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和台灣,誰變現誰?

2007.12.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和台灣,誰變現誰?
前天晚上,和兩位來自北京百度公司的朋友喝茶聊天。他們是我兩年前去採訪百度時認識的,當時剛上任不久,卻很熱心負責幫忙聯絡安排,從執行長李彥宏到...

前天晚上,和兩位來自北京百度公司的朋友喝茶聊天。他們是我兩年前去採訪百度時認識的,當時剛上任不久,卻很熱心負責幫忙聯絡安排,從執行長李彥宏到所有一級主管全採訪了一遍。

兩年下來,百度的市值已從三十億美元暴增為一百一十億美元,這兩位朋友的股票選擇權價值也各超過千萬元人民幣,換算下來,一年的年薪高達四百萬人民幣。十一月六日,來自杭州的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市值也突破百億美元,公司內產生上千位百萬人民幣富豪。

從美國矽谷到台灣新竹,再到目前中國的北京、上海和杭州,員工經由分紅入股再透過上市致富的故事,多不勝數。以台灣為例,十五年前是電腦業,十年前是晶圓製造業,五年前是晶片設計業,目前則是太陽能電池業。差別在於,包含台灣在內的多數人,還未意識到之時,中國大陸也走到了這一步。

是什麼,使得世界工廠變身為全球創造富豪最快的工廠?兩股力量正在交錯,一個是「中國價格」(China Price),一個是「中國溢價」(China Premium)。

中國價格意指中國製的產品,在享有勞力成本優勢下,價格比同類型西方製產品低三到五成,並因此打得西方同業無力招架。這種描述大抵正確,但仍不免有誇大之處,像是他們搶走兩百萬美國工人飯碗,以及美國企業為與之競爭而砍價導致獲利下降。

事實是:中美兩國工人的工資差距十倍以上,不具替代性,中國工人搶的是中南美洲、東歐和東南亞地區的機會。此外,美國企業藉由到中國投資,大幅降低成本,造成獲利提升,反而成為最大受益者。近兩年「財星全球五百大」(Fortune Global 500)榜單和相關報導,清楚說明了這件事。

中國溢價則和中國價格相反,不是低價,而是高價,是資本市看好其背後有龐大潛在內需市場,而給予高於市場現價的溢價,對應的是未來可能實現的利潤。

近年上市的中國企業,不管上市地點在紐約、倫敦或香港,不管行業來自能源、網路、內需或金融,多享有上市前的高倍超額認購,並在上市當天及其後,締造驚人的股價漲幅和本益比,投資人看中的是「中國溢價」。

中國價格和中國溢價,互相矛盾卻同時並存,一個代表中國的過去和現在,是現貨;一個代表中國可預期的未來,是期貨。過去二十多年,全世界到中國投資,套現的是中國的勞力差價,接下來要套現的則是中國的消費力。

中國價格不會就此式微,但路會愈走愈窄。原本在廣東設廠的業者,或者大刀闊斧搬往越南,或者從沿海向內陸,搬往江西、湖南和湖北,然後一路往陝西和四川前進,走一條類似共產黨當年兩萬五千里長征的路,直到勞力差價不再存在。

這是台灣該擔心之處。近年台商到大陸投資,以及台灣經理人到大陸工作,賺的多是「中國價格」的錢,設廠架生產線,組裝完成後出口。而以內需為主的業者即使急起直追,在目前資本市場以中國溢價概念贏得高本益比的名單中,仍未占有任何一席。

這受限於政策(台灣政府不放行或中國政府不開放)、自身規模和經驗,但最關鍵的是用人策略。台商在大陸,雇用的多是初中和高中學歷的作業員,大學以上的比例很低,遑論排名前十的明星大學畢業生。當微軟、Google和英特爾(Intel),每年到中國各地大學辦校園徵才,中國的百度和阿里巴巴也比照辦理,但台商從未這麼做。在各項大學畢業生就業最嚮往的企業調查中,台商從未進入前十名,這與台灣占外資投資中國前三名的地位極不吻合。

另一方面,中國吸收的台灣工作者,多有大專以上學歷,具備專業和管理經驗。在台灣目前各項就業調查中,願意到中國工作的比例,也在快速上升。在部分行業(比方金融)和技術仍不准開放到對岸,以及限制對岸高級人力和資本到台灣之下,台灣用中國的勞力,中國用台灣的腦力不對等情況仍會持續下去。

「台灣價格」比「中國價格」高,這是台灣工作者創造的價值,但資本市場卻不存在「台灣溢價」,反而出現「台灣折價」,這是環境和政策帶來的跌價損失。我更擔心的是,中國企業為了維持中國溢價,甚至創造更高的溢價空間,需要大量人才來填補,而大舉到台灣來挖角。

過去,台商到大陸投資,賺的是台灣價格和中國價格間的差價;今後,則是中國業者到台灣,賺取中國溢價和台灣折價間的差價。對那些只懂得採取守勢的官員來說,正在發生的人才掏空,比起之前的產業掏空和資金掏空,衝擊更大。但他們更該問的是:該做些什麼,才能將台灣折價扭轉為台灣溢價?

「台灣價格」比「中國價格」高,
這是台灣工作者創造的價值,
但資本市場卻不存在「台灣溢價」,
反而出現「台灣折價」,這是環境和政策造成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