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我在美國看SOPA

2012.02.14 by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查看更多文章

不斷透過傳遞獨特觀點的文字,為台灣網路科技產業發聲,主要關注議題包含但不限於網路創業、行銷、娛樂、金融、大數據、物聯網、虛擬實境等,為台灣網路產業發展帶來更好的媒體觀點。

【Inside】我在美國看SOPA
![](http://cdn.inside.com.tw/wp-content/uploads/2012/02/SOPA-1.jpg) An...
![](http://cdn.inside.com.tw/wp-content/uploads/2012/02/SOPA-1.jpg) Anti-SOPA 報紙廣告

這是筆者今年1月18日於San Jose Mercury News報紙上看到的一則廣告的上半部(當日該報頭條為Jerry Yang離開一手創辦的Yahoo!董事會與其他職務),一支手機與幾個斗大的文字,簡單清楚地傳達要看到此廣告的人打電話謝謝一位Zoe的人,因為她的努力可能拯救了你的工作。Zoe是誰?她做了什麼努力拯救了什麼樣的工作?請看這張全版廣告的下半段:

這樣就很清楚了,這是一個兼具抗議與政治意味的廣告,抗議的是SOPA與PIPA,政治上讓選民(尤其是Internet公司如繁星般散佈的矽谷的選民)可以看到國會議員Zoe的努力。 這個廣告是netCoalition贊助的,看一下這個網站的介紹:

“NetCoalition represents leading global Internet and technology companies, including Google, Yahoo!, Amazon.com, eBay, IAC, Bloomberg LP, Expedia and Wikipedia, providing a platform from which members can  engage legislators, through active dialogue, on public policy that raises important and fundamental issues involving NetCoalition’s primary agenda.”

簡單說是一個集結與代表例如Google,Yahoo!,Amazon與eBay這些大型網路公司的利益遊說團體。

這一天1月18日同時,Wikipedia與Google等Internet組織或公司,為反對SOPA進行24小時 blackout或者抗議(如下圖)。

這些網站的抗議行動,是在台灣的讀者們比較熟悉的,也很容易認為是兩天之後(1月20日)SOPA提案人國會議員Lamar Smith取消提案的導火線。

尤其若簡化 Pro與Anti-SOPA 陣營,一個是產出娛樂內容的Hollywood的大電影公司,一個是Internet的網路先驅與意見領袖,不可諱言,兩派都是執世界牛耳,重要的產出與地位。SOPA雖然是美國的法案,但這兩個產業高度的全球化與影響,SOPA牽扯的不會只是美國的利益,是牽動全世界。

所以,SOPA在美國引起的滔天巨浪,在當地切身的巨大感受,與兩方的對峙膠著,可能不是在台灣的讀者可以體會的。而上述這些大網路公司於網站上的抗議,當然引起更多網友的關注形成壓力,但同時利用利益遊說團體由政治端下手,尤其以SOPA(與PIPA)會嚴重威脅就業機會與生活為切入點,直搗選民最在意的民生問題來反擊,也功不可沒。

當然,反之,Pro-SOPA者也可同樣說沒SOPA會威脅內容產業相關的工作機會與生活,只是在一面倒的情況下,這樣的訴求得到的回響不大。

(這讓筆者想到台北市政府與Google針對付費App鑑賞期的爭議,導致Google寧可關閉台灣消費者可以購買付費App的機會也不願意妥協的事情,雖然台北市政府口口聲聲說是站在消費者的立場著想 -但顯然有不少消費者不領情-,但若從台灣以App為生的公司來看,這何嘗不是硬生生地斷了一大半的生機,嚴重影響App開發者與工作者的就業機會與生活?是台灣消費者保護的無限上綱?還是台灣App產業的規模還微不足道,所以因此創造的就業人口可以忽視?不僅台北市政府,Google是否也曾從威脅台灣App發展與工作機會的角度來反省自己早率的回應方式?)

這波SOPA雖然因為提案人撤除而”暫時”落幕,但這不會因此就結束,只要盜版內容於網路上存在的一天,且認為可以用法律來掃蕩,Hollywood派就有理由捲土重來。

盜版是非法行為,以法律來制裁,這沒錯,也能理解。法律是一種手段,但不會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但Hollywood這次於SOPA之所以無法令人信服的地方就是,想要一勞永逸,且認知法律永遠有漏洞,所以為了補可能的漏洞,寧可不擇手段地一網打盡(至於那些刻意以盜版內容維生或者恣意於網路上傳下載者,盜版就是竊取,沒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若再以是SOPA受害者的態度自居,也令人不敢苟同)。

法律與執行上影響層面過大,自然引起反彈。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Hollywood無視網路發展的快速與消費者生活型態的巨變,仍執意要保護既有價值鏈上的利益。Hollywood不會不知道music產業發生了什麼事情,Hollywood也不想重蹈覆轍。

相較於Music產業的反應不及,Hollywood其實是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更積極地應對網路帶來的質變。但不管是長期刻意忽略,或者錯估形勢,抑或害怕改變,Hollywood就是裹足不前。結果無法滿足現在消費者的需求,到頭來只想用法律來解決,這是另一個在SOPA的發展上,Hollywood普遍不被同情的主要原因。

