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菸味的計程車

2008.03.01 by
數位時代
沒有菸味的計程車
在東京搭計程車是種享受。司機們穿制服、戴白手套,主動將沈重行李置入車廂,確認乘客坐妥後才關車門,用恭敬禮貌的語氣覆述地點路線,雨天時甚至會幫...

在東京搭計程車是種享受。司機們穿制服、戴白手套,主動將沈重行李置入車廂,確認乘客坐妥後才關車門,用恭敬禮貌的語氣覆述地點路線,雨天時甚至會幫忙撐傘。起跳710日圓的昂貴車資,讓人付得心甘情願。

硬要雞蛋裡挑骨頭,唯一的缺點是車內菸味太重。我運氣差,經常挑中老菸槍剛光顧過的車,下車後餘味繞樑三日,只能自我消遣,這是偷懶搭「行動菸灰缸」回家的後果。

近兩個月頻繁搭計程車往返機場,卻驚喜發現東京計程車裡的菸味消失了。隨口向老公提及「我轉運了」,卻被嘲笑後知後覺。原來東京的5萬2千輛計程車,自今年1月7日起,已自發性響應車內禁菸活動,參與的計程車司機高達九成五。

對計程車同樣滿街跑的台北、紐約、倫敦而言,車內不吸菸早已理所當然,但這在東京可是項大突破。眾所皆知,東京癮君子勢力龐大,不僅街頭隨處可見香菸自動販賣機,多數餐廳、速食店都允許吸菸,即使劃分吸菸、非吸菸區,也經常未妥善隔間,非吸菸區還是聞得到菸味。更別說傳統居酒屋,不分男女,幾乎半數以上顧客都在吞雲吐霧。

連最體貼溫柔的計程車,都貼起「癮君子退散」的符咒,東京人怎麼看? 

計程車禁菸後,自然有不少菸民怨聲載道。近年東京已積極推動街道禁菸,在戶外吸菸只能在指定定點,多數大眾交通工具也都禁菸,或嚴格區分吸菸與禁菸席。新聞中有位上班族大叔哭喪著臉說:「我選擇搭計程車,就是為了多抽兩支菸,連這點樂趣都被剝奪,太慘了吧!」和東京同時推動計程車內禁菸的埼玉縣,還有一名酒醉男性乘客,在計程車上想吸菸遭勸阻,動手毆打司機。

除了零星的抱怨衝突,東京人的態度並沒有想像中激烈。我隨意對幾個身邊的日本朋友做了抽樣調查,全數都對車內禁菸行動表示支持。就連有15年以上菸齡的野原君也承認,自己雖然享受抽菸,但並不喜歡身上充滿別人的二手菸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日本藥妝店和超市販售各式各樣的強力去味劑,專門用來消除菸臭。 
 

寫到這裡,忽然偷偷想念起紐約。和東京「街道禁菸」的規定正好相反,紐約市的癮君子全被趕上街頭。2003年起,紐約市公共場所全面禁菸,餐廳、酒吧、舞廳也包括在內,周末徹夜狂歡也不會染上菸味。再冷的冬天,酒吧門口都可見癮君子排排站,在零下低溫中邊發抖邊吸菸。

最妙的是,紐約市還禁止街頭飲酒,違者會被警察開處高額罰單。出門在外,想同時享受菸酒之樂,該怎麼辦?一位嗜菸如命的紐約朋友分享一招:找家有陽台的酒吧,站在欄杆內啜一口酒,再把頭倚在欄杆外抽一口菸,就符合「室內飲酒,室外抽菸」的規定。

在一波波的禁菸浪潮下,不知東京的癮君子會逐漸絕跡,還是窮則變變則通,想出比紐約人更阿Q、更有創意的生存之道?

關於作者酪梨壽司:
紐約大學企管碩士, 跑過新聞、玩過行銷。著有《去他的萬一:酪梨壽司的紐約MBA日記》,現為東京人妻與自由撰稿人。

部落格~酪梨壽司的日記http://blog.pixnet.net/cwyuni)  

其他地球村二月記事
紐約/名牌歐巴馬/林以潔
西雅圖/西雅圖的鮭魚文化/廖桂賢
里昂/日安,總統先生/林怡廷

柏林/以瑜珈為名/陳祐蓁
赫爾辛基/令人愉悅的北歐酷都/凃翠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