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揮向好萊塢的左勾拳

1999.12.01 by
數位時代
Internet揮向好萊塢的左勾拳
1999年盛夏,美國掀起一陣「布萊兒女巫」(Blair Witch)旋風。 兩個沒沒無名的年輕導演,以借來的3萬5千美元預算,用16釐米手...

1999年盛夏,美國掀起一陣「布萊兒女巫」(Blair Witch)旋風。
兩個沒沒無名的年輕導演,以借來的3萬5千美元預算,用16釐米手提式攝影機,花了八天時間拍攝電影「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在美國發行9個星期,就賺進1億3千7百萬美金;至今全球票房已達2億5千萬美元。
將近4千倍的投資回收,打破了電影史上的記錄,也跌破了好萊塢製片人、電影工作者的眼鏡。
更叫人震驚的是,這部電影能迅速暢銷,凝聚觀眾人氣的理由,來自於二十世紀末的新科技──網際網路。

**善用網路特性挑逗觀眾

**
電影發行商Artisan Entertainment公司,技巧地透過網路行銷,挑逗網友內心的好奇騷動,使電影在還沒正式上映前,就在網路上形成熱烈討論的社群,達到當初預想不到的結果。
「厄夜叢林」是一部仿紀錄片電影(Mockumentary film,「具有說服力的假紀錄片」)。如果你上電影的自製網站(www.blairwitch.com),會看到導演精心「設計」的故事敘述背景:美國馬里蘭州(Maryland)的Burkittsville小鎮上(舊名布萊兒鎮-Blair),流傳著女巫傳說。從1785年後二百年來,鎮上不斷有小孩被綁架、殺害、失蹤、離奇事件發生。傳言小孩在女巫家被殺前都要面對著牆壁。1994年10月,三位蒙哥瑪利大學影劇系學生前來拍攝有關這個傳說的紀錄片,背著八天的糧食,訪問鎮民後進入森林,不久即迷路、飢寒交迫、被不明物體獵殺,之後消失無蹤,警方搜尋無獲。一年後,他們的背包被發現,裡面的錄音帶、Hi-8攝影機、16釐米攝影機清楚地紀錄了三人的最後旅程。
整個故事是由二位年輕導演丹尼爾麥力克、艾杜瓦多桑其斯(Daniel Myrick、Eduardo Sanchez)編造出來,三位主角以實際姓名、真實的體會,靠導演每天留字條指引暗示,邊拍攝邊形成對話,並被導演驚嚇至半歇斯底里狀態而完成拍片。因為太過於真實,電影又運用了恐怖片的極致手法(美國影評人形容為「死寂的空氣、粗糙的表演、極端的情緒轉變、焦慮期待未知發生的事」),讓觀眾看不見惡魔卻心生恐懼,因而贏得近年最恐怖的影片之一的名聲。
這部電影的賣座,大部份可歸功於網路上的討論文字和網站的創新性;電影公司的自製網站在行銷中扮演了重要且成功的角色。導演在網站上設計了一個幾近實體的布萊兒女巫世界,宣稱網友可以不用看電影,而進入他們創造的民間傳說精神。許多觀眾看了電影網站呈現的訊息,真的相信這部紀錄片,認為三個學生已被殺害身亡。在網站的佈告板上,大批影迷和討論者聚集在一起交流意見,短期內就吸引了大約7500萬人潮上網一探究竟,形成電影的核心觀眾。

**是個案,還是隱然成形的趨勢?

**
「厄夜叢林」被譽為是「網路行銷的傑作」,網頁背景全是黑色,助長了怪誕的感覺,雖然有人批評電影和網站都是「業餘的」,但是美國評論者Rachael Ann Siciliano認為,「網站以一種未正式、未定的寫實主義態度,提供電影想像虛構、小說式的背景資訊。確實成功給予觀眾想要的元素。」
「第一次,網路不只提供資訊,還能吸引觀眾走進電影院。」Sony電影公司副總裁Tom Bernard指出。未來,電影公司將出現許多「網路行銷」部門新職位。
美國一家戲院業者在受訪時分析,網路行銷特別適用於這部電影,是因為電影訴求的觀眾以三十歲以下年輕人為主,正符合最常上網搜尋資料、新鮮事物的族群。
「厄夜叢林」這一陣旋風,刮起所有電影愛好者的省思:如果一部電影能用不到4萬美金的行銷預算,創造觀眾熱潮,那麼好萊塢大製片場如派拉蒙、廿一世紀福斯、華納等電影公司,為何還要砸下大筆預算做廣告宣傳?
網路的群眾威力,已令好萊塢電影產業不得不正視。一場數位式的電影競技遊戲,正在這個全球最強大的電影工業生產地蔓延開來。
有人認為「厄夜叢林」的重點不在「電影本身」,而在網路。所有的粗糙、不連續,都是因著網路產生的特質,根本不能把它當「電影」看待,而應視之為「網路產品」。
「厄夜叢林」現象絕不僅是一場騙局。它預示了電影工業正邁入革命的新紀元。數位新科技正迅速改變電影製造、銷售、觀看的方式。因為有了電腦、數位攝影機、網路,許多獨立製片、年輕、有才華但無財力的電影工作者,能自行製造、行銷、傳佈其作品。

