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盛,邊競爭邊合作

1999.07.01 by
數位時代
威盛,邊競爭邊合作
六月初,台北電腦展(Computex Taipei '99)的現場與室外信義路上的柏油蒸氣一樣熾熱,大小攤位上的各家廠商,無不絞盡腦汁製造出...

六月初,台北電腦展(Computex Taipei '99)的現場與室外信義路上的柏油蒸氣一樣熾熱,大小攤位上的各家廠商,無不絞盡腦汁製造出各色聲光畫影的效果,爭取與潛在買主間難得的對話機會。在臺灣威盛電子公司15坪左右的攤位上,滿滿陳列著各家主機板嵌有鐵黑色VIA晶片組產品,四方角落及主要看板上,鑲嵌著醒目的PC133字樣,提醒現場參觀者,今年的個人電腦市場,應該是PC133的世代。
什麼是PC133?由狹義的國際產業競爭觀點來看,它是國際半導體巨人英特爾(Intel)與台灣威盛電子(VIA)在下世代(6個月為一世代)主機板規格架構的主導權之爭;由廣義的國家競爭來看,它是台灣逐漸成熟的IC設計產業,對過往傳統主流的衝撞,這意味著,由英特爾領軍的美國矽谷IC設計公司競爭力與臺灣正在進行著爾消我長的地位轉移,矽谷由100分往下降,台灣正由0分往上竄升。

**英特爾仍是CPU的贏家

**
「八年抗戰,就要有個結果了!」一位台積電製程技術主管有感而發。
「英特爾仍是CPU的贏家,但是在晶片組核心邏輯市場,台灣將獲得世界尊重,」甫當選美國《商業周刊》亞洲50明星人物之一,出身英特爾的威盛電子總經理陳文琦委婉表示。
就在今年四月,威盛電子召開了一場「全球PC133 SDRAM」技術研討會,匯聚了全球DRAM大廠──美光(Micron)、三星(Samsung)、恩益禧(NEC)、富士通(Fujitsu)、現代金星(LG)……的高階主管,正式對英特爾力推的Rambus DRAM架構投下不信任票。「在接下來的12至18個月,我們相信在聚光燈下的會是PC133,」IBM微電子部行銷經理Lane Mason表示。
這場不見硝煙的烽火,其來有自。
個人電腦的接收、處理、運算、輸出的能力,都位在一塊主機板上,在這片或綠或金或薄紫的電路板上,座落著「電腦的靈魂」──CPU,以及繪圖、音效、輸出入各類邏輯IC及記憶體(我們熟知的DRAM)。
而負責CPU與所有IC、記憶體周邊設備聯絡轉接功能的就是「電腦的心智」──晶片組(chipsets)。
對應於CPU技術不斷的演進,時脈運算頻率輕鬆達到每秒4億次(400MHz),其他單價成本較低、速度較慢(目前PC100規格的每秒為1億次)的IC無法同步支援,因此晶片組的協調、緩衝,及調度就顯得重要且不可獲缺。

**佔有率由14%爬升到32.3%

**
晶片組通常由2顆IC構成,其中靠近CPU的通稱「北橋晶片」(Northbridge),職責為協助CPU溝通繪圖晶片與記憶體,以增加電腦運作的「效能(performance)」(也就是處理的速度),而南橋晶片(Southbridge)則負責各式PCI介面卡、IDE硬碟/光碟、輸出入介面、網路卡等外部周邊資料的傳輸控制,著重在電腦運作的「功能(function)」。
一九九七年,康柏撞破品牌電腦1000美元的藩籬,使賽瑞仕(Cyrix)與超微(AMD)的K6 CPU 由英特爾的牆角大軍突進,在「殺手應用軟體」(Killer Application)──微軟Window2000上市時間延宕的影響下,英特爾高階CPU瞬間撞上了成長的冰牆,也為原先英特爾獨占的晶片組市場打開台灣IC業者高成長之路。
3年的時間,台灣的威盛、矽統,與揚智3家晶片組公司的世界市場佔有率由14%快速爬升到32.3%,預計在低價電腦持續大幅成長的一九九九年(根據PC DATA報告,今年AMD K6系列 CPU在第一季時,已達全球出貨量的51.4%,領先英特爾的38.3%),仍將持續攻城掠地。
面對成長的瓶頸,英特爾相繼推出低價CPU(如celeron),以及連續不斷的Pentium降價策略,而同時將Pentium Ⅱ的主機板規格由開放授權的Socket 7改為專利封鎖的Slot 1,試圖借「價格」及「技術」兩道雙鉗,重新奪回CPU的主導地位。
今年開始的「PC133」與「Rambus」架構之爭,是英特爾運用強大技術開發能力,再次架起規格門檻的行動。
然而,「Rambus是好技術,卻不是好產品。執著Rambus,只是對英特爾過往成就的信仰,」威盛總經理陳文琦強調,外頻頻率達800MHz的Rambus架構,大幅推升CPU與周邊記憶體、PCI插槽的溝通速度,證明了英特爾超強的研發能力,然而這「革命性」的躍進,使記憶體廠商必須加重投資以研發新製程,主機板廠商必須更改既有的插槽設計,甚至連接器的記憶體模組插槽都會遭遇技術瓶頸,再加上高額權利金,一項革命帶動所有成本上揚4倍,使系統與零組件廠商裹足不前,「市場需要更快更強的個人電腦,還是更便宜又實用的個人電腦?」
一位台灣主機板業者回應。

