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吧,李安世代!

2007.10.01 by
數位時代
崛起吧,李安世代!
數位時代的最大弔詭之一,就是當數位科技愈發達、愈普及,類比能力就愈是重要。「數位」是一個由「○」和「一」組成的二進位演算法世界,對一般人...

數位時代的最大弔詭之一,就是當數位科技愈發達、愈普及,類比能力就愈是重要。

「數位」是一個由「○」和「一」組成的二進位演算法世界,對一般人來說,並不容易理解,但一旦懂了,也就人人可懂,畢竟理性世界的特質,就是客觀性與普遍性(所謂「放之四海皆準」),而普遍的結果,就是愈來愈無法創造差異,這也是為什麼在數位影像技術爆發的二十世紀末,僅有能生產類比創意的電影公司賺到大錢。

「類比」是生活裡身體五官向外察知的感受能力,人人都有,也都人人都會,比較困難的是,所謂「再現」(re-presentation)的技術,因為這時你得動用各種象徵符號,運用每個符號夾帶的表層與深層意義,排比操弄,把那種不能直接言詮的感動,表意(signify)出來。我們都很清楚──當個導演,可比當個單純的觀眾難上很多很多,而且每個導演路數不同,也因如此,電影才會繽紛好看。

「文化化」能力區隔導演和觀眾

「導演」和「觀眾」的差別,是「文化人」和「一般人」的差別,這個落差,嚴格說來,並不是類比能力的高下有分,而是「再現」和「表意」的技術──也就是所謂「文化化」(culturalisation)的能力,區隔了彼此。

很多人都看過《臥虎藏龍》這部電影,也都對幾個招牌片段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例如「盜劍人」和「女捕頭」在屋頂與大院間上下追逐、打鬥的連續畫面,背景音樂──動態張力十足的擊鼓鼓點(音樂家譚盾的創作)與搏擊動作交織成舞蹈般的視覺享受,當年在坎城影展首映時,現場觀眾看完此段,便已忍不住擊掌叫好。而此時觀眾們也不可忘記,這段打鬥可是經歷了近二十分鐘的文戲後翩然出現,這是導演有意識地運用了「壓抑」到「舒張」的節奏張力,所創造出的戲劇性效果。  

如果只僅僅有打鬥與搏擊,《臥虎藏龍》將頂多也只是一部兒童電影而已,這部電影的文化意蘊,還表現在無處不在的「中國山水」與「居室布飾」間,所架構而出的東方人文意念,周潤發與章子怡在綠竹林梢上輕功搏擊的戲,日後大概會成為所有李安介紹的招牌畫面之一,因為這麼巧妙地把「世代對抗」與「自然天地」融合在一個場景理,而還必須創造出飄逸的輕盈美感(想想看,這和希臘羅馬式的大力士鬥毆,是多大的對比),李安是獨一無二的原創者,比起四十年前瑞典導演英格馬.柏格曼運用凝視鏡頭(像是「上帝的眼睛」)來表白西方心靈荒原世界所引發的震撼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今年,李安再以《色.戒》拿下威尼斯影展大獎,帶給台灣哪些新啟示呢?台灣經濟要轉型升級的關鍵,應該不是產業需要更高、更深、更尖端的科技,而是社會能否誕生更多的文化人李安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