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麗媚] 找回人與閱讀之間的溫度

2013.08.28 by
蘇麗媚
在資訊量爆炸且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該學習的是搭配數位快速式的淺閱讀、傳統咀嚼式的深閱讀優勢,並在新舊之間互相包容,重新體驗閱讀的樂趣與溫度。...

在資訊量爆炸且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該學習的是搭配數位快速式的淺閱讀、傳統咀嚼式的深閱讀優勢,並在新舊之間互相包容,重新體驗閱讀的樂趣與溫度。

日前帶著念中二的兒子看舞台劇《單身溫度》。這之前,請他先閱讀原著作者王鼎鈞老師的同名小說,他很認真把書讀完。那天在劇場裡看到第三幕劇時,他低聲告訴我:「媽媽,我算很幸福。」

年輕的世代從小說的閱讀延伸到舞台劇的欣賞,透過完整故事的直述、暗喻,還有文字、語言的情境描寫,他明白了「擁有」的可貴。這些種種深刻的體悟,都是藉由深度閱讀而獲得。

小說是用文字傳達,舞台劇則是聽覺與視覺的溝通,從書本到舞台劇都需要耐心欣賞、用心體會,內化成感動,並在一次次與自己、創作者對話的過程中,經歷不同的人生,透過這樣深度的閱讀會讓自己變成更好的人。

無論是視聽雙重的舞台劇體驗或是傳統的紙本閱讀,都需要時間和耐心,這些都已受到嚴格的挑戰。目前現實的情況是:閱讀紙本的人口變少,新媒體的興起也稀釋了到書店買書的人口。2009年之後,亞馬遜(Amazon)的電子書銷售營收就已超越實體書。另外,雅虎以3000萬美元收購能夠對文章文本內容進行分析的Summly,Summly讓閱讀更加簡便、快速。

至於Flipboard、Pulse、Pinterest的大量圖片式閱讀,則是從使用者的社交圈出發,延伸納入不同社群網站、不同社交圈,獲取來自各方的資訊,使用者可編輯個人雜誌,也可以多人合編一本同好雜誌,並可選擇有空的時候再閱讀。

精彩的文字描述對願意慢慢咀嚼、感受的閱讀者來說,有深度的催情效果,通常比碎片圖像、影音更具有想像空間。令人耽憂的是,數位世代對於沈甸甸的書籍和字海有多少耐心?又能有多少的領悟?

年輕人已習慣從網路的片斷閱讀方式取得資訊,獲得的資訊多半碎片、零散,一旦迷戀在網路快速的直覺世界之後,淺薄的閱讀成為習慣,社群的回應非常容易,久而久之便會習於「無責回饋」。

當慣於這一切操作方式和網路特有的簡短語彙後,使用者會習於在錯誤中找理,把免責範圍擴大到無限上綱。久而久之人和人之間溝通時該有的溫度和誠意也會隨之降低。

很多人已經感受到危機,包括:一旦遠離需要耐心的文字閱讀,對語言理解力、表現力、信息分析能力、思維能力、想像力、邏輯推理能力都會降低。但在資訊量爆炸且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該學習的是搭配數位快速式的淺閱讀、傳統咀嚼式的深閱讀優勢,並在新舊之間互相包容,重新體驗閱讀的樂趣與溫度。

近日與作家楊照老師一起工作,拍攝《巷弄裡的那家書店》故事和《書店.影像本事》紀錄。討論過程中,他提及又有一間金石堂書店變成便利超商,初聞時淡淡的低落在心裡發酵。是租金貴了搬離別處?書店經營困難收攤?也或許是擴大經營?好多答案在心裡翻攪著,也懸繫著。

數位閱讀新時代讓書店遇到經營困境,讓紙本乏人問津,但在困境中或許能找到更多元的經營方式,展現紙本、書店不可被取代的美好,甚至新舊串連、讓深、淺閱讀都能成為成長中美麗的經驗,並找回人與閱讀之間的溫度。

[蘇麗媚] 前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目前以個人身分創辦夢田文創,探索在數位匯流的無序結構「流經濟」大趨勢下,實驗跨產業、跨平台、跨市場的文創產業「流經濟」的各種可能性。

出自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