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隻眼看中國家電下鄉政策

2009.03.01 by
數位時代
第三隻眼看中國家電下鄉政策
今年各國經濟多將大幅衰退,即便成長率能維持正數,也要下調不少。關於中國能否保住八%的成長率,質疑聲浪越來越大,但北京方面卻不鬆口。除了投入四...

今年各國經濟多將大幅衰退,即便成長率能維持正數,也要下調不少。關於中國能否保住八%的成長率,質疑聲浪越來越大,但北京方面卻不鬆口。除了投入四兆人民幣擴大公共建設之外,以家電下鄉刺激內需,是中國今年救市的另一個重要計畫。
這項計畫的立意很好,由政府補助家電業者,讓他們以優惠價格把產品賣到農村,讓收入和生活水準與城市差距很大的農民們,有機會以比平時低廉的價格,取得改善生活的用品,概念類似台灣的消費券,只是把受惠對象限定在農村,商品限定在家電。這項為期四年、預計售出近五億台產品和拉動近一兆人民幣的計畫,如果成功,將打開一個四億人的大市場。

**銷售成本高,業者著力不深
**

這群消費者位於金字塔最底層,購買力和社會地位皆低,所在環境的現代化程度也低。之前要將產品賣進這個市場,難度很高,因為經銷體系和通路並不發達,造成管銷成本高,導致農村買家電反而比城市還貴二到三成。當沿海地區受惠經濟發達帶動收入增加,各項產品因為通路健全而價格下降,對比之下,農村收入增加有限,購買成本卻更高,又是一次不公平。
家電下鄉不僅要刺激消費,更要幫助建立農村的銷售通路,以利降低管銷成本,讓後面有更多產品循此模式下鄉。家電下鄉最初只有彩色電視機、冰箱、洗衣機和手機四類,後來又新增摩托車、電腦、熱水器和空調四類,之後還有可能再增加。
面對一個基礎薄弱的銷售通路,業者願意投注多少資源在上面,而不是賣什麼產品,是整件事的關鍵。這不像賣米賣鹽那樣的銀貨兩訖生意,銷售家電牽涉配送、到府安裝和維修等售後服務,需要自己設點或找當地合作夥伴,並不是一單結束的買賣。這部分的投入,是家電下鄉能成功的必要條件,目前業者著力卻不深。多數都想坐轎,等著別人抬轎,因為通路和售後服務網點的建設,比販賣產品更複雜。
尤其中國的家電通路大戰,過去三年才剛在沿海地區激烈交鋒,並以北京和上海戰局底定告一段落。接下來進入三、四級城市拉鋸,農村還不在其中。
政府以補貼一三%產品價格作為誘餌,吸引廠商提前進入農村布局,但這些廠商是否會吃完餌就跑,還是會真的上鉤?這有賴更進一步的配套措施,像是政府補助、鼓勵農村創業、發展在地的家電店面,以及培養在地的安裝和維修人才,達到「服務下鄉」。
家電下鄉能成功的充分條件,則來自農村購買力的釋放。當美國因過度消費和透支消費,導致內需萎縮造成經濟衰退,中國政府卻以擁有兩兆美元外匯存底和二十兆人民幣民間存款,沒有作為而飽受批評。

生活沒保障,家電難下鄉

中國總理溫家寶指出,將制定政策鼓勵民間消費,但實際沒這麼容易。儲畜率高,並不完全是美德,而是對抗風險。
中國針對城市居民有多項社會保險,以上海為例,社會包險包含住房、生育、醫療和養老四項補助,稱為四金,每個月從員工薪資扣除,雇主也相對提撥到一個帳戶中。但是農村沒有此類社會保險,風險得自付,而存款成了他們應對風險的唯一工具。
在二十兆存款中,有一部分來自農村,而要他們把錢領出來用,就必須有新的工具幫忙應對風險,最直接的就是讓他們也享有社會保險。當這張安全網把龐大弱勢的農村民眾也包含進來,他們才敢放心花錢。否則家裡有人生重病、小孩上大學或兒子娶妻蓋新房,都可能壓垮家裡的經濟。「上學難,買房難,看病難」多年來已成為農村的三難。
也就是說,家電下鄉的前提,是「社保下鄉」,但這件事難度太大,成本也太高,暫時還不會排上施政重點。
不過,中國政府得盡快端出其他菜色,來安撫農村民眾。去年關廠裁員風延燒至今,官方公布的失業人口已達兩千五百萬人,大多數是來自農村的農民工。當他們過年返鄉,又碰上近年來最嚴重的旱災,即便要留在農村種田也不可能。
龐大的農村失業人口,是形成社會不安的因素。在家電下鄉之外,能否盡快啟動公共建設,達到「工作下鄉」,也影響整個社會能否持續穩定發展。畢竟今年是五四運動九十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年、達賴喇嘛流亡海外五十年和六四事件二十年,時機很巧合,也很敏感。
最起碼,家電下鄉選在二月一日開始全國推廣,正好在三月份舉行人大和政協兩會之前,時間上的安排也有用意。那些代表基層到北京開會和發言的各地代表,不管是反應民意還是向政府要政策,好歹有了話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