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PC小子,酷~!!

1999.09.01 by
數位時代
後PC小子,酷~!!
他們用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ce的簡稱,個人數位助理,是掌上型電腦的一種),他們是後PC時代中即知即行的...

他們用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ce的簡稱,個人數位助理,是掌上型電腦的一種),他們是後PC時代中即知即行的實踐家,從他們現在的生活,你可以看到你的未來。
當電腦由一個專屬的房間,來到了你的桌上;再從你的桌上,躍到你的膝上;再由你的膝上,跳上了雙手、身上,以及微波爐、畫框、電燈泡上,電腦不再是「偉大」的代名詞,偉大的角色反而是一群讓電腦開發出新應用,並且用出趣味與創意的人。

**一手「掌握」才夠酷

**
「後個人電腦時代(Post PC Era)」就是一個這樣的時代。如繁星般的資訊產品提供大量資訊,個人的行動力大增。電腦、通訊、消費性商品(computer, communication, consumer, 3C)之間組合排列出各類產品,不單將消費者從空間束縛中解放,抓住機會的開發者更因此獲得無限商機。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早就提出了XC的概念,他認為具有特定功能、能貼近人性的資訊產品,最能擄獲人心。因為消費者對「資訊產品必需隨身攜帶」的意識甦醒,使用者逐漸對「電腦」笨重的機身、閒置的功能失去耐性,甚至覺得筆記型電腦都不再貼心,能一手「掌握」的資訊產品才夠酷!
輕、薄、短、小,是未來資訊產品的主要目標。一旦寬頻網路完成,資訊可以經由網路四處傳輸之後,消費者對電腦「功能必需不斷升級」「記憶體必需持續擴充」的迷思將完全崩解。
目前任職錸德科技,擁有筆觸式PDA Palm Ⅴ的陳鴻棋直言,「PDA本來就不是PC,現在大部份掌上型電腦2Mb的記憶體就很夠用了。」但也有人認為,如果在原有的作業系統上,加上中文輸入或中文辭庫等程式,2Mb的記憶體可能還是稍嫌不足,因此未來資訊產品能否無線上網成為生存的關鍵因素。

**全套《倚天屠龍記》帶著走

**
網路上開發的應用軟體種類愈來愈多,使PDA的功能與日俱進。卅四歲,在新竹大眾電腦園區分公司擔任資訊系統管理一職的馮堯汶,使用過倚天傳訊王、大眾FreeStyle, 3Com的Palm Ⅲ及Palm Ⅴ,他說:「幾乎一般使用者想得到的軟體,都已被開發並放在網路上,」而且「使用者可以直接與軟體設計者針對軟體的功能進行溝通,」根據使用者反應,設計者能研發出更切合需要的軟體,在開發軟體上能夠提供意見的參與感,加深馮堯汶對掌上型電腦的忠誠度。目前適用於各家PDA的軟體包羅萬象,粗估總共已有數十萬種軟體能從網路上下載。美國3Com公司生產的Palm Pilot系列產品,占全球PDA市場的7成,網路上提供的專用軟體就超過2000種,一般付費使用的軟體價格在5到50美金之間,也有不少免費的軟體,如台灣Palm友自行開發的掌龍中文,使用者可以自行組合應用。
此外,從個人或互動式遊戲到整套的金庸武俠小說,甚至連美國總統柯林頓緋聞女主角魯文絲基(Monica Lewinsky)的自傳,都出現PDA版本。六十年次的程式設計師白偉孝,就是靠夜光功能「夙夜匪懈」地在Palm Ⅲ上,看完整套《倚天屠龍記》。

**F-16戰機飛官也愛上PDA

**
人們對後PC時代的電腦新應用愈是了解,愈能體會它為生活帶來的便利。剛過廿八歲生日,正在嘉義空軍基地受訓的F-16戰機飛官李君豪,因為負責部隊裡所有多媒體文宣製作,飛行之外的時間大半與Power PC為伍,他笑著說自己「獅子座的個性,不論電腦或軟體要用就用最『優』的。」在對外通訊受到限制的部隊裡,李君豪利用Palm Ⅲ的紅外線功能收發電子郵件與外界保持聯繫,他認為生活型態的改變與「消費者的認知程度」有很大關係。所以大多數的PDA用戶,原本就是重度的電腦使用者,他們熟悉靠電腦分憂解勞的生活模式,台灣掌上型電腦俱樂部裡就有許多例子。

