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勳~21世紀, 將是達文西的時代

2006.06.01 by
數位時代
蔣勳~21世紀, 將是達文西的時代
「二十一世紀,是達文西的時代,理性與感性必須兼具,」在蔣勳的思維與體驗中,美的本質就是創造力,是自我超越。美感教育,不是考試,而是呼喚美的衝...

「二十一世紀,是達文西的時代,理性與感性必須兼具,」在蔣勳的思維與體驗中,美的本質就是創造力,是自我超越。美感教育,不是考試,而是呼喚美的衝動與感覺。企業追求美的產品,光成立設計部門還不夠,而是整個企業一起動起來,改變聲音、色彩、光線、味道,啟發感覺的細膩性。以下是他接受《數位時代雙週》的專訪紀要:

Q:可否談談,受邀到科技公司演講多年後,有什麼發現?
A:以前我不清楚電子業在做什麼,接觸之後才發現,雖然外表風光,但大家都做得很辛苦。工作時間之長、工作壓力之重,是我所難以想像的。這些員工平均年紀都只有三十歲出頭,是各領域的菁英,但他們往往得工作到凌晨,甚至八年沒有休假,如果要跟他們談美,其實很不容易,因為美要有一點點的悠閒。
現在工程師在設計手機前,都被要求來上美學課,短短幾堂課後,就想把手機設計得很美,其實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看到立竿見影的功效,這訓練至少得花個三、五年。美學,不完全是門專業,它是種人文教養,要從生活裡培養,每天使用的茶杯、筷子都有美學在裡面,特別開門美學課,強迫大家來聽,實在太嚴肅。

Q:那為什麼台灣企業會對美學這麼焦慮?
A:因為現在是企業轉型的時刻,大家都要做品牌,而品牌如果沒有美,絕對不會成功。美,就是一種獨特性,是他人無法取代的。我覺得,蘋果電腦(Apple)就是美的化身,它沒有複雜花邊,只有單純的白,把那個咬了一半的蘋果標誌蓋起來,大家還是認得出來,這就是品牌。
雖然,台灣還沒有一個公司可以做到這樣,讓人失望,但這問題遲早要碰到,至少讓大家開始思考該怎麼做。過去,台灣總以為模仿就可以成功,你看,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的東西,被抄襲到那種地步,這有什麼意義?你永遠不知到安藤忠雄背後的精神,就永遠只能做代工。 蘋果電腦的產品像宋瓷

Q:那你覺得,該如何把中國文化與科技產品結合?
A:以前有些廠商把中國書法直接印在產品上,這太表象了,絕對不是真正的美。當然,很多西方設計師會覺得東方線條過於複雜,但那是明、清兩朝留下的印象,其實宋代瓷器就不會,線條非常乾淨,符合極簡主義(Minimalism),但又與西方機械式的線條不同,那是用手拉出來的,可以感受到它的呼吸與溫暖。
我最近看李安的《斷背山》,就有這種感覺。原著小說很冷,但是電影很溫暖,因為它有東方情愫,如果今天不是李安拍,這部電影不會造成轟動。現在我也希望,3C產品具有東方的溫暖,把手拉(Hand Made)的細膩與溫潤表現在產品裡。另外,我也會要求設計師去練練瑜珈,感覺身體拉長與呼吸之間的關係,第二天畫出來的線條,就會不一樣,不再是過去希臘強調的肌肉式線條。

Q:你剛剛提到蘋果電腦,你似乎很推崇他們的設計?
A:哈,我買了電腦跟iPod,純粹是為了美,因為它們實在太漂亮。它們很像宋瓷,非常乾淨,是極簡主義的代表。當你操作iPod或是Mac時,手指跟機器有種微妙的觸感,輕輕地在按鍵上觸動,就可以轉動或開啟電腦。過去科技產品多是停留在視覺、聽覺,從來沒有一個強調觸覺,但是蘋果做到,第一個把東方精神融入產品,這真是高手,把美學發揮到極致,背後一定有個不得了的設計團隊,兼具理性與感性。

Q:這不是一般人可以達到?
A:當然是。我認為二十一世界將是達文西(DaVinci)的時代,一個重視創意、理性與感性兼具的年代。達文西,他是一位天才畫家,更是一位橫跨生物、天文、科學、建築、機械領域的發明奇才,他並沒有放棄任何一邊,才造就他的偉大。為什麼比爾蓋茲(Bill Gates)要花錢買下達文西的十八件手稿?就是因為他看到了達文西對於未來世界的影響。可是我們的教育,從小要學生分組,甚至送到實驗班裡,限制他們學習的課程。這會讓一個天才變成殘障,無法在美學與科學間、理性與感性間找到一個平衡,受到完整的訓練。

Q:理性感性兼具,似乎難很做到,有什麼建議嗎?
A:除了教育的配合外,我在談美學時曾說,大人不一定要帶小孩去聽昂貴的音樂會,只要走到戶外,看一朵花、聽一下海浪,感受風在耳邊吹過的痕跡,這都是培養理性與感性的好方法,這裡面都有最漂亮的美學。以前宋朝也是如此,他們會帶小孩看梅花一天十二時的變化,從清晨、正午到黃昏,聽起來或許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慢慢開始做,美,會在他們的心中滋養。像我最近在應用材料演講,就跟這方面有關。

Q:工作者該從何開始做起?
A:聽起來或許很八股,但我覺得要「愛自己」。每天早上出門前,在鏡子前面好好看看自己,問自己:你今年幾歲?你的生命要走到哪裡?一個人要愛自己,對所有的東西才會省思。美,是要恢復你所有感覺的,用身體去體驗這個世界。當你愛一個人時,不是用眼睛、耳朵,而是用身體去擁抱,留下最深刻的記憶。一個在電子業工作的父親曾經問我,建議他五歲的女兒,要去學鋼琴還是小提琴?我跟他說:你可不可以不要想這些,每天回家後,抱她一下,即使只有三秒,讓她在五歲時,記得父親體溫。如果沒有這些,她學再多的藝術都沒有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