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慕尼黑

2006.04.01 by
數位時代
空降慕尼黑
「我們能這麼快推出新產品,他們的功勞居功厥偉,」明基董事長李焜耀點點頭說。今年BenQ-Siemens能不能轉虧為盈,由工業設計團隊精心設計...

「我們能這麼快推出新產品,他們的功勞居功厥偉,」明基董事長李焜耀點點頭說。今年BenQ-Siemens能不能轉虧為盈,由工業設計團隊精心設計的「圓方體」,就是關鍵中的關鍵。 由三十人組成、平均年齡不到三十五歲的設計團隊,隱身在二樓的某個角落,這裡,依舊是大樓裡的重要管制禁地,沒有許可,不可以隨意進出。面積雖然只有台北設計中心的三分之一,但是沒有隔板阻擋的辦公空間,卻能夠讓陽光從四面八方透進來。前後兩個大陽台,更是他們休息時點根菸,天馬行空、發想創意的最佳去處,「通常這種好地方,都會留給設計團隊,」明基數位時尚設計中心總監王千睿半驕傲地笑著說。
毫無疑問的,德國是全球工藝設計的翹楚。但是在消費性電子市場,目前德國只剩下西門子製造的手機,占有一席之地,因此優秀的設計人才多半聚集在此。雖然人數不多,但多半擁有美、英、法等國的設計碩士學歷,也曾經在飛利浦、IDEO(美國設計公司)等一流設計中心工作過,「在這裡建立設計團隊,取得的人才與能量,絕對超過其他各地,」BenQ Mobile董事長王文燦的話裡暗示,明基的設計力,已經是世界等級。
一家公司有沒有競爭力,產品是第一觀察指標。為了加速明基與西門子設計團隊的合併,達成新手機開發的目標,明基資深設計經理尹俊雄帶著六位台灣資深設計師飛到慕尼黑,與西門子原本的設計團隊一起工作,同時肩負起管理重任。「朋友都笑我們是『革命英雄』,侵入軸心國的大本部,」今年三十八歲的尹俊雄,去年九月就外派到慕尼黑,今年初決定把老婆接過來,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我想可能還要再待一年到一年半吧。」

提高內製比例降低成本

外派人員就定位後,接下來就是設計策略的擬定。過去,西門子手機部門的開發案,都是包給外面的設計公司,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交給由西門子獨立出去、歐洲最大的設計公司Designaffairs。據了解,西門子手機開發的外包預算,在全歐洲可以排進所有廠商的前三大,超過千萬歐元。
「外包雖然可以增加創意,但過多的外包會導致成本過高,而且產品的設計語言也會不統一,」一位不願具名的設計業人士說。西門子開發一支手機的成本,跟台灣相比,貴上好幾倍,而且實際量產的比例也偏低,加上德國員工薪資是歐洲地區最高,這些都是導致西門子手機部門營運效益不高的主因。
「這半年來,我們已經將自製率提高到七○%,」王千睿信誓旦旦地說:「我們擁有最完整的分組,設計成本一定可以大幅降低。」未來,BenQ-Siemens外包比例將控制在三○%,至少分為三家廠商,「我覺得這是非常正面的改變,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在西門子工作二年半的資深設計經理魯道夫(Rudolf Voigt)說。
對BenQ Mobile而言,雖然設計成本得以下降,但卻也遭到德國設計師組織的「關切」,因為Designaffairs過去都是以接西門子的手機設計案為主,如今明基接手後突然改弦易轍,確實讓這家歐洲最大的設計公司身受重傷,經營權甚至因而出現變化,讓一向以工藝設計自豪的德國人,有點難堪。「所以我過去幾個星期,常常都在跟這些組織的領導人溝通,」拉著行李正要坐火車去斯圖加特(Stuttgart),跟另外一個工會會談的王千睿說。
「這是明基的經營決策,也是事業的一環,我能夠體會,」iF設計協會主席威格曼(Ralph Wiegmann)表示,但他不願對Designaffairs的經營權發表任何評論。 目前明基集團的設計中心分為慕尼黑、北京、台北、桃園與蘇州五地,但以前三地為主。為加強三地的互動,除規定慕尼黑每天須在上午十點半前(台北為下午六點半)回報工作進度外,每個星期一或三下午三點半,則是三地大連線的時候,在前兩個鐘頭,就會看到設計師忙著傳二D或三D設計圖,「網路傳輸怎麼架設也得費一番功夫,不然檔案這麼大的圖檔,沒有事先溝通好,全部塞在網路上怎麼辦,」王千睿說。

一起玩樂培養工作默契

保持三地溝通無阻礙,「讓我感覺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彼此在一條船上,串聯在一起,」BenQ Mobile設計專案經理妮娜(Nina Ziegler)說。「Work Hard,Play Hard」一直是工業設計師的生活方式,在這裡特別是。周末時,這群「多國聯軍」經常相約出去玩,德國滑雪渡假中心、慕尼黑周圍的郊山、奧地利維也納都有他們玩樂的足跡,「他們體力真是好,人又高,一走四個小時,台灣來的小朋友,不知道在後面已經落後多少,」尹俊雄回憶起那次爬山「慘不忍睹」的情形,忍不住就笑了起來。「農曆年那天,我們還帶幾個外國同事,一起到中國餐廳吃年夜飯,」第一次在國外過年的資深GUI設計師沈茂勇笑著說。在這邊,每個人都有一個月的休假時間,休完還有獎金,「我已經在計劃要去哪裡玩了,」綽號「丸子」的資深工業設計師陳玉梅,上個月才去維也納玩過。
「目前對我們的挑戰是,兩種文化彼此要完全融合在一起,」轉戰BenQ Mobile,擔任首席設計師的尹俊雄,坐在啤酒屋裡,喝了一口啤酒,咧起嘴笑說著:「相信我,明年會更精采。」這時夜晚的慕尼黑又下起大雪,窗外雪景映在他的身上,一種「革命英雄」的決心,在他身上悄然浮現。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