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如此不可嗎?

1999.09.01 by
數位時代
非如此不可嗎?
七月十三日,「政大新聞學研究所」在高雄舉辦「社會運動與網路」座談。幽雅的茶館包廂裡,我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苦勞網》。《苦勞網》是不折不扣的「社...

七月十三日,「政大新聞學研究所」在高雄舉辦「社會運動與網路」座談。幽雅的茶館包廂裡,我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苦勞網》。《苦勞網》是不折不扣的「社會運動專業媒體」,就連《苦勞網》工作人員的外表,也是一付瘦削、長髮、不修邊幅,很「復古」的知識份子風貌。
《苦勞網》每天蒐集新聞媒體上的社運議題,「剪報」、整理後放在網站讓供網友查詢。《苦勞網》幾乎每天都會發表一篇激進的評論,從創造電子新貴的科學園區,到號稱「台灣最大社運團體」的「人本基金會」,都曾遭受《苦勞網》嚴苛的批評。「苦勞網」也曾嘗試對特定的社會議題,例如反核、反美濃水庫,做網路「即時報導」,實驗另一種網路媒體的可能性。

**資本炒作,踩碎人文夢想

**
嚴肅而且批判的立場,自然使得《苦勞網》在對社會議題缺乏關懷的台灣,無法形成足夠的網路流量。有五、六名成員的苦勞網,租下一間公寓當工作室,靠讀者小額捐款,和「網頁設計」接案來維持《苦勞網》的運作,但無可避免地入不敷出。網路流量小,能取得的捐款和社會資源自然有限;毫不壓抑的直話直說,更不可能尋求企業贊助。
我不曉得《苦勞網》能堅持多久,縱使他們的意志力能夠持續,我不得不為他們的犧牲感傷。
網路曾經是許多年輕知識份子心中的烏托邦,多少人期待網路能為人類創造不受現實社會污染的天堂。許多人期待,網路可以讓每個人成為平等的個體,所有俗世裡的身分、地位都消失不見,每個人都有同樣的發言權。只要熱心為網路付出,就能得到網路群眾的支持。
短短幾年之間,所有人的夢想都被踩碎了。歷史的進展有其客觀性,並不會按照少數人的期待而改變。網路開始吸引商業資本進入,現存的一切迅速重組。網路更促進「全球化資本」的流動,人類的貧富差距越來越擴大,每個人所擁有的網路力量的差距也越來越懸殊。已經分不清楚來自何方的創投資本,四處尋找可以一夕致富的網路商機。在聚資數億的網路媒體映照下,個人越來越顯得渺小。

**珍惜更可貴的小眾聲音

**
數位經濟只有第一,沒有第二的特性,捲動著所有的網路工作者前進或消滅。現在仍有些個人性質的網站可以靠大眾化議題(如MP3、Shareware)吸引人潮,但這些網站也必須在短期內,決定要不要被大型網站併購或收編,否則再繼續排拒大型網站的資源,遲早會被壓垮,人潮會被吸收,無法吸引廣告主投入,也就無法維持網站品質。當然,更不用說小眾、人文的非商業網站了。當大型網站不斷發佈每日流量破百萬時,幾年來不斷在一百、兩百間徘徊的人文網站,更顯得淒冷與悲愴。
「非如此不可嗎?」我捫心自問。「數位經濟」為人類帶來許多便利,也會讓我們失去許多珍貴的財產。高度的資本集中才能營造競爭力,但也會讓許多個體的創造力失去舞臺。或許,多去看看《苦勞網》吧!當各大型網站充斥著向中央社購買的網路新聞時,別緻的《苦勞網》提醒我們「小眾」的可貴。這是幾個勇敢的年輕人力抗「數位經濟」的辛酸故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