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行動的想像力

2007.08.01 by
王盈勛
環保行動的想像力
專家們懷著沉重心情,乃至痛心疾首地呼籲了許多年的地球環境問題,終於在石油貴的不得了、人們熱到受不了的現實環境中,成為大家認真放在心上的一件事...

專家們懷著沉重心情,乃至痛心疾首地呼籲了許多年的地球環境問題,終於在石油貴的不得了、人們熱到受不了的現實環境中,成為大家認真放在心上的一件事。

如何節能、垃圾減量或是資源再利用,現在竟也成為我身邊的朋友茶餘飯後聊天的議題,這是過去從未有過的事。儘管大家都有心為環境盡一份心力,但是據我觀察,眾人用直覺、想當然爾的方式所擬定的環保行動方案,是不是真的對環境有所助益,往往是有待商榷的。

舉例來說,用紙尿布和可多次使用的棉布尿布,哪個比較環保呢?多數人恐怕不多加思考就會回答是後者。
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這兩種產品從生產到被使用的所有環節,答案恐怕就未必如此確定了。為了不傷害小寶寶的屁股,你可能會選用最高級的金埃及棉(Egyptian Cotton)做的棉布,但是廠商為了節省成本,有可能是在中國生產製造,再轉運到台灣銷售。傳統尿布雖然可以重複使用,反覆清洗卻也消耗了水資源和清潔劑,清潔劑排入下水道,則有可能進一步對河川造成污染。

我們要比較生活替代性方案的環境效益,得比較各種不同方案從生產、消費、到廢棄物處理的環境總得失,而不只是看不同產品在被消費那一瞬間的質與量。

你吃三片遠洋漁船追蹤了半個月獵捕回來的黑鮪魚,當然要比吃阿嬤家門前池塘抓來的活魚十三吃來得不環保;英國做資源回收、垃圾分類原本是美事一樁,卻被發現垃圾被千里迢迢載往中國分類回收(浪費多少能源),沒有回收價值的垃圾照樣在中國被胡亂丟棄;萬中選一的頂級精品、食材、家具,可能得靠淘汰數十倍的次級品、消耗許多能源的複雜工序,以及跨國專機運送才能交到消費者手上,但是製成品看來卻是那樣的微不足道,有時卻還諷刺地冠上「環保的」名號。

環境保護、有機飲食、公平交易(fair trade)這些在消費上政治正確的概念,儘管出發點良善,「自我感覺良好值」(feel-good factor)偏高,卻未必能夠有等同的實質效益。

要縮短「自我感覺良好值」和實質環保效益間的差距,在廠商面,未來廠商對於產品的資訊揭露程度必須提高,廠商必須告知消費者的,不再只有產品的成份、產地或是保存期限,也應該盡可能包括生產方式、原料來源、組裝與運輸過程、包裝與容器回收計畫等,如此才能幫助消費者更深入地認識一項產品的完整「身世」。

在這樣的理想還沒能達成以前,我們應該要對環保行動更有想像力,對一項產品從出生、運送到被消費的生命周期有一種試探性的想像,來幫助我們對符合環境意識的採購與消費行為做出更正確的決定。
這樣的想像力當然不容易,但是保護我們的地球,從來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