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平化Google 讓創意由下而上

2008.04.18 by
數位時代
扁平化Google  讓創意由下而上
**本月    主講人簡立峰**台大資訊工程博士,現任台灣Google工程研究所所長。長期待在台灣,對中文的搜尋展現先進研究。曾任台灣大學...

**本月    主講人簡立峰
**台大資訊工程博士,現任台灣Google工程研究所所長。長期待在台灣,對中文的搜尋展現先進研究。曾任台灣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副所長,以及微軟亞洲研究院技術顧問。2006年時加入Google,成為Google在台灣的第一位員工。

談到Google,很多人都會聯想到「創新」,但是台灣Google工程研究所所長簡立峰認為,以他的Google經驗來說,他最想分享的不是Google在技術上的創新,而是「組織」上的創新。他認為,觀察Google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第一是全球化工作模式與個人競爭力,再來則是扁平化的組織與創新能力。

全球化組織強調信任

在Google工作沒有國界,如此開放的組織可說前所未見。由於全球面試員工的標準都一致,所以Google在台北發掘的員工,可到全球的辦公室上班。

「一個任務達成之後,就可以去地球上另一個需要你的地方繼續服務,這是Google全球化的模式,」簡立峰說,所有的Google員工都會拿到一張全球通行的門禁卡,曾經有一位台灣大學應屆畢業生來上班,接著到總部受訓,後來又去瑞士支援。他到瑞士那天碰到當地休假,但是他手裡那張門禁卡竟然把辦公室的門打開了。這個例子表示,Google對於全球員工的充分信任。

此外,在Google扁平化的組織中,強調信任、平等、互重,所以「經理人」並不多,大家幾乎都是「工程師」,即使彼此年齡差距有時超過三十歲,但大家只是負責不同的產品與專案而已,彼此是在平等的基礎上溝通。簡立峰強調,這是一個有利激發創意的環境,因為「創意必須由下而上,不能因為規劃才產生創意」。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台灣年輕人該如何在中國大陸崛起、東南亞急速發展的現況,找尋自己的定位,進而發揮優勢?簡立峰強調,台灣的年輕人不應該妄自菲薄,「台灣的位置、條件都是世界少有的好環境,只要能將優勢整合在一起,就能將『台灣』這個品牌推廣到全世界,」簡立峰對台灣的未來機會充滿信心。

不過,簡立峰強調,不是人多的地方就能有全球化思維,而是人的差異性、經驗差異很大的地方才有利於創新,「美國可以發展很多影響世界的東西,因為它是個很成功的民族大熔爐!」

但簡立峰也指出,台灣人才現今自我審視的態度也應有所不同,在全球化的進程裡頭,履歷表要給誰看要想清楚,「五年後、十年後,在全球化的工作環境中,看履歷表的人可能是各國的經理人,你的履歷表上要寫些什麼,從現在就要開始準備。」

在論壇現場,簡立峰也同時接受了網路及現場讀者的提問。

Q  如果在學校是IT相關科系,將來想進入Google需要具備怎樣的條件?該如何準備?(現場提問)
  現在軟體開發趨勢是朝向應用軟體,也就是把很多軟體整合起來成為一個服務,而不用自己從頭開發。因此有兩種人可以進Google,一種是整合服務,一種是開發新軟體,甚至只要有創意,將網路上已經有的東西串起來,也可以是應用軟體開發者。

Q  你認為,機會、資金和創意在什麼情境下可以整合?(現場提問)
  成功的點子不見得會持續很久,但點子源源不斷就會有成功的機會,堅持下去就會有運氣。夢想要實現要跟現實平衡,所以應該要設定時間停損點。

Q  Google如何確定一個新的創意是有市場的?如果衝不出市場該如何?(現場提問)
  Google很幸運設計出一套可以承受全世界搜尋的平台,所以開發各種應用時預算都很低,最大的成本其實是研發人員的時間。一個產品做不好的時候又該怎麼辦?很少人用的服務不見得不被需要,有些服務比較少人用,但要尊重每一個使用者,所以雖然有退場機制,但是要慎重。

Q  有沒有和台灣的硬體廠合作的計畫?(現場提問)
  Google的產品並不是由經理決定要不要做,而是看內部有沒有工程師團隊要主動提案進行。我們當然很願意跟其他廠商合作,Android手機平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Q  關於人才激勵的部分,Google是如何讓人才保持創意發想而不產生衝突,且如何進行管理?大部分的人都會有失去熱情的時候,Google如何避免這樣的情形?(現場提問)
  每個公司都有生命週期,文化跟組織制度讓週期減緩,Google的扁平組織讓大家都有發言權。Fun(樂趣)跟Work(工作)在Google是一樣重要的,優秀的人只怕沒事做,優秀人才最大的壓力來自彼此無形的競爭。彼此互相激勵、競爭,就是Google成長的動力。

Q  對台灣的教育制度有什麼看法?學生應該怎樣訓練自己?整合型的人才應該具有怎樣的素養?(現場提問)
  不用太在意制度本身,人才需要自我教育,制度好當然更好,但不是最重要的。而整合的前提來自於「寬」,學習時深度和寬度都不容易,要寬之前要先深,要整合之前要先有專業,吸納別人的專業之前,則要先把自己的專業放掉。

Q  會不會在應用軟體的發展投入更多資源?(網路觀眾Fngi提問)
  一個公司不能包山包海,Google的專業是組織資訊,讓人人都能因為搜尋而受益,如果一個軟體是在這樣的概念下,我們就會去開發,讓所有人都能很容易地把資訊儲存在網路上加以應用,就是我們的目標。

Q  將來很多網路的主導權會轉移到新興市場,未來Google會有怎樣的因應模式?(現場提問)
  中國、印度、俄羅斯都在亞洲,加上日本這麼大的經濟體,還有快速成長的東南亞。台灣就在樞紐上,可以預期越來越多成功的亞太企業領袖都會跟台灣有關係。台灣是亞洲的中心點,也具有很大的人才資產,所以Google很看重台灣,也看重亞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