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毅苦學動畫,想當中國皮克斯

2006.07.15 by
數位時代
張毅苦學動畫,想當中國皮克斯
對電影無法忘情的張毅,一直關注數位影像和網路傳播的發展。一九九八年張毅就在琉璃工坊裡成立一個團隊,運用flash處理數位動畫內容,這個團隊也...

對電影無法忘情的張毅,一直關注數位影像和網路傳播的發展。一九九八年張毅就在琉璃工坊裡成立一個團隊,運用flash處理數位動畫內容,這個團隊也是今日「A-hha」網站(http://www.A-hha.com)的前身。
和昔日「玉卿嫂」搭檔余為彥、張弘毅合作開設「透明思考」餐廳獲得的成功,則帶給張毅新的體認。「我想做一些有益人心的東西,但是琉璃工坊做了十幾年,對人們的影響還不如開餐廳來得廣泛,」張毅反思,選擇電腦和數位媒介,加上過去累積的資源,是否可以將他的人生理念發揮得更淋漓盡致。

十六分鐘動畫耗費三年

二○○五年底,在上海新天地的透明思考餐廳,張毅推出「A-hha」網站第一部數位動畫電影《黑屁股》。故事內容很簡單:一隻黑屁股小狗在人群中尋找歸宿,遇上一個關心牠的男孩,但由於男孩的猶豫讓牠流浪街頭,當男孩幡然醒悟,再次尋找時,小狗早已流浪於城市的別處。
這部影片運用2D動畫手法製作,片長約十六分鐘,其間沒有對白,只有旋律般的畫面和類似童謠的背景音樂。在靜謐的音樂聲中,這隻黑屁股小狗並不起眼,但牠卻整整耗費張毅團隊三年四個月的製作時間,斥資近四千萬元台幣。其中大部分的精力和時間,是花在前期的研發教育,以及和工作人員的溝通上。

中國新生代缺乏團隊精神

「做數位內容的人跟娛樂事業的人在性格、心智模式上有很大差異,整合需要很大力氣,」張毅表示,高科技的創新需要大量的團隊工作,可是今天的中國新世代,九九%是獨生子女,缺少團隊精神。
「我面試過七、八十個年輕人,全都是市場上獨當一面的人,但是進來之後,發現嚴重缺乏整體訓練,連最基本的講故事能力都差很遠。他們很擅長做日本式的造型插畫,可是這種能力都只是單張的能力,這會是未來中國要面對的最大問題。」
因此在這三年當中,《黑屁股》製作小組的成員來來去去,直到作品問世前,除了張毅、楊惠姍、余為彥和張弘毅這四個創始元老之外,班底已經換了好幾輪。對於年輕一輩而言,他們期待的是類似於日本俏皮風格的動畫,而不是一條不出聲、只是不斷在雨夜中流浪的小狗。甚至有人在離職時氣憤地表示:「這部電影有什麼意思?就是一條小狗從街頭走到街尾,都走了一年,還沒走出來。」

數位科技改變產業型態

儘管如此,張毅在這部短片的製作過程中還是收穫不少,「這就像做實驗,在過程中我們探索、整合自己內部的能力。」而許多五、六歲的小朋友,意外地成了《黑屁股》的「粉絲」,也讓張毅感到十分驚喜。
「幾世紀以來從來沒出現過像現在這樣的局面:一個沒沒無名的人,做了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突然之間有百萬觀眾,等著看你接下來會怎麼做。」把這一股人氣轉換成週邊產品,繼續發展下去,是「A-haa」網站現階段的工作之一。雖然這部份的收入微乎其微,但是張毅並不灰心,他表示,目前市場上沒有真正靠內容獲利的數位動畫網站,大多數都在燒錢,等待某天製作出一部感動全世界人心的好電影,「即使是拍攝《海底總動員》的皮克斯工作室,前面十年也都在做短片。」
皮克斯的成功,給了張毅很好的典範——製作九十分鐘的長篇動畫。他表示,再過兩年,「A-haa」網站會推出新的動畫長片,屆時《紅樓夢》和《金瓶梅》等中國經典小說,都有可能被搬上銀幕,甚至從此改變電影產業的型態。
「flash數位動畫的製作過程是程式化的,隨著人們家裡的電腦和電視螢幕愈來愈大,投影和音響品質也愈來愈好,未來人們想看電影,不一定非得去電影院。尤其台灣傳統電影正面臨邊緣化,我們相信動畫片借助網路傳播,能讓電影產業更有生機。」
四個已經年過半百的「老」電影人,選擇最新潮的網路科技來回歸電影。在學習新技能的過程中,張毅吃足苦頭,「像我這樣一個五十多歲的電腦『半白癡』,還要從頭學習flash製作,真是要了命。」憑藉對電影產業的熱愛,張毅還是樂在其中,「網路的可能性太多,就當作在玩吧,我們都覺得很開心。」
《黑屁股》一片中流露出的清新氣質,讓張毅被比喻為「台灣的宮崎駿」,許多人期待他最終能創作出既有中國特色,又能迎合國際市場口味的長篇動畫。在此之前,網站初期的龐大支出如何因應?網路動畫的理想性和市場效益何者更為重要?應該是市場導向還是導向市場?許多問題正待張毅去解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