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矽谷

1999.07.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矽谷
端午前夕,台積電與聯電的世紀爭鋒,讓全省所有的龍舟賽都黯然失色。 當台積電張忠謀、宏碁施振榮兩位微笑的董事長在台北遠東飯店簽下德碁股權轉移...

端午前夕,台積電與聯電的世紀爭鋒,讓全省所有的龍舟賽都黯然失色。
當台積電張忠謀、宏碁施振榮兩位微笑的董事長在台北遠東飯店簽下德碁股權轉移合約,聯電的高層主管們卻在戰鬥隊型的會議室裡,籌備跨世紀五合一的企業合併行動。
繼一九九七年的5000億與4000億投資藍圖之爭,這回聯電與台積電兩艘台灣工業旗艦上演的最新戲碼是:年營收700億vs.600億、單月代工產能17萬vs.16萬片的世界第一之爭。
當「世界第一」與「世界第二」同時出現在地球陸地面積五千分之一的小島上,新竹科學園區的人心比紅葉少棒拿下第一個世界冠軍還興奮。

**最具爆發力的科技重鎮

**
由台北世貿中心南行高速公路,車程55分鐘即可抵達新竹,這片60英哩長、丘陵與溪流交錯的走廊,被Forbes雜誌稱為台灣矽谷。一九九九年,它的工業產值將達360億元,年成長率16%,是美國聖荷西矽谷之外最具爆發力的科技重鎮。
世界資訊工業的每一位巨人都來過這裡,Intel的安迪葛洛夫、微軟的比爾蓋茲、Cisco的約翰強柏斯……;全世界二分之一的個人電腦來自這裡——IBM、Compaq、Dell、HP……。在台積電與聯電的世紀競技下,一九九九年全球有十分之一的IC晶片來自這裏;而十年後是50﹪。 台灣矽谷最南端是新竹科學園區,一九九八年產值5550億台幣,從新竹往北掃描到汐止,是另一個五千億,整條走廊的科技工業產值超過一兆台幣。產品種類由最早發跡的掃描機到最新的數位相機;由Furby玩具裡的哭鬧IC到星際大戰第三集的DVD光碟片……每年初夏,當它們在台北Computex 電腦展塞滿了整座世貿展場,總引來驚奇與側目,「這裡是廿一世紀的現代絲路,」美國最大線上新聞CNET特派員Michael Kanellos如此描述。
摘下驚奇的眼鏡,透視今年的世貿展場,不難發現:台灣矽谷兩道歷史的軸線,正一前一後地在台灣上空交會。
一九九七年二月,世界第一大電腦康柏〈Compaq〉推出了Presario 2100桌上型電腦。這款電腦是全球第一部低於1000美元以下的品牌電腦,電腦從那一天開始褪去了科技的身價,也離開了昂貴的聖荷西矽谷;悄悄地來到了台灣。

**低價電腦代工王朝已是 「現在完成式」

**
「所有加州矽谷來的發明,台灣可以做得更好、更便宜、而且更快」,漢鼎創投總經理徐大麟對好奇的美國人說。
靈活的彈性、中心衛星工廠體系以及強烈的成長慾,發展了台灣獨樹一幟的全球運籌經營體系(Global Logistics),支持了全球PC代工產能的版塊轉移——20幾項的電腦周邊設備拿下世界第一不談,台灣現在生產了世界三分之一的新桌上型電腦以及43﹪的筆記型電腦。在一台由宏碁代工的IBM電腦裏,可能擁有華碩的主機板、台達電的電源轉換器、鴻海的連接器、華通的PCB……;一小時車程方圓,你可以買到一部電腦裡的一切。聽到美國訪客提及裝一部電腦要72小時,一位光華商場的老闆睜大了眼:「什麼?三天?我們現在的標準是半小時!」
但是,低價電腦代工王朝是「現在完成式」,明年,就會成為「過去式」!
鴻海跨足barebone組裝電腦就是一個例子。以連接器起家,鴻海現在將連接器裝在特殊設計的機殼上整機輸出,使電腦成本再降低5~10﹪,但是鴻海將生產基地設在大陸——人工成本cut掉六成的新處女地。
另一道歷史軸線,卻正進入黃金期。
一九八五年,美國德州儀器副總裁張忠謀成立台機電;14年後,台積電成為台灣總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被美國摩根史坦利、高盛證券等14家外商投資機構選為台灣最佳企業。

