新概念若放在一個老舊僵化的體制下,效用不大」,廖韻瑜解釋。
而從日本整體經濟面觀察,德盛投顧研究員邱亮士,四月中旬綜合了日本近一個月來所公佈的各項數據,則認為日本整體經濟環境由於資本支出增加、企業信心攀升、出口加溫、消費亦有起色,長期而言是值得期待的投資環境,
如日本經濟廳公佈最近一季的經濟成長率,雖再度比前季衰退1.4﹪,然值得注意的是,佔日本經濟約17﹪的資本支出,三季來出現首度成長,顯示企業正擴充產能以增加供給,對於企業獲利有正面助益;由日本央行公佈的企業景氣動向觀察,企業信心也已是連續五個月向上攀升,顯示企業對於未來景氣愈來愈樂觀,
而日本國內消費及出口貿易,也出現首度成長或顯著轉好。如二月份整體商業銷售額成長了0.5﹪,結束了連續27個月以來的率退局面;出口則大幅成長15﹪,是連續第四個月成長。
然而這些數據成果,並非一蹴可幾,也非未來一路看好的保證。榮景能否持續,金融重整與企業改革成效,是基金經理人與研究員觀察的重點。
近幾年來,日本政府砸下近兩兆美元挽救金融體系,去年終於擺脫長達8年的不景氣,經濟成長率由黑翻紅,以今年二月份的數字為例,股市指數便成長了30﹪以上。

**金融重整與企業改革 推升日本競爭力

**
猶如發生在1986年10月英國倫敦交易所的「大爆炸」改革過程,日本政府希望藉由放寬及廢除不必要的限制與規定,作為推動經濟正向復甦的力道。在官方改革過程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金融方面的改革。
過去由於銀行與證券經紀呆帳問題嚴重,造成日本經濟低迷,因此日本政府於1998年放寬外匯管制,1999年廢除證券買賣手續費用,並計劃將在2001年放寬限制,使銀行、保險和證券業者能跨足經營彼此業務,促使日本金融市場更加自由開放,這些都對日本經濟有正面的提昇作用。
而這些政策面走向之所以重要的原因,廖韻瑜分析,因截至目前,日本整體經濟情勢雖有好轉,但並沒有到自發性的復甦階段,因此「基本上樂觀,但是否有寬鬆的財政政策或貨幣環境支持,絕對值得關注,」她表示。

**企業改革成為群體壓力

**
日本官方尋求更活絡的交易環境,這個想法也明顯反應在私人企業上。「日本要從政府支撐的復甦,過渡到自發性的復甦,企業改革也是重點,」廖韻瑜點出她對企業改革成果的重視,以及企業轉型對日本整體經濟力的重要性。
大體來說,日本企業改革可分成三方面。第一:是覺醒到公司是為股東賺錢,而非照顧員工為宗──換句話說,「就是從重視員工權益,轉向至重視股東權益」,怡富東方科技基金經理人吳淑婷說。第二則是產品線的調整。過去大財團往往每個領域都會涉足,現在是看哪些領域比較有競爭優勢才往哪兒走。而購併(M&A)與成立子公司(如spin off)的數目增加,並調整資產負債表,減低企業交叉持股(Crossholding)狀況,可說是企業改革的第三個方向。
去年一整年,日本傳出多家大型金融機構紛紛與強敵合併的案例,如繼合併資產高達141兆日圓的日本興業、第一勸業和富士銀行合併案後,日本資產額排名第三的住友銀行和排名第五的櫻花銀行,也宣布將於2002年4月前合併,成為總資產達99兆日圓的銀行集團。
此外,其它大型企業也紛紛從事企業瘦身,以期能縮減成本提高產能。其中最著名者即是日本日產汽車大幅削減2萬1千個工作,和關閉5個廠房的具體行動最為著名。企業能否致力擺脫過去傳統的沉重包伏,也是這些日本傳統企業未來能否持續成長的主要關鍵。
然而,操作日本基金長達四年的光華投信日本基金經理人高子敬則認為,日本企業與日本企業彼此合併,通常效果不太容易顯現,反倒是有些日本企業為外商購併後,由於企業文化不同,比較有明顯而立即的轉變。「日本有的銀行合併到最後,會發現裡面竟然還有三個人事部門,根本是各管各的,」廖韻瑜舉例形容企業合併在日本遭遇的阻力。
而企業合併,也無可避免會產生裁員問題。然而,多數基金經理人與研究員,對於日本失業率屢創新高的情形並不擔心。如同十年前的美國,因為企業重新整合,必須裁減重複的人力,但在這個過程中卻會發現「失業率屢創新高,但企業卻開始賺錢,股市也開始走多頭,」吳淑婷說。