 Releasing Windows的控制,欲保障既有通路的利益,卻不符合消費者的需求

Rio(台灣稱里約大冒險)這部電影為例,筆者以下圖標示其從電影院上映到進入美國消費者家庭的時間點(即所謂的windows):

從Apr 15, 2011於電全美四千家電影院上映(此部電影於電影院的總營收是美金1億4千萬,而五週之內,即May 20, 2011就達此營收的90%),但到June1,2011放映的電影院數大幅減少到700家;而隔了將近四個月,到了Aug 2, 2011 DVD才上市,也就是此部電影開始進入美國家庭娛樂的通路;之後消費者還要等28天,即Aug 30, 2011才能在Netflix網站或者RedBox的租片機上租到此DVD (註:原本DVD一上市,消費者同時可以在Netflix上租賃,但部分Hollywood Studios為了要進一步保護DVD銷售的營收,於2010年6月與Netflix達成協議延後28天出租。而Warner Brothers今年初又嘗試將28天的window延長至56天,但遭到Netflix與Redbox等DVD出租業者的反彈,目前尚未有結果) ;一直到Jan 28, 2012才在有線電視HBO/HBO-On-Demand/HBOGO上看得到;而具有DVD品質的盜版於Jul 2, 2011就出現在網路上供人下載了(此文不討論盜版的片源來自何處)。問題出在哪裡?

當越來越多的連網設備,例如智慧型行動裝置,平板與連網電視,加上有線或者無線頻寬不斷的提升,消費者對於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可以取得內容的需求日以巨增時,這個電影產業依時間順序的releasing  windows模式,因為不符合現代消費者的需求,就變成助長盜版的溫床。

上述的windowing的問題就出在,為何例如Rio從上映到有線電視與網路streaming整整9個月之間,為什麼網路下載盜版是消費者可以唯一取得的數位版本呢?到目前為止,Hollywood的反應都是在保護既有通路與windowing的機制,而不是改革。Hollywood有嘗試縮短windows的時間,或者創造出新的windowing,但都是實驗性質,且選擇的影片也非主流的商業影片,有的甚至因為怕被電影院杯葛,而取消實驗

Streaming是正發生的趨勢

Hollywood控制這些releasing windows,目的是要讓例如一部電影的產值最大化。過去電影院與DVD 銷售佔一部電影營收的大宗,所以必須要讓這些通路都有足夠的時間獲取營收,最後才輪到營收貢獻較低的DVD出租與有線電視或是網路放映。在過去這或許行得通,但現在的消費者娛樂多元化,沒有一定要進電影院看電影,也越來越不傾向擁有或保存DVD。反而是往上述windows的後端移動,即租賃(實體或數位)與Streaming(包括有線電視與網路),而Streaming的成長更為快速。舉兩個例子:

2011年第四季,Netflix宣布其全球streaming服務超過20億個小時。Netflix有超過9成是美國客戶,這樣推算,其中2100萬個streaming 客戶平均每天streaming 一小時的內容。相較於2011年第三季,幾乎是倍數的成長。

另外一個親身的例證,筆者美國公司在2009年初開始銷售所謂的Media Player,因為它是連接於電視,可以播放硬碟中各種視訊的機上盒,所以target的是擁有內容的這一群消費者。當時由台灣製造商生產的Media Player,是可以連網的,且還內建BT的下載引engine,消費者只要將硬碟中的BT seed上傳,Media Player的BT engine 就會開始將內容下載於硬碟中(這用意非常明顯)。但2010年開始,Netflix已經開始於各種機上盒,DVD/Blu-ray players,PS3 XBOX等遊戲機,以及連網電視上。原本的消費者紛紛來反應支援Netflix的可能性,筆者的公司因為市佔率小,不易取得Netflix的合作,無法支援Netflix(Hulu 或者Amazon VOD etc),銷量逐漸下滑。

若消費者隨時隨地(Streaming)以合理的價格觀賞內容,實際擁有內容的需求會大幅降低,這時候Hollywood再冀望由電影院與DVD銷售而產出一部電影最高的價值,與消費者改變的習慣與需求相背,不僅眼睜睜看實際營收下滑,也給盜版生存的機會,得不償失。Hollywood一直沒搞清楚的是,提供電影的數位版本租賃與streaming,不完全代表侵蝕電影院或DVD的營收,因為仍有不少電影多數消費者不見得會去電影院看,但可能有很高的意願付合理的費用享受在家中電視觀賞的輕鬆或行動裝置上觀賞的便利。

接受因Technology與Innovation而產生的問題,而不是立法!

盜版永遠無法消滅,不從DVD/Blu-ray rip,也會有人電影院偷拍(當然品質不計),防不勝防。消費者取得盜版是有時間成本與法律風險的,Hollywood要想的是,如何讓消費者於合適的時間內,以合理的價格,在常用的媒介上欣賞到內容。

當Hollywood因網路的快速發展與深入消費者生活而影響到既有的供需與市場結構,需要改變的是Hollywood,而不是網路;Hollywood要提出可以被消費者接受的解決方案,而不是用法律來懲罰網路(與消費者);Hollywood要承認網路的存在,正視其優點與價值,而不是只看到被網路侵蝕的營收,短視地拼命保護既有的利益。網路不是因為Hollywood而生,網路也不會因為Hollywood的阻擋而停滯。

出自Inside部落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