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不缺 缺人文素養

2007.12.01 by
數位時代
點子不缺 缺人文素養
這學期我在學校所教的科目,有很多是要學生展現創意的實作課程。在我和學生討論的過程中,我發現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每次學生提出某個點子或是...

這學期我在學校所教的科目,有很多是要學生展現創意的實作課程。

在我和學生討論的過程中,我發現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每次學生提出某個點子或是主意,只要我說這個想法或許如何如何還能有改進的空間,請他們回去再想想,隔週再上課時,我總是得到一個全新的、和先前截然不同的點子,如此週而復始。年輕學生多半不缺有個好點子,但是從一個好點子到一個好創意之間,總是有那麼一點距離。

純然表層符號的挪用
這中間到底問題出在哪裡,一度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有一組學生提出要製作與「傑克與魔豆」故事相關的遊戲,我才了解其間問題之所在。

在我的學生所講述的魔豆故事中,和「傑克與魔豆」原典的唯一鏈結關係就是「魔豆」兩字,打算要製作這款遊戲的幾位學生當中,甚至沒有一個人知道「傑克與魔豆」的故事為何。對我這群二十出頭的年輕學生來說,此豆與彼豆之間,純然只是表層符號的挪用,並不涉及文化意義的假借與再詮釋。

許多人對「創意思考」的理解,已經被制約為等同於橫向尋求解答的水平思考法,因而只求思考的廣度不求深度。

水平思考法相當好用,思考的廣度也很重要,但是若僅只於此,好點子不少、好作品難求的情況也就會一再出現。

思考須兼具廣度與深度
我們不妨檢視來一下台灣最具國際地位的兩位創作者──李安和林懷民的作品。
李安近期的幾部作品,《色戒》、《斷背山》和《臥虎藏龍》分別改編自張愛玲、安妮普露(Annie Proulx)和王度廬的小說,就連不那麼成功的《綠巨人浩克》也是改編自漫畫作品。林懷民所創辦的雲門迄今一共推出過一百六十多齣舞作,用雲門自己的話來說,多半是「古典文學、民間故事、台灣歷史、社會現象的衍化發揮」,像是︿九歌﹀、《紅樓夢》、《白蛇傳》、《流浪者之歌》、陳映真的小說等。頂尖的大師都得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向前眺望,更何況是還在揣摩學習要走出自己創意風格的學子呢?

太陽底下新鮮事不多,因為新鮮事都攤在眾人的目光下了。
我們自覺跳躍了相當遠距離的水平思考創意,常常不過是跳到另外一個別人已經站立了許久的位置而已。繪畫、小說、音樂、戲劇、各種典籍所創造的歷史空間,如果你能從中找到新的詮釋、新的意義,才是一個無人藍海之所在。如果你常常有好主意卻沒有好作品,缺的可能是人文素養而不是好點子。

王盈勛
《數位時代》編輯顧問

淡江大學資訊傳播系助理教授,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等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