**俱樂部裡繽紛的經驗交流

**
台灣的Palm Pilot使用者自發性的組織了「台灣掌上型電腦俱樂部(Taiwan Palm Pilot User Group, TWPUG)」。每回聚會,會員們有聊不完的話題,凝聚力之強,根據服務於原益科技的林明翰描述,「一群互不相識的人,站著光聊Palm Pilot,就聊了兩個多小時。」今年八月一日,會員們再度相聚。當天屋外下著傾盆大雨,胃納量原本不小的餐廳地下室,卻因自各地前來的100多位會員顯得熱鬧而沸騰,主辦人員表示,「沒想到有這麼多Palm友不畏風雨前來!」3個小時都嫌短的聚會裡,使用者分享著彼此的經驗。雖然俱樂部裡各人工作性質不同,但都享受到「有了PDA,工作很輕鬆」的樂趣。卅三歲,本業為資訊出版的孫立德,去年加入台北市公車義工行列,由於需經常對固定搭乘的公車進行評量,今年六月他經由網路購買了一台Palm Pilot Ⅴ,搭公車時立刻記下感想;PDA也一直是《中國時報》攝影記者陳孔顧的好幫手,不論是過去的Casio電子筆記或現在的Palm Ⅲ,都讓他隨時記下繁雜的攝影行程,事後不必重新輸入,解決筆記紙張零亂的困擾。也有經常出國尋求素材靈感的設計師,藉著日本夏普(Sharp)附有攝影機功能的PDA,隨時取景並e-mail回公司,在傳輸資料及設計上節省下許多時間。

**將PDA當成隨身攜帶的「呼吸器」

**
住院醫生,是掌上型電腦持有人口中占有相當比例的族群之一。目前是長庚醫院內科醫師的黃惟新,談起自己與掌上型電腦結緣時,他將記憶拉到還在做實習醫生的時候。黃惟新說,從前每回拿著鐵板病歷查房,他就會幻想有一個只需點選便能作記錄,甚至還能與護理站主電腦連線的電腦。這個美夢,直到今年四月終於成真。有了掌上型電腦,登錄電話、應付醫院裡龐雜的會議及值班時間,黃惟新都覺得比從前得心應手。他使用PDA, 有另一個更漂亮的理由,「可以隨時記下主治醫師們的金言玉語,作為我的經驗。」經由黃惟新的推薦,他服務的醫院裡頓時多了20台PDA。
由於PDA貼身聰明的本質,很多使用者對PDA就像「吸煙上癮」,不能一日沒有它。「很難想像沒有PDA的日子,會是什麼樣!」今年卅一歲的林明翰如此形容自己與PDA間的關係。在台灣,從最初具有個人助理概念的卡西歐Databank手錶,到今天3Com的Palm Polit Ⅶ或Nokia 9110等完全個人助理機,10年內,台灣已產生一群「資深」的個人數位助理使用者。
經常往來於台北及林口之間,廿八歲的黃惟新,形容隨身攜帶的Palm Ⅲ是自己的「呼吸器」。
掌上電腦使用者之間甚至流傳著「沒記錄在Palm上的行程都不算數!」的說法,使用者依賴PDA的程度,可見一斑。

**使用電腦的習慣正在改變

**
Palm友走在潮流的前端,他們感覺到自己的電腦使用習慣正在慢慢改變。專職開發電腦遊戲技術的賴溱君,目前能從網路下載的中國農民曆軟體就出自他的手筆。從十四歲開始玩電腦,自認17年來沒有一天離開過它。賴溱君對後PC時代的來臨充滿期待,他留意到自己使用電腦的習慣起了變化,從個人電腦上的遊戲平台轉向專用遊樂器,而處理個人資料則改用PDA,桌上型電腦如今在賴溱君的眼裡只剩下文書處理及資料庫的功用,他說:「我快要放棄PC了!」
對資訊產品即將掀起革命性風潮的說法,有人抱持著比較保守的態度。從小學六年級開始玩蘋果2號的李君豪表示,大多數人還是「以類比的思考及行為模式過日子,」固守著電腦周圍的類比界面,例如使用鍵盤輸入、利用磁片儲存資料、只以電腦處理文書等,都減緩數位化產品普及的速度。所以他認為在「電腦功能單一」尚未成為多數人的思考模式之前,PDA要成為人們的生活必需品還要一段時間。

**來吧,享受人性化科技的體貼!

**
PDA是後PC時代中的先鋒,在人群中幫助人們感受由科技帶來的自主性。正如李君豪在參加TWPUG聚會後的感想,「我喜歡那種大家都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氣氛,」每個參與者針對需求提出問題、共同討論,不是只靠廠商或廣告告訴Palm友那種功能或配備是必要的,因為科技應該是幫助人們成長的工具,而不完全是一種商品。科技以人性為依歸是股抵擋不住的浪潮,無論時間快慢,具有特定功能的電腦終將從後PC小子手裡握的PDA開始,蔓延到每個人的腕上、腰際、書本或車上,走進我們的日常生活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