**IC設計搶下了第一

**
今年,台積電和聯電兩艘晶圓代工巨艦,正連袂穿越世界半導體工業的險峻海峽,他們快速的吸納全球無晶圓IC設計公司(Fabless)與整合元件製造廠(IDM)大廠的產能,將半導體產業「垂直分工」的台灣發明寫入歷史教科書。根據工研院統計資料,兩家晶圓代工龍頭,一九九九年貢獻全球53﹪的代工產能,占全球半導體總產能的10﹪,而這條新興曲線仍然向上攀升。
前有低價電腦,後有晶圓代工,台灣矽谷在五年中經歷了最戲劇性的變化,而這兩條歷史曲線架構的工業平台,也醞釀著下世紀新銳企業的誕生。
就在六月上旬,我們針對台灣35家投信研究部門發出了「台灣未來明星企業」的調查問卷,分別由「技術」、「行銷」、「創新」、「管理」能力與「決策反應速度」等5項指標,測量165家台灣上市上櫃電子產業公司的競爭力,嘗試找出即將崛起的未來台灣明星企業。
在傳回問卷的24家投信心目中,個別卓越企業的榜單毫不另人意外,電腦零組件大廠鴻海以及主機板大廠華碩、晶圓代工台積電,分別摘下單一企業排行前三名,但如果我們比較產業別平均分數,卻發現一個陌生的族群搶下了第一——IC設計。
IC設計的七家企業以平均分數243分拿下第一;軟體與網路服務的六家公司以205分取得二;主機板廠商以201分獲得第三;低價電腦的系統組裝廠商與晶圓製造廠商則落到五名開外。
「我們今年要增加兵員到1000人,目標是世界第一Fabless IC設計公司,」鏡頭拉回台北,威盛電子總經理陳文琦端坐在新店遠東工業區的會議室裡,平靜地描述他的企圖心。

**台灣IC設計產業起動,有跡可尋

**
早在今年四月,矽統電子總經理劉曉明也發下豪語,三年之內矽統要成為世界第一IC設計公司,目標是10億美金的年營收。
科學園區銀白相間的辦公室裡,凌陽科技總經理特別助理沈文義舉著電子寵物Furby笑著說:「全世界有900萬個小朋友,與它肚子裡的凌陽IC對話。」在消費性電子IC領域裡,凌陽是全世界半導體業界家喻戶曉的名字,在這次的投信研究調查中,凌陽名列個別企業五名,其中行銷能力一項更是所有參賽企業第一。
對照這三家上市上櫃電子公司前五月來的營收成長數字(凌陽58%,矽統109%,威盛65%),台灣IC設計產業的起動,似乎早已有跡可尋。
「走過了輝煌時代,美國矽谷IC工業正在衰退,」威盛總經理陳文琦比較他在矽谷、台灣分別創業的環境指出:「而台灣將會開始受到尊敬,」他說。低價電腦孕育出速度與效率的競爭賽,給了台灣IC產業最好的切入機會。「當電腦低價化,只有集中焦距的IC設計公司能贏,」矽統桌上型電腦事業處協理吳國相分析。臺灣IC設計公司規劃力策略速度快,研發火力集中,相較美國半導體IC設計公司的緩慢,台灣IC產業在近年快速竄升的低價電腦晶片組市場,幾乎拿下全勝的市場占有率。
低價電腦的學習曲線帶來了聚焦的優勢,晶圓代工由台積電打下的IC工業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則令IC設計產業毫無後顧之憂。威盛總經理陳文琦指出:台積電與聯電不斷在產能與製程技術上的競爭(兩家今年分別進入0.18微米製程,與IBM、Intel已在伯仲之間),使台灣IC設計公司享有全世界最好的後端服務,當技術、產能、封裝、測試都有世界第一的夥伴支援,IC設計公司得以專心於複雜度高的設計工程。

**每一項研發投資,皆有所獲

**
相較於4、5年前的掙扎奮起,台灣的IC設計產業也逐漸砥礪出犀利的商業思維,他們智慧地找出個別的經營利基,迂迴地在Intel、Motorola、Toshiba等大型IBM廠商,逐步建立起各別競爭門檻。使得台灣IC設計公司的每一項研發投資,皆能產出獲利的產品。
專攻消費性IC的凌陽科技為了確保開發出「最大價益比的」產品,寧願犧牲利潤而與全球最具市場敏感度的品牌經銷商結盟;矽統電子專注於將多顆IC整合的單晶片產品,同時也分別與全球第一大主機板鑫明、第一大電腦康柏結盟,以取得準確的整合方向與最大生產量;威盛電子則致力於低價電腦主機板上的IC整合工程,使威盛的產品能與全球DRAM與主機板廠商結合形成局部競爭優勢,以整個產業的「Win-Win」互贏模式,挑戰Intel專擅的各類電腦IC地盤。由去年開始,美國矽谷IC工業紛紛來台尋求合作機會,「他們急著想以舊有的競爭利基,與台灣廠商結盟,」矽統吳國相以繪圖IC大廠S3與nVidia舉例,「因為再慢,他們的產品就會被台灣整合了。」對照著S3、Trident去年大裁員,VLSI合併入飛利浦,聖荷西矽谷IC產業的越洋西進,正反應著台灣IC設計產業的茁壯與成熟。
在夕陽的餘光中,爬上竹東的山頭,可以望見交大與清大的學生快樂地在籃球場上打球,他們之中的半數,即將於廿一世紀陸續加入台灣的IC產業,當兩年後,台南科學園區陸續建廠完工,成大與中山大學的學子即將成為另一批生力軍。台灣矽谷每到了一波轉折點,就自然地衍伸出再成長的力量,「它已經成為亞洲對美國矽谷的回應,它是值得學習的模型,」美國財星雜誌「Asian Infotech」專輯如此描繪這片挑戰風雨的谷地。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