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The Future of Free?

2008.03.01 by
數位時代
China~ The Future of Free?
幾週之前我人在巴西,就當地的市場提出報告。在那裡,音樂和電影的盜版行為,已經從邪惡的一方,搖身一變成為可以用來謀利的行銷管道。這個星期在經歷...

幾週之前我人在巴西,就當地的市場提出報告。在那裡,音樂和電影的盜版行為,已經從邪惡的一方,搖身一變成為可以用來謀利的行銷管道。這個星期在經歷了更多瘋狂的轉機後,我來到中國,這裡為此種現象提供了更好的例子——中國的音樂產業正努力尋找銷售歌曲之外的各種賺錢方式,因為將音樂包裝成CD產品的傳統銷售手法,幾乎已是窮途末路。

音樂產業獲利歌手分不到羹
在北京一個由Music 2.0 group主辦的小型沙龍中,我們分享一些例子和個案研究,探討音樂產業如何從舊的灰燼中轉型重生。在我談到新的模式之前,有幾項與現今中國音樂市場相關的事實需要注意:實際上,唯一的音樂銷售是透過快速發展的手機鈴聲和來電答鈴,光是今年就為中國移動(China Mobile)賺進了令人咋舌的十五億美元收入。但這個模式有個問題,就是歌手和唱片公司只能得到極少的分紅,因為大部分的收費都被計入中國移動的「服務費」。

另一個數位音樂的大贏家是百度,這個搜尋引擎在中國打敗了Google(到目前為止)。因為在中國一億七千萬網民中,有一半是經由共享終端機(如網咖這一類的地方)上網,他們習慣用搜尋以及MP3檔案資料庫來取得音樂,而不愛用點對點(peer-to-peer)的檔案分享模式,而百度正是這個搜尋音樂的好所在(其實有謠傳指出,很多地下音樂的檔案夾根本就放在百度的伺服器上)。百度賺錢靠的是廣告,歌手和唱片公司卻一毛也拿不到。

中國的音樂幾乎沒有長尾效應,中文歌曲(包括普通話和粵語歌曲)據估計大約只有十五萬首是數位模式(相較之下,西方則有超過一千萬首),音樂類型的概念則仍然停留在相當原始的階段,許多音樂網站的音樂分類僅僅按照地域和性別(台灣男歌手、台灣女歌手)。即使有些網站試圖將音樂分類,他們的程度也不會比沃爾瑪超市(Wal-Mart)好到哪裡(「搖滾」、「鄉村」等等)。

此外,獨立音樂的舞台也極度缺乏。除了少數的節慶,沒有多少地點可以聽到現場演出,就算在上海——這個國家的文化之都,俱樂部的舞台焦點仍是在DJ身上。在中國,巡迴演出的機會很容易被誇大。聯合公園(Linkin Park)到中國演出,觀賞人次達到二萬五千人,總收入上看七十五萬美元,就是一個著名的例子,可惜是個特例。無信念樂團(Faithless)大約同一時間在中國舉行演唱會,賣座僅達四分之一。

建立免費音樂力挽狂瀾
中國的音樂人要如何賺錢呢?除了少數人可以從手機鈴聲獲取一點微薄的收入外,大部分是靠企業的活動通告(就像我的iPhone上出現的某個流行歌手,我不記得她的名字)、少少幾場的演唱會、一些廣告代言和其他肖像授權(如果他們長得不錯的話),以及古老的備用對策——找一份日常工作。

那裡並沒有什麼巨大的獲利空間,不過這並不太令人訝異:中國代表了音樂產業的最低點,特別是在經濟的創意面上。CD的生意已經蒸發了,而份量正在上升的生意,卻無法幫助到音樂人。然而,中國移動和百度一年的確可以間接從音樂賺進二十億美元,很顯然是有某種商機在其中,只是這些好處並沒有同時擴及這許多的音樂人。

僅管如此,人們仍然不斷嘗試新的模式來改變現狀:不是藉著打擊盜版,而是靠著建立免費音樂的生意。在那些想要革新音樂模式(從獲得贊助的新進樂團專屬網站,到比百度這種一般性網站更以音樂為中心的收集網站)的聰明人中,以目前將北京作為基地的艾德.派圖(Ed Peto)所寫關於「中國音樂產業在免費時代之前景」的文章,是我見過寫得最好的。他是英國前藝人養成及藝人產品開發人員(A&R)。

如果你對這個主題有興趣,可以花點時間讀這篇文章,以及他在The Register網站上令人印象深刻的著作(Music in China: The Inside Story)。他知道他在說什麼。
本文作者著有︽長尾理論︾,近期密切觀察免費經濟的議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