**與英特爾維持良好關係

**
威盛的選擇是既競爭又合作,在研發工程上,威盛並不放棄Rambus DRAM整合晶片的探索;在眼前市場上,則提出現行PC100 SDRAM主機板即可輕鬆升級1/3效能的PC133架構(CPU與晶片組之間的外頻頻率為133 MHz)。長期繼續與CPU主導者英特爾維持良好的合作關係,但短、中期威盛也要提供系統客戶最具價格效益比的解決方案。
今年三月,威盛推出支援PC133架構的「Apollo Pro Plus」整合晶片組,預計今年六月推出整合4倍速繪圖加速引擎(4xAGP)的「AGP 4xEnhenced Apollo Pro Plus」晶片組,年底時再推出支援266M DDR記憶體的「PC266 DDR Apollo Pro Plus」晶片組。這個不按照英特爾意志排出的光譜,獲得了來自全球記憶體大廠的熱烈支持。
「英特爾還是獲利,」工研院半導體工業分析師王興毅分析,因為英特爾的業務核心還是CPU,過去英特爾生產晶片組產品只是為了幫助CPU更快被市場接受,如今威盛幫助英特爾解決了「尖端技術」與「市場需求」的落差,使Pentium Ⅲ CPU持續擁有價格競爭力,所以最終英特爾仍是贏家。
匯聚了技術與敏銳的市場視野,威盛的企圖心不止於PC133,今年威盛積極招兵買馬,準備將公司規模由年初的450人擴張到1000人。
「我們要成為世界第一大IC設計公司,」一向溫和保守的陳文琦今年4月一語驚人。
翻開威盛的事業組織圖──核心邏輯晶片組、網路控制晶片、多媒體控制晶片,每一項都是當下已看得出「主流」身影的業務領域。在技術上,威盛的IC設計團隊在當年台大電機系狀元的副總經理林子牧博士領軍下,足以與矽谷的美國IC設計公司並駕齊驅,在威盛技術真空的高階繪圖晶片技術上,也與美國繪圖晶片大廠旭上(S3)及泰鼎(Trident)策略聯盟。去年整合旭上Savage4 3D繪圖技術而成的MVP2晶片組,以及今年與泰鼎合作的筆記型電腦晶片組,都是結盟的成果。

**製造生產少了後顧之憂

**
真正帶領威盛勝出的關鍵是,台灣半導體垂直整合出的紮實基礎建設與威盛的策略經營能力。 威盛總經理陳文琦指出:由合作夥伴台積電、日月光支援帶出的晶圓製造、測試、封裝服務,使威盛的產品能以較佳成本,最快速度滿足市場需求,例如率先於一九九七年推出支援低價電腦的MVP2晶片組,使威盛至今仍在Socket7主機板市場擁有世界第一的地位。
製造生產少了後顧之憂,威盛得以專心於前端設計研發,也更容易抓住瞬息萬變的市場動脈。
由於核心邏輯晶片組每隔6個月便隨CPU進行世代替換,晶片組廠商必須在英特爾新CPU上市前提出解決方案,因此「將什麼機能整合進來,成為什麼樣的價格,能否及時上市」,決定了晶片組廠商的成敗。
在威盛同仁的眼中,3年多前正式走入教堂,開始篤信上帝的陳文琦是「做出正確策略的關鍵人物」。市場部區域經理鄭永健回憶公司剛起步時,由於威盛知名度不高,而且主機板廠商向來與英特爾合作,威盛幾乎沒有擠進市場的機會,陳文琦於是領著行銷人員直接與客戶(主機板)的客戶(品牌電腦)對話,向康柏、戴爾、IBM、惠普等主要廠商毛遂自薦,當電腦製造大廠注意到威盛在品質與價格上的優勢時,反而要求合作的主機板業者採用威盛的晶片組,由於電腦製造大廠也是英特爾的主要顧客,英特爾很難再向主機板業者「表示關切」,威盛就是在巨人英特爾的掌心中為自己開出一條路。

**現在,順從是再自然不過了

**
一路走來,陳文琦和帶領下的公司為台灣IC設計產業樹立下不少里程碑,但陳文琦本人卻益發沉穩內斂。曾經身為英特爾工程師,創業後歷經過營運不佳的低潮,也經歷過產品研發的瓶頸,在事業谷底時他問過自己「為何而戰,又是為誰而活」,而宗教,使他豁然開朗。「年輕時,認為人定勝天,而且直覺順服是羞恥的;現在,順從是再自然不過了,」一身輕便polo裝,陳文琦有著平凡的雍容。
相信順從市場趨勢的「天意」,威盛在PC晶片組的遠方看到的是手持式(handheld)資訊家電(Information Application)的市場,「你不覺得嗎?人愈來愈不需要因工作而接觸,這也是我們slogan中強調的努力方向──VIA, we connect! 」陳文琦說。顯然,威盛將在另一個拳檯上,再度遇見英特爾!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