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葛洛夫典範

1999.12.01 by
數位時代
挑戰葛洛夫典範
一九九七年,個人電腦產業發生兩件大事,一是1千塊美金以下的電腦開始熱門,一是現任英特爾董事長葛洛夫(Andrew S. Grove),在當年...

一九九七年,個人電腦產業發生兩件大事,一是1千塊美金以下的電腦開始熱門,一是現任英特爾董事長葛洛夫(Andrew S. Grove),在當年底被《時代雜誌(Time)》選為年度風雲人物。兩件看似無關的事情交集在一起,讓台灣的威盛電子有機會進入國際舞台。
一項產品要普及,價格是必要條件,低價讓它能普及到更多消費者手上。產品對消費者的重要性則是充份條件,如果對消費者不實用,價格再低也無法刺激需求。葛洛夫帶領英特爾生產的微處理器,是個人電腦的心臟,而個人電腦又是引領全球進入資訊世紀的關鍵。葛洛夫躍上《時代雜誌》封面,說明個人電腦對每一個人的重要性。

**為競爭者開一扇門

**
個人電腦走出高價而侷限專業人士使用的範疇,進入一般人的生活,也進入一個需求更大的領域。誰能滿足這個大量的新市場,就掌握機會。11月初來華訪問的美國緬因州州長金恩就指出,緬因州的小學生每4人用一台電腦,未來會是一人用一台,而這必須靠低價電腦來完成。
「量變會產生質變,低價電腦興起將造就許多新公司,」在與美國繪圖IC設計公司旭上(S3)宣布成立合資企業的餐會中,威盛總經理陳文琦暢談他的企圖心,「威盛要成為fabless(無自有晶圓廠的半導體公司)的英特爾。」這家合資公司將整合旭上的繪圖和威盛的晶片組技術,是威盛進軍低價電腦的另一項利器。
葛洛夫怎麼也沒想到,他投注30年時間推動電腦工業,卻在他的成就受全球肯定的這一年,為競爭對手開了一扇門。97年之前,英特爾把重心放在2千塊美金以上的電腦市場,以不斷推出更新更快的微處理器,以及每年上億美金的行銷廣告費用,奠定它在個人電腦產業的主導地位。

**資訊產業主導權向臺灣轉移

**
九四年開始,英特爾陸續進入原本台灣擅長的主機板和晶片組產業,意圖擴大對個人電腦的規格主導權。相對於英特爾的強勢,台灣業者也只能和英特爾配合,以及早取得相關規格和技術資訊,以利產品提前上市。
最近3年,英特爾更進一步整合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網路晶片和多媒體技術,企圖心非常明顯,要把整台電腦都變成英特爾的架構。「我們30年來做的事是一樣的,就是建立電腦的骨幹架構(Building Block),」97年底在舊金山市區接受《數位時代》記者訪問時,葛洛夫強調。
英特爾動作愈多,合作業者就愈擔心,深怕自己的事業將來也被英特爾整合進去。多數業者都在苦思應對之道,而低價電腦很可能扭轉與英特爾之間不對等的關係。這個市場的決勝關鍵是成本與應用,而非單只技術,與英特爾一向推動更快更強的原則大相逕庭。
威盛就在佈局,並於今年發動攻擊計畫。
今年4月,威盛在台灣上市,為擴充新事業打開一條籌資管道。5月,媒體報導全球有7家DRAM廠商私下提供經費給威盛研究新產品,以對抗英特爾。7月,威盛正式推出不同於英特爾規格的PC133晶片組。8月,威盛宣布買下美國國家半導體的新瑞仕(Cyrix)微處理器部門,直接切入英特爾的核心事業。9月,威盛再買下另一家半導體公司IDT的微處理器部門,這一回看中的是未來資訊家電裡的微處理器。11月初,威盛再度完成和旭上的合作案。
「在商業處理的模式上,台灣要走出自己的路,不能被國際大廠予取予求,」165公分高、老是穿著大一號西裝外套的陳文琦,視野也比別人高一層。明年全球個人電腦預計出貨1億4千萬台,威盛已喊出要搶下至少3成的晶片組市場,加上新加入的CPU產品線,合計達到9億美元營收,並在後年成為全球第一大IC設計公司。
威盛有了微處理器產品,使得台灣資訊產業所缺的最後一塊,也得以補齊,今後台灣將可獨力生產整台電腦。「這是產業主導權從美國轉到亞洲的訊號,」《亞洲華爾街日報》分析。

