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寶設計團隊 拚創意找出路

2006.04.15 by
數位時代
光寶設計團隊 拚創意找出路
今年三月在漢諾威電子展上,德國iF設計獎也同步發表得獎名單,台灣今年共拿下六十三項,除了明基、華碩、漢邦設計、浩漢設計、大可意念這些品牌公司...

今年三月在漢諾威電子展上,德國iF設計獎也同步發表得獎名單,台灣今年共拿下六十三項,除了明基、華碩、漢邦設計、浩漢設計、大可意念這些品牌公司或設計公司之外,最令人驚豔的,是定位自己為零組件代工的光寶科技,也一口氣拿下五項,氣勢一點也不輸品牌公司。

挑戰—— 需要更大的設計能量

「其實,我們需要的設計能量,比品牌公司還要大,」光寶科技技術發展中心副總經理唐德銘看著今年替光寶爭光的四位設計師,嘴角掩不住驕傲的神情,「品牌公司只要抓住一種設計方向語言,而我們是所有的品牌客戶都要照顧到。」
一九七五年在中和小公寓起家的光寶,是台灣第一家上市的電子公司,之後隨著台灣電子業起飛,光寶也成為國內重要的電子集團。一九九九年,為了整合旗下資源,開始推動集團整合工作,提供客戶一次購足的選擇,以因應產品跌價的幅度愈來愈快的現實。二○○一年,在台灣社會普遍對工業設計認知還不深的時候,光寶大手筆地針對年輕學子舉辦「光寶創新獎」競賽。「要成為國際級的公司,一定要先培養自己的設計師,」光寶執行長林行憲指出。 二○○二年六月十日,光寶將旗下四家公司源興、光寶、致福與旭麗合併,共組新公司,「追求顧客最大的滿意度,我們也才能賺錢,」在合併記者會上,光寶執行長林行憲對外說明合併的考量。
「但我們知道光是把採購、財務這些資源整合是不夠的,那只能節省成本,研發資源的整合創新,才能創造價值,」唐德銘說,光寶每個事業部都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規模,彼此之間難免有高牆擋著,所以研發工作常常會發生資源重複浪費,或是技術無法相互支援應用的困擾,因此在二○○三年時決定在總管理處的組織架構下,成立技術研發中心,並且將所謂的工業設計團隊改名為「創意活力設計中心」,強調從消費者使用行為出發思考,跟事業單位重視技術層面的研發做區別。

整合—— 打破事業單位的高牆

「跟五、六年前比起來,因為市場競爭激烈,講求即時上市,客戶端也樂意見到代工廠主動提出新的想法,甚至這會決定誰最後能拿到訂單,」唐德銘分析,台灣擁有最好的製造資源,只要原本的界線被打破,就能激盪出很好的創意,「我們當然無法替客戶決定產品的風格走向,但可以提出不同的主題,讓客戶有多一點選擇的空間。」他舉例,最近準備要量產的藍芽耳機,技術都是現成的,唯一的差別是,考慮到使用者的習慣,將原本掛在耳朵上的設備,改成類似領帶夾的使用。「我們不只是要把產品設計的美觀,而是從使用者的觀點,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唐德銘還調整空間配置,讓創意團隊與專利部門比鄰而座,增加彼此交流的可能性。
用集團的資源投入研發,成果由集團內共享的理念很好,但落實到日常運作,各事業單位難免質疑,「我們最常被問到的是,你們跟外面設計公司有什麼差異?甚至投入的經費比外包還多。」技術研發中心經理陳慶暉回憶當時的狀況,他記得自己沒事就要想辦法到各單位進行簡報。直到二○○四年,他們開發出隨身電視調頻器(TV tuner)的產品,還一度引發幾個事業單位爭奪量產權利,創意活力團隊的價值才真正被認可。唐德銘觀察,最大的改變是,不論是事業單位的工程師,或是創意團隊的成員,在開發一個產品時,已經擺脫「能不能做」的規格討論,願意表達對於產品原型概念的思考。

膽識—— 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

「好的設計師就跟好的演員一樣,必須有誘惑消費者的能力,所以逛街、上台簡報、甚至比賽,都是要他們時時站在消費的立場思考,」唐德銘要求每周要繳交逛街心得,量販店也好,百貨公司也行,就算是逛櫥窗也OK。而且還特別訓練簡報的能力,「我們常常是乘興地去開會,然後敗興地走出會議室,」資深工業設計師陳致綱說,也是因為這樣,團隊成員都有很好的革命情感,遇到大的專案,大家還會分工彼此支援。不只是創意團隊,為了讓事業單位主管能在日常管理中,持續落實創新,已經進入第六年的光寶創新獎,今年開始也將事業單位主管列入初選評審團,並將大師論壇活動搬回公司舉行,藉由外界的觀點,刺激內部的思維。

目標—— 加速國際化腳步

去年開始,光寶開始鼓勵設計師參加國際比賽,一方面提升設計師的視野,跳脫造型詮釋的既定工作模式,增加設計師的自我成就感,另一方面也是替光寶打響國際知名度。沒想到首次出擊,設計師郭彥良就拿下了美國IDEA的銅牌獎,之後陸陸續續總計拿下十二項國內外重要設計獎項。「是打了一劑強心針,但國際化的腳步還要再快一點,因為市場是不會等我們的,」唐德銘說,除了持續參賽之外,今年還要大舉尋找外籍設計師的加入,以實際的互動撞擊,產生不一樣的文化刺激。 從品牌到代工業者,台灣科技業者都很積極地尋找新出路,也許現在毛利還是不高,但未來發展的前途,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悲觀。

