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視角挑戰西方高點,《色,戒》對好萊塢的衝擊後續可觀

2007.10.01 by
數位時代
東方視角挑戰西方高點,《色,戒》對好萊塢的衝擊後續可觀
接獲試片時間提前的電話,必須趕在好萊塢最惱人的塞車時段上路(編按:作者受邀觀賞九月十八日的好萊塢首映)。搶在試片廳關燈開機前一刻坐定,這是好...

接獲試片時間提前的電話,必須趕在好萊塢最惱人的塞車時段上路(編按:作者受邀觀賞九月十八日的好萊塢首映)。搶在試片廳關燈開機前一刻坐定,這是好萊塢的《色,戒》初體驗。嘩,全場五十個座位難得近乎滿座,眾家影評擠在沒有冰可樂和爆米花的小廳裡,等著驗收李安征戰南北後,重返華語影壇秀出新東西。
開場的麻將戲,側擊男女主角身處亂世的偏安,我把戲裡端上麻將桌的點心與甜湯看得出味嘴饞,只不過連東風都還沒走完,鄰座洋老兄就已發出渾厚低沉打呼聲,接著坐在最前排的年輕影評宣告不支,握在手裡的電影筆記(Production Notes)不慎滑落,為梁朝偉和湯唯的眉來眼去加上一筆意外「笑」果。
「李安拍的東西,不會錯!」這是好萊塢常見對李安的肯定,但是李安「不出錯」,卻考驗著好萊塢對外語片的IQ、EQ和體力。
一百五十六分鐘之後,我們在黑暗中站起,馬上有人發出「好電影」、「我喜歡」之類的讚歎,也傳來幾聲「好好……睡」、「沒必要的冗長」的耳語。有些人還藉英文片名《Lust, Caution》幽李安一默:「Too much caution, not enough lust.」(戒太多,慾不滿)言下之意,這群屢見割喉噴血、慣看大牌也露點的西洋老傢伙,似乎沒能看出李安的新東西,殊不知《色,戒》對李安同文同種的多數同胞而言, 已是一鍋天字號的麻辣燙。

找不到西方抗戰電影的橋段

回望李安拍的「東與西」,必須先遠眺李安最初接拍的商業片《推手》,成功地在西方大都會吐納東方太極底蘊;近看《臥虎藏龍》,西方觀眾在此見識東方蓋世武藝,更有西方電影不曾到位的款款俠情。此後,李安在《斷背山》上馳騁衛道難容的人逝情牽,從此,悠遊東西步步留痕,大導之姿堅實崛起。
多位活躍在好萊塢的朋友告訴我,李安確已撼動好萊塢霸權,可是當他們站上遙望異國的高點,想要從「看爽」到「看懂」,仍需要一點時間。那些以為《色, 戒》就是《A good German》(編按:台灣片名為《柏林迷宮》)或《Black Book》(編按:台灣片名為《黑色名冊》)這類抗戰電影(Resistance Film)的影評們,在《色,戒》裡找不到傳統間諜片(Spy Film)的色,也摸不著多數抗戰電影的戒,李安硬是將了觀眾一軍。
試片結束後,多位好萊塢影評在試片廳外說起劇中種種,他們最常使用的字眼是二戰、上海、麻將、特務,以及對原著作者張愛玲和日偽政府汪精衛的好奇,對照之前華文媒體大幅聚焦的蛋蛋與毛毛、迴紋針與麻花兒、滑蛋溜過電檢刀……,唉!眾目睽睽,眾口也攸攸。
張愛玲一九五○年寫下《色,戒》,李安二○○七年拍出《色,戒》,當代大導用一百五十六分鐘演繹經典作家的一萬三千字,意外成為李安第一部NC-17「超限制級」作品,連美國投資片商在今年二月初看毛片,都嚇出一身身冷汗!因為這些金主爺兒們雖已透過翻譯了解中文書寫的劇本大綱,但是梁朝偉和湯唯共露六點的裸戲可不在其中。片商耗資一千四百萬美元,卻換來一個NC-17的燙手山芋,不免驚訝得不知如何是好。
還好,李安深獲老友James Shamus支持,投資片商只得尊重導演,一秒不剪讓《色,戒》以NC-17原貌超限問世。然而,事後還是傳出李安主動刪去三十分鐘露點與刺殺畫面,雖然中國政府最後「刀下留情」,可見縱是李安,與「色」劃上等號,還是不免令人膽戰心驚。

少有NC-17級電影奪奧斯卡大獎

根據好萊塢行之有年的市場經驗,十三歲以下兒童須有父母陪同觀看的PG-13級(特別輔導級)電影最具賣相,一旦被列為R級(限制級),就得承受票房回收下殺幾成的壓力;如果是NC-17級,十七歲以下觀眾全被擋在門外,就難逃票房減半風險,如此一來,電影公司看向金球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終極期許,也更顯忐忑。儘管過去仍有極少數NC-17電影奪得大獎,不過,九月正值專為大獎量身的「特製影片」(Specialty Films)上檔旺季,《色,戒》在好萊塢遭遇大敵環伺,能否掙來叫好叫座的成績?正牽動全球影壇目光。
看過試片後,有人問:「李安為何要演員露點?少露一點對劇情有無影響?」我無從回答,可確定的是《色,戒》果真撩人!好萊塢裡外許多人都等著看《色,戒》,為了李安多年建立的品牌魅力,也為了他再次引爆話題的新聞效應。畢竟頻拿大獎的華語電影既悶且苦了許多年,終於盼來這部戲假情真的《色,戒》。
當作家筆下的特務奇情已難追,導演拍出的戲裡人生仍可尋,關掉電腦,去看戲吧!(本文作者為台灣資深記者,派駐好萊塢多年,為好萊塢外籍記者聯誼會會員,擁有金球獎投票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