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江南

2007.09.01 by
數位時代
台灣與江南
飛機從香港飛往寧波,銀白的機翼下,是由福建到浙江的連綿丘陵。這片地帶,是中國改革開放最早的區域之一,理所當然,也留下了龐大的發展印記,從空中...

飛機從香港飛往寧波,銀白的機翼下,是由福建到浙江的連綿丘陵。這片地帶,是中國改革開放最早的區域之一,理所當然,也留下了龐大的發展印記,從空中就可以看得到。
新築的公路,像一條條的鋼絲帶,很爽朗的切過山脈;不少的山巒,硬生生地給咬掉一塊,是採集山裡的石灰岩礦嗎?(但從裸露的缺口看,看來也不是,後來問當地人才知,是「填海造陸」之用)河流蜿蜒,但綠色部分少了,多的是黃澄澄的濁流;可以想見的是:雖然自然環境波折處處,但這兒住民的心中,經濟的安頓感卻增加了,這就是中國發展的內在兩難──它「不得不」創造當下的成長,卻也「不得不」毀壞著未來的成長。
但在飛機上,我卻不由自主地思索著一種「台灣‧浙江‧福建」的新關係,也許,對這三個地方來說,這個狂野想像,會帶來更好的成長機會。
轉動地球儀,你將會發現,北緯三十度這條水平線,是一道「生活的分際線」,此線以北的北溫帶歐洲與美洲,座落著現代工業社會的兩大經濟體;而此線以南的地中海岸與佛羅里達、加勒比海灣,則構成了兩塊休閒產業的匯聚地。陰鬱的、工作的、大陸的「理性北方」,與陽光的、休閒的、海洋的「感性南方」,自然地形成了一個完整經濟區塊的二元對偶關係,愈高度理性化的工業經濟,愈催生著感性化休閒產業的茁壯,也促成著休閒的浪漫意識,往陽光地帶的文化歷史縱深之處溯源,地中海的西班牙、南法、義大利長期占據世界觀光人口的前幾名,不是沒有道理。 
這個區域經濟地理上的對偶關係,對台灣、浙江和福建應該饒富啟示,因為三者就在東亞北緯三十度線的南方,擁有豐富的海岸線與自然資源;更有甚者,這三塊地方都具有商人性格的傳統,冒險犯難之餘還能渴欲創新;而不管是浙江或福建,都擁有某種「悠閒生活」的區域文化意象與實質的文化遺跡(中國的「江南」,其實與義大利的「Tuscany」擁有同類型魅力),台灣近四百年,也有複雜與多樣的殖民地經驗。在北方,日本與韓國是兩個工業化國家,中國的長江三角洲是新崛起的工業經濟體,如果再加上中國北方,東亞的「理性北方」約擁有七兆美元GDP的產值,這麼大的規模,其實已經為「感性南方」埋下了發展的種子。
當飛機降落寧波,搭著車遊逛在杭州、紹興、寧波、餘姚、象山這片古越國(還記得越王句踐的故事?就是發生在這兒)的江南地帶,水脈依然縱橫,雖然工廠開得多了,但歷史的縱深感仍然就在足間。從歐美的歷史經驗來看,資本遲早總是會找到休閒產業起飛的港灣,對台灣人而言,如何經營、運籌、創造這一片陽光經濟體的生活產業架構,也許才是台灣未來的真正課題。
別忘了,我們永遠都是被某些全球化的結構性力量,所暗暗地決定著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