**以軟體銀行為首的 創投新文化

**
若官方的金融改革路線及企業致力的重整轉型,雙雙為日本「國力再造」打基礎,則另一股值得注意的力量,便是在全球科技網路風潮帶動下,日本全社會對創新產業的扶植。「軟體銀行這家公司代表的重要意義,便是『創投文化』的興起,」廖韻瑜說。
翻開全球創投的積極程度,美國與台灣可說數一數二,日本在這方面過去似乎相形失色。這是因為「日本過去的投資多集中在銀行與保險公司,而這兩個產業本來就比較保守,」吳淑婷分析;然而,自從軟體銀行投資Yahoo!打響名號以來,「創投」這個詞,也幾乎與軟體銀行畫上了等號。
但是,若以更嚴格的標準審視,高子敬則認為所謂創投文化,應要有更多創投鼓勵年輕人創業,最大目的是要讓經濟模式改變,活化整個經濟結構。雖從高盛證券研究報告來看,相較於美國,日本創投仍是小巫見大巫,但創新的企業經營文化,在新興公司也逐漸可以體會得到。
平均每季都會跑日本一次的高子敬便舉例,過去拜訪日本公司,出來為公司做簡報者年齡會比較大,對許多事情也不願意多說;但像軟體銀行等新興公司的經理階層,許多都是留美、英文能力較強,約三十多歲便身肩經營重任,也較願意暢談公司理念,前後代企業文化已有很大不同。

**美國仍是全球科技業龍頭

**
事實上,許多日本基金經理人,除了觀察日本公司外,也同樣花許多時間鑽研美國科技產業趨勢,「因為科技產業,美國仍是龍頭」,這些基金經理人與研究員都不約而同表示。
「日本強在師徒制,在應用材料、零組件以及資訊家電等較強,」怡富全球通網基金預定經理人翁啟森說,「其實就全球整個網路革命來看,日本並不是最強的」,然而,「日本起碼拿到消費性電子的龍頭,」他也補充,若日本產業在消費性電子與通訊能完美結合,未來同樣值得關注。
而根據高盛證券的研究也指出,在「舊日本」轉型至「新日本」的過程中,三項產業值得注意:企業委外(Outsourcing)、資訊科技(IT capex)與金融服務(Financial Service)。
企業委外往往是繼購併風潮下隨之高漲的新興行業,對降低企業成本有實質效益;而隨著企業在網路科技投資的加碼,以及人力需求需要轉向,資訊科技產業的成長也不容置喙;而在金融服務,特別是資產管理層面,是日本企業愈來愈重視財務透明度與股東權益下,另一個將起飛的產業。

**日本新經濟代表, 出場的是……

**
而若要指出日本一年來有哪些代表公司可名列日本新經濟里程碑之下,出線的標竿會是哪些呢?
高子敬最推崇堅持在數位性消費電子的新力,以及在3C領域專精的NTT集團,「特別是SONY,未來應能站在龍頭地位。」
吳淑婷則認為若從去年與今年分兩階段觀察的話,在去年,軟體銀行、光通信、NTT、7-11、Fast Retailing(類似台灣無印良品的年輕化連鎖店)、SHOKO fund(專門貸款給中小企業的金融機構)等,可說是1999年接櫫日本新經濟的重要企業經營典範。
而在今年,由於軟體銀行現金流量多靠投資,當投資受到股價下跌縮水便會受到影響,以及光通信誠信問題受到質疑等因素,目前已陸續被她排除榜外。特別是光通信,「除非未來具國際品牌的公司願意跟他合作或策略聯盟,或過去沒買過這家股票的資產管理公司願意進駐購買,否則商譽很難恢復,」吳淑婷說。

**日本整體競爭力----曙光再現

**
從過去十年觀察,1990年日本泡沫經濟崩潰,當時投資日本的投資人受傷嚴重,1995年全球分析師一度認為日本經濟即將起飛,但實際上卻又走了下坡。直到前年底、去年初亞洲金融風暴,日本政府拿出60兆日圓解決壞帳問題,截致目前為止多數研究仍顯示日本市場為「長期看好、短期盤整」,如高子敬便認為未來應還會有兩三年的大多頭市場。
高子敬認為,今年第二季的日本,應是「雨露均霑」型市場,像之前一般獨押幾支股票便大賺的情形出現機率已經很小;加上根據德盛佳賓證券(Dresdner KB)首席分析師岡村見指出,過去日本郵政儲金利率有7-8﹪,目前則跌至幾近於零,因此預估將有3.5兆日圓的郵政儲金流到日本股市,對於經濟復甦又是一項助力。
然而,從改革到重整,都還只是日本經濟革命的起步,唯有真正落實,日本才有機會完全從舊日本(Old Japan)轉型至新日本(New Japan),日本經濟和企業儲備已久的競爭力,才有可能開始爆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