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貼媚俗與偽善 林亦華~「我喜歡解放陳腔濫調!」

2008.01.01 by
數位時代
拼貼媚俗與偽善 林亦華~「我喜歡解放陳腔濫調!」
近年來,台灣劇場界掀起了一股「林奕華現象」,這個曾被劉若英形容「實際四十、外表三十、戀愛心智十七、創作慾望大無限」的林奕華,至今編導超過四十...

近年來,台灣劇場界掀起了一股「林奕華現象」,這個曾被劉若英形容「實際四十、外表三十、戀愛心智十七、創作慾望大無限」的林奕華,至今編導超過四十多齣作品,被稱為香港的鬼才導演。

一九八二年,林奕華與友人合組「進念.二十面體」劇團,成為當時香港最具話題性的前衛演出團體。
一九九一年他自立門戶成立「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一九九八年應渥克小劇團邀請,在南海藝術館上演《愛的教育二年級之A片看得太多了》,為當時台灣劇場界帶來強烈震撼。

二○○六年底與二○○七年中,林奕華應兩廳院邀請,改寫《水滸傳》與《西遊記》這兩部中國古典小說。在《水滸傳》裡,梁山泊好漢們的男性神話被解構;在《西遊記》中,孫悟空化身為選秀節目裡才華洋溢又狂傲的年輕參賽者,踢爆評審與唱片公司的假面具。

無論益智節目、談話性節目、綜藝節目、八卦雜誌、KTV、A片等,他信手拈來都能成為針砭現代社會現象的材料。他的作品充斥著流行文化、青少年次文化與大眾媒體中各式各樣的符號拼貼,卻又總是反諷味十足,往往一針見血刺中大眾文化中偽善、虛假的核心。媚俗性與批判性,正是林奕華作品中不可分離的關鍵要素。

慾望對象反映自我投射
一九八九年他去倫敦,在異鄉因為語言的隔閡,開始學會對一切熟悉的事物追根究柢,並且養成愛問「為什麼」的習慣。這種批判性的思考模式,對他日後導戲、教學、寫作幫助很大。

提起當初為何走上這一遭,原因卻是失戀。那次失戀太痛苦了,他這麼說,自己飛到倫敦後,在電話中聽到已分手戀人的聲音,忍不住立刻坐飛機回香港,但看到對方面孔的時候,他忽然明白「他不愛我了」,立刻又飛回倫敦。

失戀以及戀愛,是林奕華人生中的重要功課。在咖啡館昏黃的燈光下,他絮絮說起,典型雙魚座性格,如何讓自己每次投入一場戀愛,又痛徹心扉地失戀。然而每從對方華麗幻象中幻滅一次,他就能對情感的迷惑更警醒一些。

「我發現,我們慾望的對象,常常都是自我理想的投射,」他如是說,就像許多男人的每一任女朋友,都長得一個模樣,其實是男人下意識間在彌補自身不足、塑造理想自我。

因此他能夠在《情場如商場──班雅明造愛計畫》這齣舞台劇裡,暗喻現代人談感情如同到KTV點歌,酸甜苦辣的歷程似乎都在模仿MV音樂錄影帶內容,於是戀愛成為一種消費模式。

而在《名媛的哀愁──包法利夫人們》中,他利用台灣社會裡的談話性節目、名媛崇拜症,拆解這部十七世紀法國文學名著,告訴普羅大眾,愛情如何成為一種慾望的投射,以及每個人又是如何在理想愛情中幻滅。
媚俗與批判之必要

十四歲開始為雜誌社寫作,十七歲就為電視台寫電視劇本,還曾以電影《紅玫瑰白玫瑰》獲得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林奕華與娛樂圈始終緊密,他認為過去的人所有對於世界的認知來自家庭、學校,現代人則是從大眾媒體認識他人與自己。

「凡是雙眼凝視的對象就是慾望的對象。」林奕華引用約翰.伯格(John Berger)《觀看的方式》(Ways of Seeing)下了註解。「娛樂圈是這麼多人觀看、慾望的對象,所以我要傾注心力來研究娛樂圈,」他說,研究娛樂業才能了解現代人的病症,也才能對症下藥。

「我覺得現代人真的是有病!」林奕華嚴肅地回答,不帶一絲戲謔。有論者認為他的戲放入太多流行文化符號,電視劇、綜藝節目橋段太膚淺。他卻認為良藥也要用糖衣來包裹,病人才吃得下口。

林奕華說自己是個俗氣又愛大驚小怪的人,喜歡大眾文化的華麗表象,又總愛追根究底戳破它。
「我喜歡一般人眼中的陳腔濫調。我喜歡賦予新意,把它們解放出來。」他無意間的笑談,為自己的創作下了一個絕佳註腳。 

用劇場解構人性慾望 
林奕華近年在「台灣出品」的劇場作品:《水滸傳──What's man?》名媛的哀愁──包法利夫人們》、《情場如商場──班雅明造愛計畫》。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