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基耗資七十億 長江旁蓋醫院

2006.09.01 by
數位時代
明基耗資七十億 長江旁蓋醫院
從上海出發,開了四個小時車,橫跨了南京市區後,終於在長江邊上,看到一棟矗立的高樓。大樓頂端巨大的「BenQ」招牌,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這裡就是...

從上海出發,開了四個小時車,橫跨了南京市區後,終於在長江邊上,看到一棟矗立的高樓。大樓頂端巨大的「BenQ」招牌,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這裡就是明基集團託管的「明基港口醫院」。
南京港口醫院原本隸屬於南京港務局,服務港務局的職工及其家屬,在經濟規模不足,醫療水準又低落的情形下,港口醫院過去十年來一直是慘淡經營,因此當明基集團提出願意託管的要求時,港務局也欣然應允。

投入三千萬台幣接管港口醫院

走進港口醫院,在陳舊的大樓外觀之下,令人意外的是,內部煥然一新的裝修。明亮的大廳、銘黃、薰衣草紫、以及草綠的柔和顏色,把醫院襯托得相當溫馨,和大陸醫院傳統的冰冷白牆大相逕庭,而這些改變,都是明基集團進駐之後才開始的。
從去年九月和南京港口集團簽署託管合約,明基已經投入了三千二百萬元台幣,主要用在建築物重整,以及新的電腦儀器設備上。現在沿著醫院一層層往上參觀,現代化的軟、硬體設施,跟台灣醫院的條件已經相去不遠了。
事實上,港口醫院只是個開始,明基集團真正的投資遠不止於此。
在南京的河西地區,明基醫院正在緊鑼密鼓地興建當中,預計明年九月完工,三千個病床的規模,將成為大陸最大的醫院,而四十公頃的面積也比林口長庚醫院大上三倍。
規模較小,有一千五百個病床的明基蘇州醫院也已經發包,下個月就要動工,粗略估計,光是這兩間醫院就要花掉七十多億元台幣,對於非醫療集團出身的明基,這麼大手筆的投資,讓業界人士無不目瞪口呆。
曾經擔任長庚醫院管理中心主任,並且協助設立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的陳貽善博士,目前是明基醫院的執行長,負責籌設南京和蘇州兩家醫院。他表示,明基興建醫院並非是為了營利,主要還是表現對員工的關懷和回饋社會,一圓明基執行長李焜耀的心願。
「二○○二年明基在蘇州召開經銷商大會,那天很多人吃壞肚子,送到蘇州醫院,當時李焜耀到醫院探望病人的時候嚇了一大跳,他沒想到大陸的醫療水準這麼落後,當時就下定決心要興建一所醫院,」陳貽善說出了這段明基興建醫院背後的小故事。
從正式託管到對外服務,只有不到六個月的時間,明基港口醫院的重建過程異常艱辛。除了必須在既有的架構下進行調整,對原有職工也必須概括承受。而港口醫院屬於非營利性質,每人一塊錢人民幣的掛號費,再加上三元的診療費,想要回本,根本就不可能。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明基決定接管這家醫院?

加強大陸醫護人員服務意識

「明基南京醫院對外營業還需要兩年,這段期間我們需要一個『練兵場』,」陳貽善表示,醫療業是高度文化導向的行業,人民就醫習慣很重要。明基集團過去沒有一個人接觸過醫療管理的工作,如果要累積這些經驗,「練習」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因此,明基把港口醫院視為一個集訓中心,管理層和醫療職工必須先在這裡進行訓練,才能面對未來的明基南京醫院和蘇州醫院。
陳貽善指出,訓練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改善大陸醫護人員的服務意識。「大陸醫生在臨床的醫療技術上跟台灣相差不大,從美國回來的『海歸』也很多,專業水準足夠,但服務的觀念還遠遠落後於台灣醫生,」陳貽善表示,南京港口醫院花了相當於本地醫生五倍的薪水,從台灣請了一位骨科大夫來坐診,就是為了起一個典範的作用,帶動本地醫生的服務觀念。
上海第一個台商醫院辰新醫院總裁張煥禎也抱持相同的看法,「台灣跟大陸醫生最大的差別就是服務態度。台灣的醫生問診很仔細,病患住院或出院都會一一回訪,這些都是大陸醫院所欠缺的。」
只不過,雖然台資醫院有舒適的環境、高效率的醫療流程,以及親切的服務,但是在價格方面,卻一點都討不了巧。舉例來說,上海辰新醫院的掛號費加診療費就要人民幣二百元,還不包含拿藥費用,相較於大陸本地醫院,掛號加診察只要十幾元人民幣就搞定,台資醫院的費用偏高,連台灣人都大呼吃不消,更別說收入偏低,又可以在公立醫院享有「社保」的大陸民眾。
「大陸醫生剛進醫院的薪水平均只有人民幣兩千元,但是我們要花二十倍的價錢才能請一個台籍醫師來,成本根本不能比,」張煥禎對此也有話說,他表示,大陸醫院長期以來「以藥養醫」,雖然掛號費很低廉,但是之後開的一大堆藥或是各種名目的檢驗,加總起來也未必便宜,而台商拿了一大堆看不懂的藥回家,到底該不該吃,也是「霧煞煞」。

台資醫院成本高,差異化才有優勢

因此,台商醫院還是堅持以差異化服務做為自己的優勢。陳貽善表示,明基的南京和蘇州醫院都屬於營利性質醫院,在定價上會貼近大陸「三甲」醫院(編按:大陸醫院分三級,「三甲」為最高級,相當於台灣的醫學中心)的水平,也會針對金字塔頂端的客戶,提供特殊的VIP病房等服務。
目前相對於大陸本地大醫院的門庭若市,已經開業的台資醫院則顯得相當冷清,旺旺醫院執行長鄭文憲說,旺旺第一期投資就砸下七億元人民幣,整個院區花了快二十億元人民幣,但醫院開門營業之初,一天曾經只有十個病患,到現在才好不容易每天有五百個病例上門。其他如明基港口醫院、上海辰新醫院等,一天也就只有一、二百名病患。相對於醫院的大規模投入,回收顯得相當困難。
張煥禎表示,營業額高未必代表利潤高,辰新醫院一年的營業額一千多萬,在台灣只要兩個禮拜就有了,對於以大陸為主要對象的醫院來說,中國可能是很大的市場,但是對於台商醫院而言,未必如此。「台灣人都被健保寵壞了,收費三百元人民幣,很多台商就嫌貴,普通小病不來,大病又回台灣看,住院的也不多,這塊肥肉看得到不一定吃得到。」正因如此,辰新醫院投資將近五年,直到去年才接近損益平衡點,預估真正完全回收則要十二年。
陳貽善也表示,醫療產業不像IT產品,今天推出一個殺手級產品,明天就能賺錢,他預計明基南京醫院可能要十年才能回收。而台灣當局的態度也是關鍵,「如果能夠通過法案,讓健保局跟大陸的台資醫院合作,病患在大陸可以拿健保IC卡直接刷,會有利我們爭取到更多台灣的客源,早日打平收支。」
雖然一路走來充滿艱辛,但是陳貽善一點也不悲觀,畢竟對明基來說,來大陸成立醫院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照顧在大陸打拚的集團子弟兵。
陳貽善回憶他第一次見李焜耀時,曾直言醫院不是短期之內就可以回收的行業,但是當時李焜耀只說了一句:「我不在乎。」清楚說明了許多台灣企業到大陸開設醫院的心態:如果能在服務員工的基礎上獲利,那是最好;不能的話,為提升大陸地區的醫療水準做出貢獻,也是企業所樂見的結果。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