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寶股價一個半月跌一半

2006.07.15 by
數位時代
華寶股價一個半月跌一半
如果哪位有眼光的投資人,有幸在去年七月一日買進華寶(八○七八)股票,而且很有毅力地持有到今年四月中旬,那麼恭喜他,這檔股票讓他獲利翻兩翻,也...

如果哪位有眼光的投資人,有幸在去年七月一日買進華寶(八○七八)股票,而且很有毅力地持有到今年四月中旬,那麼恭喜他,這檔股票讓他獲利翻兩翻,也就是為他帶來二○○%的豐厚投資報酬。但如果四月中旬高點來不及跑,現在還硬撐,對不起,他可能已經吐掉一半的獲利。
這就是這一個半月來手機族群的心情寫照,從兩個月前仍被外資法人捧在手掌心處處呵護,到近一個月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手機熱潮是外資法人推波助瀾的結果,主要幫摩托羅拉(Motorola)代工的華寶更是指標代表。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最後讓手機族群跌得鼻青臉腫的,竟也是外資法人的調降評等報告。

華寶下跌原因——摩托低價手機減單

華寶既是這波手機族群受傷最重者,問題想必出在左右華寶股價的摩托羅拉身上。
仔細回溯外資分析師對華寶的報告,當市場一傳出摩托羅拉第三季低階手機訂單可能減少的消息時,包括美商高盛與港商里昂證券等持多頭論調的分析師還跳出來力挺,原因很簡單,摩托羅拉都沒說話,市場有什麼好緊張的?
但等到摩托羅拉減單成為事實後,確實也嚇到這些分析師。高盛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鄭昭義只能解釋說,在台灣看手機跟看PC不一樣,台灣可以從主機板出貨看系統業者的概況,但在台灣看手機,代工的華寶與華冠(八一○一)加上明基(二三五二),市場比重總共也不過占百分之十幾,從零組件廠商來看系統全貌,只反應非常枝微末節的訊息。
這次華寶股價的大跌,完全出乎鄭昭義與里昂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鄭勝榮的意料之外。當初華寶股價能站上二百元,說穿了就是這兩位老兄喊上去的,如今華寶股價光環盡失,也逼得這兩位名噪一時的分析師調降投資評等,還一度以為華寶股價是受到員工分紅費用化的影響。
摩根大通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張凱偉就表示:「有沒有發現,真正需求出問題的都是摩托羅拉較低階的手機,反觀跟摩托羅拉中高階(初步定位為有照相功能)手機相關的公司,如大立光(三○○八)、美光、美商豪威科技(Omnivision)、可成(二四七四)、德儀等,第二季業績不都嚇嚇叫?」
張凱偉認為,摩托羅拉對中高階手機的需求預期與市場相同;但對低階手機的需求,原本就高出市場很多,最後實際需求連低標都達不到,結果就是華寶股價遭殃。
簡單說來,就是摩托羅拉對低階手機的需求「太高」了,張凱偉形容:「第一季比(去年)第四季好、第二季比第一季好、上下半年需求還要四比六!天底下哪有這麼好康的事?」 華寶過去七季的業績根本沒有淡旺季之分,每季出貨成長率幾乎都達成二五%以上的目標,「華寶當初給的營運展望目標就是第二季出貨比第一季成長二五至三○%,後來修正到二○%至二五%,最後結果只有一三%,那多出來的這七至一二%,第三季就當成庫存來消化啦!」張凱偉認為,說穿了,邏輯就是這麼簡單。

下半年手機市場——等待殺手級應用產品

只是從今年中國五一長假手機銷售狀況來看,月成長率還有二六%,甚至比過去五年的二○%平均值要高,張凱偉認為,問題應該不是出在中國市場,而是印度與俄羅斯這兩大市場,癥結點除了摩托羅拉自身所設定的期望過高外,還包括降價策略造成價差無差異化,導致最低階的手機銷售頓時停滯。
不過有趣的是,即便手機產業發生這麼大的變化,華爾街券商至今卻沒有任何一家調降今年全球手機出貨預估值。
摩根士丹利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呂智穎認為,摩托羅拉低階手機庫存問題只是短期現象,追蹤其原因應可歸納為下列四項:一、第二季快速建立庫存的結果,使得整個供應鏈出現裂解;二、手機大廠推出的平台與機款轉型時間點太近,造成訂單波動大;三、市場出現結構性改變,導致手機大廠市占率洗牌;四、整個手機供應鏈正在進行重整。
因應下半年潛在的手機需求變化,目前已有外資法人開始進行敏感性分析,如花旗環球證券科技產業分析師蓋欣山,針對低階與高階手機供需狀況進行評估:以低階手機為例,假定台灣前四大手機PCB廠商第三季與第四季出貨成長率分別達一○%與一五%,那麼今年全球手機PCB出貨將逾十億片,若下半年手機需求維持原先的預估值,全球手機需求為九億一千一百萬支,供需之間就出現一○%供過於求。
至於高階手機部分,蓋欣山認為最大變數為市場需求面,也就是消費者換機速度狀況,由於通膨問題,消費者在手機升級過程中,價格敏感度將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除非有殺手級應用產品推出,否則明年高階手機換機需求能否維持過去幾年般的高成長,倒是頗值得懷疑。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