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的小事業vs.我老闆的大公司

2000.01.01 by
數位時代
我自己的小事業vs.我老闆的大公司
十年前,美國大學畢業生心目中的理想企業,是IBM、花旗銀行和安達信顧問公司(Andersen Consulting)。這些公司目前都還在榜上...

十年前,美國大學畢業生心目中的理想企業,是IBM、花旗銀行和安達信顧問公司(Andersen Consulting)。這些公司目前都還在榜上,只是十年來排名一路下滑。美國大學畢業生現在最有興趣的,是到一些名不見經傳、甚至剛成立的新公司。
當紅的名校企管碩士,不再一心嚮往有辦公室和私人秘書的大企業,而是湧向規模寒酸的小公司。根據哈佛企管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報導,近年畢業的哈佛企管碩士,有兩成到100人以下的公司任職,而超過兩成的史丹福企管碩士,是到50人以下的公司上班。 時代改變了。當然。但是為什麼?

**全球最大網路廣告公司的總經理, 和同事共用一塊三坪大的空間

**
「我希望嘗試更多可能性,掌握更好的機會,」在金融重心紐約市長大、頂著哈佛企管碩士頭銜的史騰(Eric Stein),坐在廣告業群聚的紐約麥迪遜大道上的辦公室裡說。
卅出頭、娃娃臉的史騰六年前從哈佛商學院畢業後,放棄學長們進大企業領高薪的傳統,選擇進入矽谷一家剛成立的網路公司。兩年後他回到紐約,投身草創的網路廣告公司DoubleClick。四年來,DoubleClick已竄升全球第一大網路廣告公司,史騰也升任國際業務發展部總經理。
即使如此,他仍沒有專屬辦公室,而是和一位同事共用三坪空間,差別只是他的位子靠窗,可以看到紐約帝國大廈。「景色還不錯呢,」他笑笑地自我解嘲。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和個人數位助理器,則是陪伴他走遍世界各地的工具。
更多像史騰這樣願意與未來一搏的年輕工作者,正在全球各地崛起。
離麥迪遜大道10分鐘地鐵車程的金融區華爾街旁,已成著名的「矽街」(Silicon Alley),是紐約年輕創業者群聚之地。而離紐約一個鐘頭飛機路程的波士頓,在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之間的麻州大道上,聚集另一群剛畢業或休學的小夥子,展開創業之路。
更別提西岸正宗的創業天堂矽谷了。這裡每一年新成立的公司超過6000家。有矽谷創業搖籃之稱的史丹福大學,每一學期開設的創業課程都大受歡迎,幾乎成為史丹福人的必修課。

**大創業潮洶湧掩至, 和創業有關的演講幾乎場場爆滿

**
在北歐,過去赫爾辛基或斯德哥爾摩大學的畢業生,都以加入諾基亞(Nokia)或易利信(Ericcson)等國際級企業為目標。「但現在很多畢業生自行創業去了,」來自瑞典的台灣易利信總經理楊席凱(Jan Signell)觀察,英國、法國和德國等歐洲國家情況也都類似。
在台灣,和創業有關的演講幾乎場場爆滿。兩個月前,三位卅歲、分別來自台積電、台灣IBM和台灣朗訊(Lucent)等明星企業的上班族,各自辭掉工作,在台大對面租了一層公寓,投入創業工作。「台灣的創業團隊愈來愈多,年齡也愈來愈輕,」一位經常往來大中華區和新加坡的創投人士觀察,「香港、中國大陸和新加坡也是如此。」
未來,是一波大創業潮,而動力則來自新舊經濟板塊衝撞所釋放的能量。工業革命塑造的經濟型態,競爭因素在於規模、效率和成本,從鋼鐵工業、石化工業、汽車工業到家電工業,都在實踐這些原則。
一九八○年代中期,當注重成本的日本汽車業橫掃全球,當規模龐大的日本金融業進軍美國,買下紐約人自豪的洛克斐勒中心,代表工業時代的經濟攀上頂峰,卻也預言這一波經濟的終結。

**大無法欺小,快倒是可以制慢!

**
效率總有極致,成本也有底限,投注在「改善流程」的回收愈來愈低。策略大師波特(Michael E. Porter)觀察,日本企業的問題,在於彼此做的事太像,都在改善效率,很少公司在策略和產品上創新。「就像一群人在同一個跑道上,贏家只會有一個,如果你敢去開闢新的跑道,就可能成為新的贏家,」波特指出。
一九九○年代緊接而來的資訊革命,瓦解工業經濟的法則,日本開始進入十多年不景氣至今。
美國亦然,曾經不可一世的模範企業IBM,在一九九○代初期裁員16萬人,虧損達150億美金。而新一波的通訊和網路革命,更確定以創新和速度為前提的新經濟。
「大無法欺小,快倒是可以制慢,」思科執行長錢伯斯(John Chambers)分析新經濟時代的制勝法則。生產網路設備的思科,是公認的新經濟代表企業之一,去年營收120億美金,但市值高達3500億美金,已超越英特爾成為矽谷最有價值的企業。
新舊經濟板塊衝撞出一片不連續斷層,讓沒有經驗、背景、卻有膽識的年輕人有機會出頭。
去年,財星雜誌首度統計美國四○歲以下的40位最有錢富豪,其中大多數都不是靠家庭背景、而是本身創業或參與創業過程而致富。這40位年輕富豪有37位和資訊、通訊和網路領域有關,証明新經濟的威力。
他們比起工業時代的卡內基(鋼鐵大王)、洛克斐勒(石油大王)、福特(汽車大王)和松下幸之助(家電大王)在同年齡時,更具有影響力。

