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創作時代來臨!

2013.06.28 by
趙郁竹
全民創作時代來臨!
燈罩上的紋路如髮絲般彎曲纏繞、桌燈以蔓生植物的蜷曲樣貌構成曲線優美的花紋……,傳統工法無法實現這樣的設計,但3D列印讓創作回到思考、藝術的本...

燈罩上的紋路如髮絲般彎曲纏繞、桌燈以蔓生植物的蜷曲樣貌構成曲線優美的花紋……,傳統工法無法實現這樣的設計,但3D列印讓創作回到思考、藝術的本質,也讓任何人都有能力實現自己的設計理念。

日本和服的迷人之處,在於領口優雅地交疊在胸前、雙袖隨風輕揚擺動的典雅姿態。台灣德芮達設計團隊將此特性融合進燈具設計,燈具表面紋理除了以大迴繞來表示行走間大幅律動的袖擺,更以細微的圓圈傳達出細膩的服飾質感。「傳統方法是做不出來的,只有3D列印才能實現這種精細的設計,」台灣代理3D印表機的德芮達總經理彼得(Peter Chiu)說,雖然主業為3D印表機代理,但它們幾年前看好3D列印對文創產業的改變,便開始培養設計師經營自有品牌。

傳統作法中,產品設計要考慮到模具必須脫模的限制,密集而重複的圓圈堆疊、如鸚鵡螺般一層層的弧形設計,可能會被工廠打回票。但3D列印帶來的「加法製造」,則讓所有創意只要按一個鈕,就能跳出設計圖在眼前成形。

省下開模成本
對文創設計者來說,3D****列印打破了原來卡在理想/現實中間的鴻溝。此外,它也打破了過去動輒百萬的高昂開模成本,對年輕剛創業的設計師來說,大幅降低進入門檻,將有助於更多台灣創意夢想的實現。以台灣工業設計為例,光是大學部畢業學生就近2千人,這些生力軍在過去以代工製造為主的產業環境,不易找到發揮的空間,但未來就有較大的獨立創業空間,為產業注入更多設計力量。

曾獲獎無數的知名台灣設計師、奇想創造執行長謝榮雅分享了一段年輕時的故事:當時他有兩位好朋友,立志攜手創業,走上設計之路,其中一人甚至把房子抵押了。結果他們一年中只開了一次模、量產不到2千個,就燒光500萬。「早年台灣文創規模小,開模這件事是最大的挑戰,但3D列印出現後就能解決這個問題,」謝榮雅說。

3D列印創造出客製化、少量多樣的特性,正符合文創產業價值。謝榮雅指出,以往的工業設計追求量產,但未來經由3D列印,將解放這個觀念,轉向商學價值,「設計可以只為一個人做。」跳脫量產的思維框架,最終設計得以回到藝術本質。

在這樣的思維和技術門檻下,文創將走入「全民設計時代」,只要有美感創意的人,都能將設計作品呈現出來。國外的MGX、Shapeways等網站都是成功範例,它們開放所有設計者在網路平台上投稿,結合社群挑選好的作品生產,並透過網路販售,所得則由設計者和網站拆帳,這是「共贏」模式。

數位創作風行
德芮達科技正計畫跨足類似的數位創作平台,它們八年前就代理多款印表機,五年前跨足3D列印文創設計,做出多款複雜度極高的燈具。近來更和故宮合作,將知名玉龍紋盤、翠玉白菜等藝術品都掃描為3D檔,再加上現代化的設計加值,印出古今融合的新潮藝術品。

現在德芮達打算仿照國外商業模式,建立開放的數位創作平台,讓所有具設計力的人都能投稿,並鼓勵更多外部設計師加入平台,德芮達能幫他們印出來,透過自有網站的電子商務進行販售。

不過究竟誰能在這樣的模式下賺到錢?「一個是大型平台,另一種則是名人、名設計師,」謝榮雅認為,雖然網路讓更多人的作品有管道被看見,但設計是非常注重品牌的產業,因此「名人效應」讓強者越強,「這就像App Store一樣,當上面有100萬個App,還是很難被看見。」

但客製和量產並非衝突,而可並行並存。舉例來說,Nike、蘋果也做某種程度的客製化,例如每個人的App內容、排列都是個人化的,但卻又和量產形成互補的商業模式。「找出利基商業模式,就決定企業在未來能否取得優勢!」謝榮雅說。

**3D列印帶來的文創變革
****改變一:從減法變加法,突破設計極限
****改變二:降低開模風險與成本
****改變三:設計更加數位化、客製化

**資料來源《數位時代No.227》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