**威盛掌握技術、成本及製程

**
借力使力、整合資源,讓陳文琦更加胸有成竹。買下國家半導體新瑞仕團隊、艾迪特(IDT),和旭上合作,不僅讓威盛取得產品與技術,更幫威盛撐起專利保護大傘。這三家公司和英特爾都有簽定交叉技術授權,這讓威盛即使面對英特爾控告也無懼。5年前,聯電也曾生產銷售486微處理器,最後就因不敵英特爾專利訴訟而退出。
而威盛更和第二大微處理器廠商超微(AMD)合作,在威盛的晶片組中力推超微的K7晶片,聯手挑戰英特爾。「威盛在K7一定要成為主導者,」在台北縣新店的公司會議室裡,陳文琦指出。在對抗英特爾的陣營裡,威盛已成為代表。
而台灣獨樹一格的晶圓代工產業,更是威盛的有力後台。威盛除了掌握技術外,還必須兼顧成本和產品製程,才有競爭力。把產品交給台積電代工,讓威盛省下龐大的建廠資本支出,以及擁有相對英特爾的成本優勢。台積電的製程技術差距英特爾不到半年,提供威盛非常有力的奧援。威盛正計畫明年把微處理器轉回台灣,利用台積電或德碁的0.18微米製程生產,屆時將成為全球最尖端的CPU生產技術。
「晶圓代工廠是很好的緩衝,」陳文琦分析,「以往英特爾打國家半導體、超微很順手,但對我們就沒這麼容易。」國家半導體和超微都有自己的晶圓廠,等於從前端的設計到後端的製程,再到不斷擴建新廠的資本支出上,都在和英特爾競爭,相對陷自己於不利的位置。英特爾去年營收262億美金,是國家半導體和超微的10倍以上,更是威盛的145倍。

**不只偏執狂能倖存

**
挑戰英特爾,就是挑戰葛洛夫。這位創業元老等於是英特爾的精神代表,今年63歲的葛洛夫,一生不斷在逆境中奮力突圍,雖然遭逢多次挫折,但他每一次都站起來,愈挫愈奮。
3歲的一場重病,讓他聽力受損,必須靠辦別唇形來了解別人談話。20歲那一年,他冒著性命危險,逃離被蘇聯紅軍赤化的故鄉布達佩斯,前往紐約追求夢想,並且從查字典開始,一字一句學會英文,一路讀完博士學位,並且加入開創矽谷傳奇。
50歲時,日本半導體廠大舉進攻DRAM,把美國打得抬不起頭,英特爾也飲恨退出。接下來10年,葛洛夫接下執行長,把英特爾轉型成微處理器的龍頭,讓位於聖塔克拉若那一棟藍白相間的英特爾總部,再次成為全球科技業的焦點。
59歲,葛洛夫被檢查患有攝護腺癌。他堅持自己上圖書館找資料,分析對自己最有利的治療方式,以行動和意志力克服癌症,還親自動筆把整段過程發表在《財星雜誌》(Fortune)。
就是這樣幾近偏執(paranoid)的精神,讓英特爾坐穩全球第一大半導體公司寶座。葛洛夫靠窗的位子,已隨著他退休而空了下來。但是更多像他這樣富有戰鬥意志的主管,分布在英特爾各個事業部中。「有這些人在,我真懷疑我現在來應徵會不會被錄取,」英特爾另一位創辦人、目前是榮譽董事長的摩爾(Gordon Moore)指出。
張忠謀年輕時曾與葛洛夫交手,曹興誠也曾想以生產微處理器挑戰他。這一次,是45歲的陳文琦,打算集眾人之力,進行這一場越級挑戰。「英特爾是我最崇拜的半導體公司,他們絕對會積極打這一仗,」曾在英特爾工作的陳文琦心裡很清楚。
「只有偏執狂才能倖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是葛洛夫的名言。
「人一生也沒活幾年,何必這麼paranoid?」篤信上帝的陳文琦倒是看得開。這一場戰役將在明年更白熱化。目前仍然單身的陳文琦,除了繼續奔走海外,尋求可能的合作對象以及增資案外,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在今年12月31日晚上辦一場全球祈福會,把人事以外的天命,交由上帝去定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