**有好點子就有機會將自己變現, 不須再附屬於某一家企業

**
這群新貴在意的不是有形的東西,職稱、辦公室、秘書或私人停車位等傳統大企業用來標示身分的象徵,對他們意義不大。他們是對成功最渴望的一群,對機會有著敏銳嗅覺,願意放棄傳統大企業提供的高薪和名車,從無到有實現自己的夢想。
在心理學大師馬斯洛的需求量表上,這些人是追求最頂層自我實現的一群。因為他們多半有大學或更高學歷,是社會上的專業人士,衣食無虞,進入職場都有一定地位,但他們要的更多。「絕不只是為了錢,而是實踐一個偉大而值得期得的願景,」策略專家漢默(Gary Hamel)指出。
過去,他們的價值必須依附在某一家企業才能實現。重要的是這家企業的品牌和所能凝聚的資源,工作者本身反而是次要。這群社會的中產階級,同時也是各大企業的中堅分子,他們是組織中最重要的骨幹,卻也是聽不到聲音的人。
一切不同了。新經濟來得太急太兇,傳統企業多半措手不及,因此釋放出很多機會,讓原本組織裡的中堅分子,以及應該進到這個位置的年輕人,選擇了不同的路。重要的是腦袋裡的想法,只要有好點子,就有機會將自己變現,價值就在自己身上,不須再附屬於某一家企業。
資本市場的強烈支持,更推波助瀾這一股創業潮。光是去年,在美國NASDAQ新上市的網路公司就超過500家,其中不乏上市首日就漲七倍的公司。這種熱潮不止吸引年輕人,也吸引許多企業資深幹部加盟。麥肯錫和安達信這兩家知名企管顧問公司,這一兩年都流失不少人才到新成立的公司,甚至連安達信的執行長都跳槽到一家新創網路公司。
元智大學研發長尤克強分析,傳統經濟是「資源有限、機會無窮」的時代,誰都可以想點子,但關鍵在於是否能夠找到資源來實現;新經濟則是「機會有限、資源無窮」的時代,只要有好點子,全球資源都會集中過來幫助你完成。
失去創業精神的年輕人 是日本陷入困境的主力殺手
這群新創業家不僅實現自我,未來更是推動新經濟的先鋒旗手。
管理大師杜拉克分析日本十多年來經濟不景氣的原因指出,最主要是「日本喪失了創業精神。」二次大戰後,日本有一批企圖心旺盛的年輕創業家,像松下幸之助(創辦松下企業)和盛田昭夫(創辦新力企業),他們義無反顧撐起戰後日本經濟復甦重任,並在八○年代將日本推上全球經濟強國。
杜拉克觀察,這一代日本年輕人,沒有松下幸之助或盛田昭夫那樣的創業熱忱,而是選擇到松下、新力和其他大企業工作,缺少冒險、積極創造的精神,造成日本經濟陷於目前困境無法脫身。
日本的困境,短期內或難紓解,而傳統大企業面臨新經濟的慌亂,也非一時可調整過來,但卻是非變不可。

**專心在自己的核心專長, 把不擅長的部分外包出去!

**
「面對事實吧,在許多車庫中,年輕創業家正以創意形塑成子彈,上頭就寫著你公司的名字,」漢默比喻,「傳統企業只有一個選擇:你必須先開槍。」
從一九九○年代初期的「企業再造」(reengineering),到一九九○年代中期引進「最佳典範」(best practice)流程軟體,再到這一兩年熱門的「供應鍊管理」(supply chain management)和「電子商務」(e-Commerce),這十年來傳統大企業使盡渾身解數,要提高競爭力,進入新經濟的戰場。
他們共同做的,就是專心在自己的核心專長,把不擅長的部分外包出去,並且和更多各領域的專業夥伴合作,而這更有利於新公司。大規模的外包,造就許多創業家的機會,而選擇和專業夥伴合作而非自己開發的做法,更給了許多新公司成長的養份。
相信嗎?美國三大電視網之一NBC和洛杉磯時報的電子商務,是由一家位於波士頓的新公司Iconomy.com所負責,而它的管理團隊平均年齡不到25歲。Iconomy.com再把客戶服務、訂單處理和機房等業務外包出去,又創造好幾項創業機會,而每一項業務還有可能再被切割成好幾項新事業,這種乘數效果是新經濟最迷人的特色之一。
只要有創意和勇氣,就有機會將個人價值變現。「矽谷現在流通的貨幣是股票,而不是現金,」漢默預測,這股創業風潮將在下世紀漫延到全世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