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ter的爸爸

2007.06.15 by
數位時代
Jeter的爸爸
拜王建民之賜,今年我們每天都可以在電視上看到美國職棒大聯盟的轉播。王建民沒出賽的日子,我其實也希望能多看看其他球隊的比賽,無奈電視台並不做此...

拜王建民之賜,今年我們每天都可以在電視上看到美國職棒大聯盟的轉播。王建民沒出賽的日子,我其實也希望能多看看其他球隊的比賽,無奈電視台並不做此想,出於收視率的考量,電視台轉播的場次十有七八都是洋基隊的比賽。

看洋基的比賽,最常看到的是洋基的球員與教練,自然不在話下。除此之外,大概就是觀眾席上洋基隊長基特(Derek Jeter)的爸媽了。基特的爸爸(Charles Jeter)擁有社會學博士,曾經擔任近20年的社工,目前是基特所成立的「轉向」(Turn 2,基特的背號為2號)基金會副總裁。基特的媽媽(Dorothy Jeter)是該基金會執行總監,基特唯一的妹妹(Sharlee Jeter)則是企劃總監。

基特曾經說過:「我爸爸在大學時期曾經是一個游擊手,而你也知道,小孩子總是希望有一天能和爸爸一樣。」但是基特和爸爸一樣的方式,其實和一般人不一樣。

有很高比例,一個人一生的職業,的確是和爸爸一樣,木匠的兒子還是當木匠,音樂家持續造就出音樂家,公務員家庭經常是一家子都當公務員。這麼多人和爸爸一樣的原因也不難理解──從小耳濡目染之事最容易駕輕就熟,進入這個行業必備的專業技能與知識,早在不知不覺間被內化了。家中有人從事這個行業多年,進入這個行業的障礙相對便低了很多。很多的父親在主觀意願上,也鼓勵兒子從事同樣的行業,才認為家業後繼有人。

台灣社會仍是文憑主義掛帥
但是在台灣,很難找到一位受如此高等教育的父親,會一路栽培他的兒子成為職業運動員。在我們的價值體系中,小時候玩玩棒球,那當然是可以的。但是就跟學鋼琴、學書法、學美術一樣,都是在國中階段就該終止的事,因為這些只是休閒娛樂,只是增加履歷上的才藝項目,只是用來和親戚朋友的同齡兒子比較用的,不能用來當飯吃。

在我們社會的「職業層級」中,打球是「不會念書的人」做的事。博士爸爸的兒子以打球為職業,等於是在職業層級當中向下流動、向下沉淪。我們的博士爸爸們或許也會希望兒子像自己一樣,但那只限於拿到博士學位的那個爸爸,而不會是當游擊手的那個爸爸。

我們的社會,何時才能算是一個真正多元,讓不同的孩子能在他們真正擅長領域發光發熱的社會呢?哪天如果我們也能在中華職棒球場的觀眾席上,看到名律師、名教授、大企業老闆等,作為一個父親的驕傲神情,或許就是那一天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