**獨立製片與觀眾的福音

**
除了掌握行銷手法,「厄夜叢林」帶來最大的震撼,是打破好萊塢的商業規則迷思。許多模仿「厄夜叢林」的電影模式紛紛出現,美國《連線雜誌(Wired)》斷言,「厄夜叢林」現象開啟了下一世代電影製作的新浪潮,過去昂貴的團隊合作過程已轉變為一人之秀;許多著名影展已開始接受個人化、DIY式,並以低成本、數位攝影機、影像編輯軟體拍攝成的數位影片(Digital Video)參展,例如世界規模第一大的坎城影展,就在今年設立數位影片特區與相關研討。
國內在今年11月的台北電影節中,也由真言社整合行銷公司主辦第一屆「0101數位影像展」,並期望明年舉辦正式競賽。
網路電影將是獨立製片者和觀眾的恩賜;更便宜、更快、網路化構成了好萊塢電影的新世界。
由於數位攝影機、電腦編輯軟體等大量降低了數位電影製作的成本,只要能跨過高速頻寬的門檻,未來觀眾可以不分時間、地點,直接到網路上付費租看或下載知名電影,而不用再到錄影帶店、戲院觀賞影片。
根據《連線雜誌》分析,傳統製作20分鐘的短片,需要16釐米電影的400英呎影片膠捲12個,每個要150美元。接著每捲加工(processing)費用22美元,花一星期在編輯室內每小時要200美元,加上一天處理聲音,整理最後版本,總預算超過四萬美元,還不包括付給演員、工作人員的費用。
若使用數位影像處理的過程,只要10美元買一個可以重複使用的2小時錄影帶。一部新力(Sony)的VX1000、或佳能(Canon)的XL1數位攝影機,花費4000美元,比傳統電影攝影機便宜許多。不用加工費用,在家裡就可用蘋果(Apple)出產的G3麥金塔電腦,以700美元的套裝軟體(如Adobe Premiere)編輯影片。總預算只需一萬美元,你可以拍攝無限長度的影片。
數位化、網路化歷程使電影拍攝與發行成本大幅降低,《連線雜誌》因而評論,這是歷史上第一次,電影製作者(filmmaker)與觀眾可以直接對話,也是第一次讓「一般人(average people)」能不必依賴別人,拍攝製作出「他們的」影片。
去年在美國,就曾經有一部數位劇情長片「最後的轉播」,只花了900美元製作費,結果暢銷大賣的實例。

**大象與小螞蟻的戰爭

**
《時代雜誌(Time)》亦曾在今年九月指出,好萊塢製片商、獨立製片者都視網路為未來最大的媒體贏家(gigaplex),電影製作者可以跳過中間發行商,亦即跳過傳統電影的影片發行程序:從戲院、計次付費電影頻道、電影頻道(如HBO)、再到免付費的一般電視頻道(video→pay-per-view→hbo→freeTV),顛倒原有的發行鍊(distribution chain),直接在網路上播出,自己創造收入。不久前被Yahoo買下的Broadcast.com,擁有約1萬3千小時的豐富影片資源,其創辦人就預測,網路上的電影產業將起飛,在3到5年內衝擊傳統影視出租產業,直接蠶食發行商更甚於製片商的市場。
網際網路是否能顛覆用金錢、大卡司、工業化流程堆砌起的好萊塢電影王國,「解放」傳統電影製作的門檻,回歸以創意主導的第八藝術精神,全球觀眾和電影工作者都在拭目以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