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工作vs.定時上班

2000.01.01 by
數位時代
隨時工作vs.定時上班
日出而作,日沒而息。 那是你以前認識的時間。一種規律的、區段性的、可以專情於當地的時間表。 然而,對很多人來說,時間的定義正在改寫當中。...

日出而作,日沒而息。
那是你以前認識的時間。一種規律的、區段性的、可以專情於當地的時間表。
然而,對很多人來說,時間的定義正在改寫當中。

**因為地理失去了障礙 所以全球也不再有時差

**
某大電腦集團李副總已經開了一整天的會,聽取各部門商討全球供應鏈整合執行報告。現在是本地時間晚上七點整,地球的另一端,分公司主管和海外供應商代表,正在聚精會神地研讀供應鏈聯盟最新提案,兩個鐘頭後,就要等他連線展開視訊會議。
筆記型電腦代工廠連夜趕工,因為全球接單後生產的需求,從設計到量產,必須從以前的12周縮減到8周完成,95%的產品要在下單5天內交貨至全球。
再拉到剛剛收盤的華爾街外匯市場,休息了嗎?不!這群人已經變成一周工作120個小時、繞著時鐘走的紅眼一族,因為歐洲市場才正要開盤。這樣的局面將更緊張,美國NASDAQ公司正規劃二○○○年開辦24小時交易的新流程,屆時我們可以看到燈火通明的紐約華爾街與東京大手町。
產業變動迅速,市場競爭激烈,逼使工作者必須迅速做出成果。網路誕生後,全球一線牽,世界各地的客戶期許在他們需要之時獲得服務,不管你現時是日正當中,還是星斗滿空。過去,即使是「7-11」型的工作狂,在面對這種企業全球化的經營挑戰時,偶爾還可以因為溝通技術上的不便,稍稍停下腳步。如今在網際網路的催促下,即時傳輸變得可行,當未來影像隨著寬頻上網,上班開會也不再會有時差。
你可以說,這是個沒有時間觀念的年代,因為網際網路不會說:「時間到,停一停。」
你也可以說,這是追逐時間的狂熱年代,不僅追本地時間,還要劃開國度和時區的邊界,搶先在全球甦醒以前,贏得商機。
天涯共此時。當衛星電視現場轉播國際要聞,當Swatch推出全球同步的Internet手表,你不會問那是當地幾點鐘,因為這是全球共有的當下,當地時間已經不再重要。餐廳同時供應早餐和消夜,因為不同的人肚裏,運轉著不同的時鐘。

**因為時間失去了區段 所以工作也不須有定點

**
不規律、沒有區段、放眼於全球的時間長河,釀出了無定點的新工作型態。
在美國,每天從九點到五點、一個禮拜工作5天的傳統標準上班族,在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已經占不到三分之一,據美國人口普查局指出,比例還在持續縮小中。
其他人都到哪裏去了?回家吃自己,當SOHO(Small Office, Home Office)族,或是各家廠商外包的「網路外勞」?那是其一,但並非全部。
有一群專業知識工作者,開始走向居無定所的「流浪」工作型態。這些人不是沒有固定的工作,只是沒有固定的居所和辦公室。對他們來說,工作的規律性常態,就是四處旅行,在地理間旅行,也在時間點間旅行。他們隨身攜帶行動辦公設備,筆記型電腦、大哥大、可攜式傳真機……,在穿越半個地球的飛機上、在結束一場演講後的旅館裏,馬不停蹄地,繼續工作。每一個落腳處,都是辦公室的延伸。他們是所謂的電子通勤者(telecommuter)。
據估計,在公元二○○○年,光是在歐洲,至少就有一億名工作者,是電子通勤者。為了開拓新市場、尋找新商機,像這樣,一年沒有幾天待在自家或辦公室的行動工作者,比例不斷增加。據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一項針對亞洲企業國際差旅支出的調查指出,大型跨國企業每年花費在國際差旅的費用,已經占去整體差旅支出的31%,香港企業的國際差旅支出,更高達全年差旅支出的54%。

**在家上班! 24小時在家,也24小時在職

**
另外一種電子通勤者,是家裏蹲上班族。愈來愈多的白領階級,把工作帶回家,把緊急的公事帶進安靜的避難所,愛上了這種可以穿得隨性、彈性分配時間的遠距上班方式。避開市區通勤塞車之苦,離開讓人耳根不得清靜的辦公室,身邊沒有緊迫盯人的上司,以電話和網路與辦公室保持連繫。在美國,這樣的人口正以每年超過10%的幅度成長。
在網際網路普及的撐腰下,特別是在人力短缺的高科技企業,為留住人才、維持競爭力,雇主被迫必須建立在家上班制度。美國IBM有80%以上的主要營業人員,以自家為工作據點,其他如摩托羅拉、惠普亦將擴大在家上班制度。在工作與家庭中如蠟燭兩頭燒的員工,尤其是職業婦女或單親家長,有機會兩者兼顧。
台灣惠普科技從去年開始試辦在家上班實驗計畫,7名提出申請的員工,每周可以選擇兩天在家上班,公司提供筆記型電腦、網路卡、數據機和電話專線,所有業務全部透過網路進入公司電腦系統處理,但必須每隔兩小時打電話回公司,聽取語音信箱留言,以便隨時掌控工作進度。
惠普科技台灣區總經理黃河明表示,朝九晚五的上班制度是工業革命的產物,優點是溝通效率和團隊默契高,也能充分掌握和顧客的互動,但在辦公室容易被會議或八卦打斷,相對而言,在家上班缺少集思廣益的人際互動,卻能享有安靜而專注的工作環境。

