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漫畫的微型知識化

2008.02.01 by
數位時代
娛樂漫畫的微型知識化
商業法則改變了人類生活,也改變擷取知識的模式。快速、有效成為顛簸不變的真理,不論坐在辦公桌、躺在沙發,甚至行走、飲酒、喝咖啡……,知識都必須...

商業法則改變了人類生活,也改變擷取知識的模式。快速、有效成為顛簸不變的真理,不論坐在辦公桌、躺在沙發,甚至行走、飲酒、喝咖啡……,知識都必須蘊含其中。

整個問題也許已不在知識的含金量了,而是在輕鬆取得的趨勢之上,最好是知識能幻化成娛樂事件、不浪費所有休息時間,這種社會動能,即是日本「知識型」漫畫逐漸崛起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日本漫畫家利用通俗討喜的故事,夾帶專業知識的手法,已行之有年。早期最有名的是,一九七○年代吉京子的《芭蕾群英》,這本漫畫曾掀起一陣少女學習芭蕾舞的風潮;近期最知名的,莫過於《神之》吧!

藉由漫畫學習新知識
所謂「知識型漫畫」,依日本的界定,應該是歸類在「青年漫畫」範疇之下。顧名思義,青年漫畫的消費年齡層,與坊間常見的少年漫畫,有很大的不同,舉凡上班族、中年人甚至是老年人,都是這類型漫畫鎖定的對象。

這類型消費者,僅僅浪漫與冒險已無法滿足他們的胃口,他們要的是「知識」,因此知識型漫畫在題材上具有多元與專精的特性,例如探討商業經營與上班族甘苦的《課長島耕作》、揭發醫學界黑幕的《醫界風雲》或是描寫調酒與人性觀察的《王牌酒保》等。

在描述手法上,知識型漫畫大多選擇以「職業」為故事主體,再利用「外科手術刀式」的解析手法,近距離側寫該職業、職場的內幕,然後靠著故事主人翁的自我探詢,一層一層揭開知識的內涵。

以《神之》為例,漫畫主角的父親是國際知名品酒家,主角本人卻對紅酒沒什麼興趣。其父為讓他「醒過來」,在過世前留下一個奇怪的遺囑,以其珍藏的紅酒與豪宅當籌碼,要求主角與另一名天才品酒師,找出有「十二使徒」之稱的十二瓶紅酒。

在尋找過程中,穿插了許多關於葡萄品種、酒莊、風土等深淺不一的紅酒專業知識,有時也點破一般人對於「貴就是好」這一類的紅酒迷思,讓人看完漫畫之後,同時也獲得紅酒知識。

增加人際間的聊天話題
也許有些人會覺得奇怪,漫畫就是漫畫,何必這麼大費周章?但如果回到商業世界來觀察,就可以知道日本人思維之縝密。

成年人工作繁忙,多數人會因為時間不足,放棄閱讀時間。「漫畫」不需正襟危坐,不需嚴肅以對,輕輕鬆鬆,可以打發時間,又可以獲得資訊與新觀念,何樂而不為?

而知識型漫畫題材多元化,讀者可以依個人職業、喜好自行選擇,由漫畫了解不同行業、領域的甘苦。像是描寫夜生活男公關的《夜王》,或品味咖啡的《咖啡時光》等,對於成年讀者而言,這不啻增加知識領域,也多了一些人我酬酢之間的聊天話題。

當然,畫什麼像什麼,特別是尊崇「職人文化」的日本人,漫畫家或編劇會特別花心思與精力,進行田野調查或考據,也因此整本漫畫的可信度,幾乎已達「真正專家」都很難挑剔的地步。

反觀台灣,這類型漫畫的發展,從九○年代進入版權時代,就已經開始了。不過,當年在《灌籃高手》這類強大少年漫畫熱潮下,閱讀年齡層較高的知識型漫畫較不受矚目。

此外,由於老一輩的觀念總是認為漫畫是「小孩子看的東西」,再加上某些漫畫因為題材的緣故,有描述性愛的場景,易遭誤解為「色情漫畫」。所幸市場經十五年發展,當年習慣閱讀漫畫的讀者,陸續成為社會中間份子,開始出現幫知識型漫畫「正名」的聲音。

就如《神之》中所言,紅酒是必須讓它「醒過來」,這部漫畫在台灣創造的風潮,不僅是散播紅酒知識而已,它讓更多讀者了解「漫畫不只是小孩子的東西」、「原來看漫畫也是可以學到知識的」。在這個必須快速吸收大量訊息,藉以正確判斷資訊的年代,「圖像式閱讀」、「多元性」與「知識性」正在興起。(本文作者是資深漫畫迷,家中藏書氾濫成災,為了親近漫畫,不惜深入出版圈,目前任職尖端出版社。) 

**《神之》以紅酒與品酒師為故事主體,
  再一層一層揭開紅酒知識的內涵。  **

**《咖啡時光》從品味咖啡切入,
  深入的專業解析,增加了喝咖啡時的話題。  **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