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平坦世界的鎂光燈焦點

2006.05.01 by
數位時代
東歐——平坦世界的鎂光燈焦點
上個月的應付帳款單據數量應該是二千一百一十八筆,為什麼系統上只出現一千九百零一筆?」奇異醫療系統公司(GE Healthcare Syste...

上個月的應付帳款單據數量應該是二千一百一十八筆,為什麼系統上只出現一千九百零一筆?」奇異醫療系統公司(GE Healthcare Systems)位於巴黎歐洲總部的應付帳款經理瑪麗娜(Marina)對著電話吼著。
「我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吼人,只不過對象從法國人、墨西哥人、印度人到現在的匈牙利人,」瑪莉娜開玩笑地說。
她的吼叫對象,正反映出歐洲企業在歐盟東擴前後,「外包」趨勢的變化。
這家在法國僱用一千五百人的美國企業,為了節省人事成本與繁重的社會福利成本,將原本財務資料的輸入,於二○○○年外包給一家墨西哥公司;二○○二年公司財務系統轉為甲骨文後,此工作轉包給印度公司;二○○四年五月歐盟東擴後,又將資料輸入外包給匈牙利公司。印度在外包界雖出名,但在歐洲的評價並不如英語系國家來得高。

匈牙利人比印度人好用

「印度人英文口音重,又不會任何一種歐洲語言,溝通上問題重重。而且印度與法國的時差有三個半小時,更提高管理複雜度,」瑪莉娜強調。此外,辦公室裡還要特別為印度人設置兩個專門翻譯的助理。 對印度人來說,受過高等教育意味著「會說英語」。然而,對於匈牙利人而言,這意味著「會說法文、德文或義大利文」,對歐洲企業而言,這才是符合它們的需求。瑪莉娜從此以後,可以用法語遠端管理外包廠商。她的部門人數,更縮減到原來的六○%,意味著超過二○%的成本節約。 在工作委外與工廠外移的影響下,奇異醫療裡到處是「經理」,看不到員工。
「員工都在匈牙利、波蘭或中國。在歐洲總部的都是經理、副總或顧問,大家的一天都從電話會議開始,結束也是在電話會議上,」瑪莉娜說。
由於經理變成「遙控器」,直接控管的能力大幅減弱,也影響到管理方式。例如在缺乏面對面溝通的情況下,經理給予的目標和指令必須較以往更書面、更明確、更緊迫盯人,才能確定工作在期限內完成。

委外模式改變東歐產業風貌

東歐十國加入歐盟,導致的工廠外移,直接造成部分法國勞工的失業。不過,工廠外移在一九九○年代末全球化浪潮時期就已開始。根據法國︽世界報︾(Le Monde)的統計,東歐十國加入所造成的失業人口數,僅占整體失業人數的二%。法國的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都在一○%上下盤旋,甚至成為這一波學生爆發連續抗爭的焦點。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在於企業因社會福利成本高,不願聘僱新人,在沒有企業創造新工作,舊工作又紛紛外移的情況下,當然無法改善失業狀況。
西歐工廠東移雖然不至造成大幅的失業,但它改變了歐洲企業的委外和管理方式,也改變了東歐的產業面貌。
東歐重工業的時代已經結束。在過去,鋼鐵和化學業原本是波蘭、捷克和匈牙利的燈塔工業。然而在原料缺乏與生產設備老舊的情況下,已逐漸侵蝕其重工業基礎。如今鋼鐵和基礎化學產品的生產,重要性大不如前。

東歐新興產業重擊西歐

在東歐家具業正在興起,二○○四年新加入歐盟的十國中,幾乎每個國家都有木材業的存在,其中捷克最為突出,擁有四千五百個小型木製家具業者。這十個國家所代表的家具產值,達到九十一億歐元(約三千六百一十一億新台幣)。此數字雖遠低於德國(一百九十八億歐元)與義大利(一百九十五億歐元),然而成長率卻十分驚人。二○○○年到二○○四年間,匈牙利與羅馬尼亞的家具業產值成長超過兩倍,立陶宛成長七○%,而瑞典知名家具IKEA投資七億美元的波蘭則成長五○%。
成衣業,也占這波西歐工廠外移的大宗。以產業分工而言,捷克以生產布料和紡織機出名,匈牙利則以生產成衣著稱。在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波蘭、斯洛伐克和斯洛凡尼亞,成衣業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大僱主。不過,自從中國出現在成衣價值鏈的版圖之後,捷克、愛沙尼亞與匈牙利已出現成衣廠出走的現象,成衣產值已分別萎縮七千萬、四千八百萬與四千一百萬歐元。 製藥業則在匈牙利蓬勃興盛。由於在獨立於蘇聯之前,匈牙利就已是境內的製藥中心,現在更成為歐盟境內非品牌成藥的首要製藥工廠。

中國威脅東歐下一步發展

家電工業重要性正在升高。地緣與廉價勞工的優勢,使東歐成為西歐家電品牌的投資重心。此十國的家電年產值成長率每年達到一○%,相較於法德兩國的低於三%。美國家電公司惠而浦(Whirlpool)就在斯洛伐克生產了一百六十萬台的洗衣機,並擴大在波蘭的工廠規模。西班牙家電品牌法果(Fagor)則在波蘭生產所有的爐具與冰箱。 瑞典品牌Electrolux去年在波蘭的投資,呈三倍成長,達到三千萬歐元,此集團也準備在匈牙利投資六千五百萬歐元,每年生產五十萬台冷凍櫃。斯洛伐尼亞甚至發展出自己的家電品牌Gorenje,開始出口到德國、法國,業績表現亮眼,去年的營業額超過五千萬歐元。 汽車業的東移,則早在一九九○年代就已開始。西歐國家汽車業買下前蘇聯時期東歐的汽車品牌,如捷克的Skoda與羅馬尼亞的Dacia。豐田汽車、法國標緻雪鐵龍集團(PSA Peugeot-Citro)、以及韓國現代集團,則選擇在捷克與斯洛伐克蓋新工廠。整體而言,外資在東歐汽車業的投資,總額超過兩百億歐元。
東歐也滲透了新科技生產市場,像是電腦螢幕、傳真機與汽車音響,此三類產品的出口占匈牙利與愛沙尼亞總出口總值的二○%。例如荷蘭菲利浦公司,就將汽車音響工廠與電腦螢幕生產地點,分別由墨西哥和台灣轉到匈牙利。而在總值一百五十億歐元的全球軟體開發外包市場裡,雖然印度仍掌握七○%市占率,然而東歐人力的教育和語言優勢更不容忽視。美國昇陽電腦已雇有一百位布拉格的電腦工程師,目前許多西歐公司的客服中心也設在布拉格。 然而東歐產業發展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於中國。幫微軟生產電玩遊戲機Xbox的公司偉創力,才從匈牙利外移到中國。在通訊設備、廣播電視等家電上,過去兩年波蘭已流失了將近一億歐元的投資。
雖然如此,東歐享有在歐盟內貿易無障礙、人民語言能力、教育水準、離歐洲市場鄰近性佳的先天優勢,以及本身的市場潛力,將使這場跨國跨區的重新分工,加快腳步發展下去。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