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與光影淬鍊的生命層次

2008.01.01 by
數位時代
銀與光影淬鍊的生命層次
星期三的晚上,玩銀工房工作室內,右邊房間的工房成員們正在工作,左邊房間裡是三位學員與一位老師將頭靠在一起,聚精會神看著一個兩公分見方、光禿禿...

星期三的晚上,玩銀工房工作室內,右邊房間的工房成員們正在工作,左邊房間裡是三位學員與一位老師將頭靠在一起,聚精會神看著一個兩公分見方、光禿禿的戒座,如何反覆敲打、鑄鍊成形,並在老師講解後各自回到座位上進行練習。

玩銀工房是國內著名手工銀飾品牌,以新舊融合中國風著稱。

有心 就能「玩銀」
玩銀工房的金工老師陳建宇,大家都叫他小黑,目前負責初階班課程。他說學員可分為兩類:為了專業目的或是興趣而來。前者是想學一技之長的人。例如原本在物流業做財務的林沛宜,打算去米蘭學珠寶設計,因此先來玩銀工房「惡補」。她說自己原本就喜歡流行與珠寶,開始學金工之後,較能分辨出一件作品的工法與複雜程度,對於作品的技術價值與美感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其實金工並不如一般人想像中困難。品牌主人鍾維文說:「我聽學員敲、鋸、打所發出的聲響,就可以知道他們的動作是否有問題。」他說新手常有兩個迷思:一是以為做金工要用蠻力,殊不知金屬有其紋理,只要順勢以手腕施力,很輕鬆就能鋸開;另一種是太貪心,把腦海中的新點子不斷地加在作品之上,無法割捨,最後成品卻顯得過於瑣碎、沒有特色。

以柔克剛的藝術
曾有年輕學員抱著硬碰硬的態度,第一堂課就鋸斷十三根鋸絲,手用力到連青筋都出來了。「這時候,我會要求他們只能用三根手指拿鋸絲,」鍾維文一邊張著右手的前三根手指示範,一邊說:「不要用急躁的心與金屬對抗,力氣用到對的地方,學會以柔克剛,取角才會流暢。」

當學員作品收不住的時候,他會「點」一下他們,試著放開原本的想法,一個作品只要留下最滿意的部分就好了。他說藝術作品「神似」比「形似」重要。「你看看,只因為尾巴的線條活了,整隻貓就活了。」

鍾維文開辦玩銀工房六年以來,手工製作的銀飾已達千件以上,件件都是他精心琢磨的藝術品。然而七年前當他想進入金工領域時,卻遇到國內金工知識不足的窘境。連「敲花」這種在金屬表面飾以花紋的工藝方法,原本是中國最古老的基本工法,他當初卻找不到任何可供學習的中文資料。他耗費將近一年時間,以土法煉鋼的方式摸索與磨練,包括直接生吞活剝原文書籍、走訪工廠向老師傅請益,慢慢將整個金工技術融會貫通。

金工課程分為初階與進階班。初階班介紹工具使用、焊接理論、拋光技法等,可以做出寶石墜飾。到進階班畢業,可以學到如何製作鎖扣開關,另外還有教授蠟雕技法的課。

課程的另一個特色是,堅持手工拋光而不用電鍍,這也是玩銀工房的品牌精神。市面上大多數的飾品都經過電鍍做最後修飾,雖然省時省工,但金屬原本的光澤就被掩蓋住,「經過電鍍的金屬是沒有生命感的,也做不出豐富的光影層次,」鍾維文解釋。此外,他還嚴肅地提醒,電鍍藥水的毒性非常強,造成環境極大負擔。因此他堅持自己用手工拋光每一件作品,也推廣手工作銀的理念。

鍾維文說,他不在乎學員們願意投入多少時間、是為了專業還是興趣而來,他只問他們一個問題:「這三個小時中,你們快樂嗎?」因為願意在銀所構築的天地中玩耍嬉戲,本來就是「玩銀工房」的成立宗旨。 

玩銀工房工作室 
這些敲打淬鍊的聲響是令人驚異的和諧,並不如想像中吵嘈刺耳,彷彿這些人的靈魂,已然全部貫注在手上那塊金屬中,除了簡單的指點,幾乎沒有人說話。 

品牌主人鍾維文 
帶領工房成員全程手工製作,並開辦金工教學課程。他自稱為工匠,不喜歡人家叫他設計師,「因為人類靠雙手創作出來的作品,其中的心血是無法取代的,」他這麼說。 

手工拋光的極致之美 
手工拋光是玩銀的品牌特色。市面上常見的電鍍,一來會讓作品無法表現光影層次,二來電鍍藥水毒性強,污染環境。而鍾維文最愛的作品就是這個手工銀壺(上圖),「太喜歡了,所以捨不得把它做完,」他笑說。 

初階班課程之一:寶石包鑲技術 

手工玩銀的好處是,能夠將自己腦海中的設計付諸實現,無論是自己配戴、送人或是拿去創意市集販賣都很特別。 

  1. 銀料很便宜,一只1千多元的戒指,材料費大約300元。

    1. 手工做銀飾的好處是,可以做出自己喜歡、獨一無二的設計。
    2. 先用鼓風爐的銲槍將銀條放在耐火磚上軟化,以便調整形狀。
    3. 用鉗子將銀條包覆著墬飾,彎曲成自己想要的形狀。
    4. 在焊接點放上焊藥與助焊劑,讓被焊物可以焊接起來。
    5. 先試試看寶石大小合不合,接著可以繼續做封底。
    6. 將銀片放在下面作為戒座的封底,焊接起來。
    7. 用鉅絲將戒座上多出來的銀片鉅掉,再將邊緣修乾淨。
    8. 先把戒座埋入瀝青碗中,再放進寶石,拿出來後可以繼續敲打。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