在製造的基礎上,差異化創新 ——邁向第六年的光寶創新獎

台灣科技產業需要「創新」(innovation),其實已經不是新聞,應該追問的是:台灣需要哪一種創新?光寶集團執行長林行憲說,每年辦這個比賽,是因為光寶集團做製造與代工久了,營收已經做到千億新台幣的規模,下一步要走的路,絕對不是那上一步走來的路。現在無論傳統產業或科技產業,做生意都得回歸去想,自己推出的產品到底對消費者有什麼意義。在這樣的思維之下,光寶早在2001年起,就每年投入舉辦「光寶創新獎」的設計比賽,提供一個舞台,讓年輕一代能夠在台灣既有的製造基礎上,做爬高一階的創新。
4月11日,烏來的璞石麗緻飯店很有科技味,進入第六年的光寶創新獎,正在進行初選的工作,共有來自亞洲地區1600多件作品,針對今年「無限接觸」的主題,提出各種產品的可能性。
「為了擴大這個獎項的參與度,我們三個女生從台灣到大陸,跑遍大江南北學校宣傳,14天就跑了10個城市,」光寶科技公共關係處處長蘇怡任說,除了大陸之外,日本、韓國、香港都有隊伍報名,從參賽的件數、獎項規模,光寶創新獎已經是亞洲地區最具規模的設計比賽。比如說今年拿到iF獎的四位設計師,每一位都經歷過光寶創新獎的歷練,其中71年次的蔡嘉源,更因此放棄香港的工作,加入光寶的設計團隊。
為了鼓勵更多有潛力的設計新秀,今年特別新增「國際參賽協助計畫」,協助獲得金、銀、銅三賞得獎者,挑戰工業設計界iF、Red Dot或IDEA三大競賽。此外,從企業的角度,各屆參賽者的概念發想,也能融入在光寶集團的產品設計概念中,協助光寶朝向差異化、優質化的方向,進而取得獲利的成長。

國際三大設計比賽三冠王 郭彥良

工業設計師最大的使命,不在於畫出好看的圖,而是解決問題,這款產品就是自己的經驗出發的產品。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同時會有印表機跟掃瞄器的使用需求,但機器體積大佔空間一直是個大問題,就算是整合成一台多功能事務機也是一樣,所以我就在思考,可以如何再節省一點空間?產品最大的突破就在於,本來印表機跟掃描器的模組,是採用上下堆疊的模式,這次改成左右堆疊,讓列印跟掃瞄的工作可以在同一平面完成。拿下iF、Reddot及IDEA三大設計大賽的肯定,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就是,原來我們具有和國際對話的能力。
加入團隊時間:2004年 作品:薄型多功能事務機

提出新生活方式的想像 王宏智

這個產品算起來花了我快3年的時間,輕薄短小、具有攜帶性一直是資訊產品追求的目標之一,最早的構想是利用伸縮的原理,設計了軌道式的解決方案,結果參加前年IDEA比賽並沒有獲得肯定。我不太甘心,因為我覺得方向上沒錯,後來終於想出固定在筆記型電腦上,但墨水匣可以拆卸的作法,終於在今年的iF獎中,證明了可行性。不同於印表機是先端概念的設計,電視調頻器已經是個量產的產品,所以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在小體積中既能達到散熱效果,又能兼具美觀。能夠跳出既有的產品框架,提出對於生活方式的新想像,是設計工作最吸引人的部分。
加入團隊時間:2004年 作品:可攜式印表機、隨身電視調頻器(TV Tuner)

前段的概念發想挑戰性很高 陳致綱

我是這個團隊一成立之初就加入的,我覺得最有挑戰性的地方,是有機會做前段的概念發想設計,而不只是一個會畫圖的設計師。跟其他人還要做出模型不一樣,我是靠三張紙就得獎。這是一個寶貴的經驗,我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用最簡明易懂的方式將創意概念呈現出來。光寶本身有印表機事業,但整個市場已經很成熟,得靠周邊的附加價值來提升利潤空間,加上因為消費意識抬頭,對於商品的製造日期及有效期限很注重,所以我們就想到可依照天數增加而變色的智慧型標籤,透過不同油墨及材質技術,讓日期可以一目了然,並可以跟特價活動進行搭配。
加入團隊時間:2003年 作品:智慧型標籤管理系統

3C產品可以玩的設計很多 蔡嘉源

我之所以會從香港跑到台灣工作,最主要的原因是資訊產品有很多好玩的空間,比如我這款蛋型的無線路由器,就是一個例子。從技術層面看,這個產品完全沒用到所謂的「新」技術,但是卻解決使用上的困難。我們進行過使用行為的分析,發現大家在使用路由器產品最大的困擾,就是電腦桌上一堆線材,而且往往因為線路的關係,路由器都只能放在牆角邊,收訊狀況很不好。這款蛋型產品,像扭蛋一樣打開來後,就可以變成訊號發射底座跟接收器,因為取用電燈泡的概念,所以接收器可以栓在平常天花板的燈座上,沒有物品的阻礙,收訊狀況自然就改善了。
加入團隊時間:2003年 作品:蛋型無線路由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