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共識,就有力量

2008.03.01 by
數位時代
有共識,就有力量
 關於彼得聖吉(Peter Senge) 出生於1947年,1970年取得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航太工程學士...

 關於彼得聖吉(Peter Senge)
出生於1947年,1970年取得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航太工程學士學位,後進入麻省理工學院,取得社會系統模型塑造碩士學位及管理學博士學位。目前是麻省理工學院組織學習中心主持人,也是波士頓創新顧問公司創辦人之一。他的著作《第五項修練:學習型組織的藝術與實務》(The Fifth Discipline: The Art and Practice of the Learning Organization),曾於1997年獲《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評選為20年來最具影響力的5本管理書籍之一。

一九九○年,知名管理學者彼得聖吉(Peter Senge)提出「第五項修練」一詞,強調透過深度會談(Dialogue),建立靈活、有彈性的學習性組織,才能替企業創造持久的競爭優勢。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群體智慧的力量,彼得聖吉近幾年在全球推廣「世界咖啡館」(World Café)的活動,邀請來自不同領域階層的人士,運用分組討論、交互輪替模式,讓不同觀點得到最大激盪,產生集體智慧。

應趨勢科技兼若水公司創辦人張明正邀請,彼得聖吉最近在台北中山堂與來自政治、企業、媒體及社會團體的兩百多位專業人士,針對「如何用企業策略創新公益」的議題,進行意見交流。在為時近三小時的過程中,除了讓在場人士進行了三次成員輪替的討論外,彼得聖吉也全程參與觀察,並發表簡短的演說。以下為此次演講的摘要整理:

就像入住飯店一樣,我想要請大家在交流前,先做一個Check in的動作:我要去哪裡?我是誰?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然後跟你碰到的小組成員進行分享。在這過程中,要做的事就是傾聽別人說的話。

我在不少地方辦過所謂的「世界咖啡館」活動,在這過程中,我發現不同的國家社會都有類似的問題,許多人都希望能夠幫助社會中弱勢的團體,這也是在座許多人正在努力做的事,他們貢獻智慧、熱情,試圖找出新的方法來做這些事。然而,在談創新的時候,大部分都會碰到錢的問題;也就是說,錢往往會扼殺創新的機會,但也許我們可以有更好的方法來解決這樣的問題。

二十年前,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就曾經開始運作非營利的組織,他成立了彼得杜拉克基金會(Peter Drucker Foundation),希望藉由這個組織,將企業管理的概念及技巧帶入公益事業之中。但這樣還不夠,我們需要更多更廣的思維來推動新型態的企業組織。我想要提兩個重點:第一,如何將不同領域的人集合在一起,共同去思考同樣的問題,然後再發展出企業與公益的創新合作模式。

五年前,我曾經在沙烏地阿拉伯辦過一次世界咖啡館的活動,一開始是當地政府及一些石油公司、組織邀請我去主持,對我來說那是非常豐富(colorful)的一個體驗,大家都知道他們是很有名的產油國家。然而,石油產業也造成不少社會問題,比如財富過度集中、勞力集中、污染集中等。國家靠石油賺了不少錢,但受益的人少。很多人不曉得,在當地有三○%的人民是乞丐,為了改善這種資源過度集中的問題,當地石油組織就舉辦了一場世界咖啡館的活動,邀請百位來自政府單位、企業及一些基金會公益團體,參與這次的討論。
前所未見!男女平等對話

這次活動很特別的意義在於,這是第一次在回教國家中,男女兩性可以平等地坐在一起對談,討論關於經濟、公共事務等議題,比如高失業率、國民所得只有一九七三年時的一半等。其中有一位我的好朋友,在他簡報一開始就秀出他孫子的照片說:「如果我們的世界有一些變化,我的孫子未來每天生活可能只能靠兩塊美元度日。」他的言論自然引起現場的一陣驚訝,在後面兩天中,他們就針對這事做了很多的交流,為什麼這個國家有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

很多與會者穿著傳統的回教服裝,但看得出現場很多人很激動,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可以跟女性一起談論自己的下一代及下下代,應該要生活在怎樣的環境中。例如青少年把他們一半的時間花在閱讀《可蘭經》上,而沒有時間去閱讀關於現代化的東西,這樣的現象似乎不利國家未來的發展。

此外,很多年輕人想創業,但目前在沙烏地阿拉伯也沒有相關的機制可以幫助他們。他們也討論了如何讓年輕人可以順利學習技能,順利到職場工作等問題。

有位女士就說,她很希望可以幫助自己的學校跟企業做更多交流。當然,在沙烏地阿拉伯那樣的國家中,事情的改變需要花很多時間,但透過這樣的活動,至少開啟了交流的管道,讓大家都可以分享自己的看法,讓大家體認到現在是必須要改變的時刻。我印象很深的是,除了經濟,現場也討論很多文化的問題,最重要的就是傳統的伊斯蘭文化要如何跟現代化接軌。他們知道,如果不跟上現代化,將來就會被世界淘汰,變成相對落後的國家。但如何不違背既有的信仰,這中間的確需要解決很多問題。

回到台灣這邊的活動,同樣也希望達到更多的了解,整合很多的創意,因為大家有共同的想法,就可以產生改變的能量。

能實踐才是最大的意義
針對今天現場的情況,讓我想到共識(Consensus)。共識跟完全一致的意見是不一樣的,完全一致是指每個人都同意這個想法,但共識意味著不是單一的結論,而是找一個共鳴,因為不是每個人都需要一致的答案,而是需要找到可以一起貢獻的地方。就像我在沙烏地阿拉伯一樣,當他們希望訓練創業家、企業家時,他們還不清楚該怎麼做,但可以確定的是,大家都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這就是我希望大家去尋找的方向及動力,如果缺乏這個東西,是沒辦法走到下一步的。

這不表示其他意見不重要,只是沒有那麼多人可以參與實現,一段有意義的談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後,還能產生實踐的行動。比如談到請執行長來做顧問團,或是強化公益團體的核心能力,這些都是非常有價值的,接下來的關鍵就是誰來做這件事,如何追蹤、連繫,這些都需要人們花時間來思考做決定。

我不確定最好的方法是什麼,但我希望鼓勵各位思考,怎樣在公司內做更好的服務。舉個例子,有個石油公司,主要專長是在探勘方面的技術,其中一個高階女主管,她覺得已經完成事業的成就,所以想要辭職幫助社會,但公司執行長跟她說,要服務社會的最好方式,反而是留在企業。後來他們開始推動一項種子計畫,每年花四百萬美元,透過網路,並請二千名員工,每人花一天的時間來當老師,幫助落後國家的學童學習物理這方面的知識。這個計畫在執行確有它的複雜性,但之所以能產生效果,重點是他們找到一個發揮善心的方法,讓人們真心去做一些事。分享這個故事,是因為我發現許多企業界低估真誠與慷慨的心是有力量的,這樣當然就不可能去成就事業。

不是每個人都需要一致的答案,
而是需要找到可以一起貢獻的地方。
一段有意義的談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後,
還能產生實踐的行動。──彼得聖吉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