**天大民主! 比專業知識,不比位子高低

**
工作性質、個人的自律度、管理團隊的配合度,是決定遠距上班制度成功與否的三項因素。「專業知識高、人際互動低的工作,最適合遠距上班,」黃河明說。
三年前開始推動「網路辦公室」制度的中國生產力中心,除了行政部門和客戶服務部,大多數的員工都可以透過網路在外辦公,同事碰面的第一句話,常常是:「好久不見!」由於經常在外,這些員工也都沒有個人專屬的辦公桌,偶爾進辦公室,看到哪個位子沒人坐,就可以當成自己的臨時辦公桌,打開電腦、輸入密碼,進入「網路辦公室」,叫出自己的業務資料,開始上班。
中國生產力中心人事經理黃國楨指出,大多數負責企業輔導業務的同仁,必須花時間了解對方內部運作模式,在外的時間遠遠超過在自己公司。為配合同仁作息,該中心發展網路辦公室,只要取得部門主管信任,就可以透過網路在外辦公,所有差假、費用報支、公文簽核,都可以利用網路連線處理。而中心內部各項公告也都公布在電子郵件系統,如要查詢客戶資料或產業資訊,也可以透過網路進入資料庫搜索。
當每一種專業都朝向24小時服務發展,日沒而作,日出而息,就不再是某幾個特定行業的法則。從創意企畫、軟體開發,到法律、投資顧問,早上五點或下午五點開始工作,悉聽尊便。
容許工作者依自己的時鐘來過活,真是天大的民主!這種機動性、居無定所的新工作型態,也大幅縮減了公司的經常性支出,降低產品成本。然而最大的衝擊,可能是人際的疏離和孤立。在網路上的溝通或協調,畢竟不能完全取代面對面的人際互動。
不過當遠距上班的新工作型態成為常規,一種新社區型態也可能應運而生。黃河明建議,社區中可以建置共同辦公室,在辦公室裏,來自不同公司的鄰居,在同一個空間中,完成各自的工作,也建立了新的人際關係。

**真的好嗎? 網路不必睡覺,人卻必須休息

**
不定時、無定點的工作型態,看似寫意,但真是完全的自由嗎?當時空看似被鬆綁,我們也被釋放了嗎?那倒未必,有時反而是一種奴役或牽制。
網際網路不睡覺,人卻必須休息。隨身攜帶、抹去時空界限、象徵自由的行動辦公設備,其實也意味著工作者永遠離不開辦公室,變相增加工時與工作量。這些增加的比重,是不是生出相對的價值,很少人停下來想過。
全天候資訊即時傳輸,塞滿了電子信箱,麻痺了人的腦袋。史隆證券公司電子交易部總裁艾克曼就直言,24小時的交易「使每個人都沒時間坐下來呼吸思考」。網路上所謂的效率,是在同樣的時間中做更多的事,而不是以較少的時間做同樣的事。國內某報社撰述就為了該報系進軍網路,必須同時應付平面和電子新聞的產出,大呼苦不堪言。
「24/7」的新工作型態的隱形衝擊,就是職業的選擇變得更嚴肅。新工作者必須選擇自己熱愛的工作,否則將會無法負荷工作對你「24小時就位」的嚴格要求。創造口袋怪獸皮卡丘、風靡日本與美國的日本年輕遊戲開發者田尻智,就是未來工作者的例證──連續工作24小時,再睡眠12小時,累嗎?「我從小就這樣,整理收集的小昆蟲,連續不睡也不會累,因為這是我唯一愛做的事,」接受《時代周刊》(Time)訪問時,田尻智說。
雖然被認為是下世紀上班型態新風潮,電子通勤是不是真能推助數位時代跨時空的新工作典範?答案還是要回到人性。主管是不是能充分信任並授權?員工是不是有自律心和責任感?不少公司在試行一段期間後,因為主管或家庭無法充分支持,或是員工欠缺自制力和工作動機,而提早喊停。有些主管擔心失去對員工的掌控權,加諸種種規定,反而違背原意,讓員工綁手綁腳。另外一些人,則是在淺嘗遠距上班24小時待命的滋味後,無法承受超載的工時和頻繁的差旅,決定回到規律的工作時程,停止夸父追日般無休無止的生涯。
儘管如此,允許或鼓勵遠距上班的公司還是前仆後繼。不單是為了節省成本,也為了吸引人才上門,否則很可能錯過身在國外的專業工作者,或是酷愛自由的知識工作者。
畢竟對公司來說,這些人的貢獻,來自源源不絕生出想法的腦袋,而不是立定站好開始報數的身軀。重要的是最後給出的是不是美麗,而不在於運作的時程,是你的白天,或是他的黑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