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立峰] 數位原住民正改變全世界

2013.03.12 by
簡立峰
簡立峰 查看更多文章

台灣Google第一位員工,專研中文資訊檢索,被譽為中文搜尋第一人。加入Google之前,曾任職中央研究院、台灣大學資訊管理系,並曾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技術顧問。2020年從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一職退休,並受Appier與iKala邀請擔任獨立董事。

[簡立峰] 數位原住民正改變全世界
過去一年全球科技產業快速變化,從「人」的角度來看,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真實現形了,未來還會越來越多,更深深影響消費行為...

過去一年全球科技產業快速變化,從「人」的角度來看,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真實現形了,未來還會越來越多,更深深影響消費行為到產業的創新變化。全世界的企業和政府如果沒有用心了解這群人,都會受到很大影響。

回頭看過去一年發生在消費端、產業到商業模式的改變,很明顯的現象是全世界都拿手機在拍照,低頭族這名詞大家已習以為常,但其實不過就是2011年才創造出的名字。iPhone從出來到現在只有五年,可是大家都覺得好像很久了。所以這一年最大的改變是大家都更了解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

這個族群到明後年會累積越來越多人,全世界的產業如果沒有積極去了解數位原住民的習慣和喜好,甚至政府沒有走在那個位置的話,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他們是多工、創意型,所有的東西都不能太嚴肅、要有趣,影像大於文字。他們同時接受多種媒體資訊,學校對他們來說不再是唯一的教育環境,且恐怕不會是主流環境,這是一個影響相當大的改變,而且才剛剛開始而已。

從這些趨勢來看,消費者又改變了什麼?大家有多重螢幕的使用習慣,這包括花在多重螢幕的時間超越了非螢幕。以前我們的思考邏輯是線上線下(Online/Offline)、傳統媒體、非傳統媒體,現在新的區分法是有螢幕和沒螢幕。我們最近定義四大螢幕是電腦、手機、平板加上電視,美國調查顯示這四大螢幕已經占掉消費者90%時間。

有趣的是,手機上有81%的消費行為是沒有預先規劃的,這是一個驚人商機。電腦上多半是有規劃的消費,手機則是移動中、被刺激所造成的消費。平板電腦的娛樂程度比較高,但如果要做數位內容產業,對象就應該是平板,因為不論是出版品的閱讀習慣或是影音,在平板上都比較容易成功。

產業上的改變,不單是軟硬體整合,而是再加上內容「全整合」的時代,這在現在特別明顯。之前比較像是分流在做,裝置裡面會包一些內容,但模模糊糊。現在很明顯了。

所以Google有Play,Amazon有電子書,蘋果有Music。在這樣的趨勢下,電腦因為缺乏創新固然辛苦,但我認為智慧型手機更辛苦。因為電腦產業剩沒幾家在玩,雖然沒有大成長,至少有穩定市場。但手機這端有賺錢的只有蘋果、三星,宏達電一點點,其他公司全部是賠的。不是說沒有市場,但是不賺錢。

市場很多低價裝置,叫好叫座但不賺錢,如果沒有數位內容,那要賺到錢的路還很漫長。這讓我發現智慧型手機這樣的紅海怎麼來得那麼快?原來電腦產業經過了2、30年光景才進入所謂的紅海,智慧型手機卻已經來了。

本來以為2012年台灣電子產業會很慘,但到2012年底看來有些公司卻表現很好,比如台積電。當所有產業都要做硬體,晶圓代工市場就變很大,毛利還增加。加上蘋果要去三星化,那像台積電、鴻海等台廠就受惠。從這角度來講,「硬體沒有未來」這種說法就不一定了,應該是說品牌硬體比較危險,代工業應該要垂直整合,以關鍵性代工為主的業者、零組件業者,反而有優勢。(口述/簡立峰  整理/趙郁竹。 數位時代雜誌2012年12月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