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員工講得很明白,要換車可以,但不能比我現在開的Toyota好。」

2006.03.15 by
數位時代
「我跟員工講得很明白,要換車可以,但不能比我現在開的Toyota好。」
三月八日正式上櫃,以八七一元登上股王寶座,三月十三日,上櫃第四天,益通盤中一度突破千元大關,寫下有史以來第一檔千元電子股,也創下櫃買中心第一...

三月八日正式上櫃,以八七一元登上股王寶座,三月十三日,上櫃第四天,益通盤中一度突破千元大關,寫下有史以來第一檔千元電子股,也創下櫃買中心第一家登上千元俱樂部的公司,累計上櫃四天以來的漲幅,達三五八.七%,更創下新股新制實施以來,漲幅最大、投資報酬率最高的最佳表現。

益通為什麼可以寫下這麼多紀錄?太陽能產業還能紅多久?在高油價與環保議題的帶動下,太陽能的市場需求逐漸加溫,也使得過去一向是從晶片生產到模組的整合型產業模式,開始出現產業分工的鍊解,讓一向被美國、德國、日本為主力的產業中,出現了台灣業者的身影,就如當年台積電以晶圓代工的模式改寫了半導體業的生態,並帶動IC設計業的成長,憑藉著彈性製造優勢,益通與茂迪兩家公司,瞄準一個局部小趨勢,在電池利基領域裡進行精準創新,然後伺機而動,在趨勢變大的時候,快速跟上腳步,益通雖然成立不過五年,卻以十七%的轉效率直追國際大廠的水準。

「貼緊市場」的企圖,不僅讓兩家公司由名不見傳的公司,成為帶動股市的指標公司,更引發許多新進業者投入,包括全球電源供應器大廠台達電子轉投資成立旺能,大同集團也投資了綠能科技,而DRAM大廠力晶,也出資參與新日光的成立,太陽能成了台灣產業新顯學。

Q: 益通上櫃後,不僅成為股王,今天盤中一度突破千元大關,你跟員工是怎麼樣的心情?
A: 我們公司多數員工年紀都很輕,當公司變成股王後,我不否認有些員工心理覺得很爽,甚至我還知道有人已經準備要買車了,不過我跟他們說,我們不能沖昏頭,我講得很明白,要換車可以,但不能比我現在開的豐田(Toyota)好。從經營者的角度,當然不希望他們沖昏頭,說實在的,以現在的股價,有些員工靠薪水可能兩三年都賺不到,他大可以就辭職不幹,可是這對公司的發展不是好事,所以一定要提醒他們。

成為股王後的反應
發泡麵讓員工記住這一天

Q: 聽說你在上櫃當天下午特別發泡麵給員工,當作是慶祝上櫃的慶祝儀式?
A: 會有這想法是因為當初在興櫃的時候,上櫃沒多久,也成為興櫃的股王,那天晚上我還在公司加班,剛好外面又下雨,想說比較簡便的方法就是吃碗泡麵,後來覺得這樣挺不錯的,如果照一般人的想法,當天應該是要去好好吃一頓鮑魚之類的,可是當我十年後回頭看,我可能一點也不記得這天我吃了什麼,但是今天是一碗泡麵,跟你所處在的情境有些落差的時候,你反而會特別記得。

上櫃那天我知道一定會有很多人找我,所以我一直到下午五點半才回到公司,我請同事去買了好幾箱泡麵,把大家集合起來,告訴他們我的想法,請大家自己選想要的口味,吃不吃都沒關係,我只是想告訴員工,要成功必須能先吃苦。公司不是想變股王就能變股王,我們要有做股王的「格」才行。

Q: 那你覺得做股王應該要有什麼格?
A: 第一個當然是外界怎麼看我們這家公司,我們一定是要產品做的不錯,市場前景也看好,大家才會給我們好的評價,我想我們十七%的轉換效率,加上各國現在都重視環保議題,這點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再來就是公司內部管理有沒有到位,這會反映在公司的EPS上面。我要求能夠隨時管理,比如透過視訊的方式,我可以從個人電腦直接監看生產線狀況,一開到員工動作有異,我就會打電話問,所以就算出國也不怕。我還要求財務部門每天要給我看資金調度表,(指著電腦),你看,這是剛剛財務部寄給我的,我們手上有多少台幣部位、美元部位、歐元部位,還有一些基金投資狀況都很清楚。最後是最困難的就是怎樣形成公司文化的DNA。
沒辦法啊,誰叫我們是股王,我會覺得說既然是股王,就代表我們是台股的重要指標代表,有點像是參加奧運比賽,要派第一名的出去,大家都在盯著我們看,當然要把事情做好,像現在媒體那麼發達,一做不好,你們馬上就會拍照啦,或是寫說益通股王是神話、泡沫。

Q: 這次益通之所以這麼受到重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你們的定價跟市價有很大的利潤空間,你們在興櫃的時候就已經有八○○元的價位,為什麼會訂二百一十八元的價格?
A: 要有失才有得嘛,如果不是有這麼大的空間,怎麼會掀起台股的熱潮?我對這件事是有想過的,要是訂得太高,投資人會擔心價位不保有損失,我公司員工想要認購,可能也認不起,加上我以前有過創投的經驗,常常就為了幾塊錢在那邊吵半天,實在是太浪費時間了,所以我跟承辦的華南永昌討論時,我就說反正你們的慣例都是前三個月的價格取均價再打些折扣,所以我就說那就二百一十八元吧,十分鐘就談定了。
做生意就是這樣,你讓大家都有錢賺,人家才會來挺你啊。當初還有券商要我去香港,但我想說我們是台灣公司啊,可以做的話,為什麼不留在台灣,至少可以活絡一下股市嘛,這幾天看起來,至少讓台股變得有話題,也有你們媒體講的股王比價效應產生,但有些附帶效管對我們來說也是意外,比如說我們居然創下那麼多股市記錄,以後要出現的機會我想應該也很少。心中無股王,才會變成股王啦。
太陽能晶圓雙雄?
我們和茂迪經營哲學不同

Q: 所以從經營公司到上櫃過程,其實想了很多事,對吧?
A: 這當然都要想過,一個股價一百元的公司,跟股價一千元的公司,受到注意的程度一定不一樣,如果今天我們只是一百元的公司,我想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討論太陽能產業的前景吧。我們二.八億的股本,也是經過設計。股本小,相對EPS會比較高,對股東來說一定是好事,而且在外流通籌碼少,我們也比較可以掌握公司經營方向,公司可以每年都有很好的成長,不會一下子就擴充完。所以我最近常跟人講,不是因為今天我做是太陽能,所以就特別好,經營是所有公司的問題。

Q: 外界把你們跟茂迪比喻為太陽能產業的晶圓雙雄,你同意這樣的看法嗎?
A: 這是絕對錯誤的,兩家公司從業務比重、對未來發展的規劃,或是經營的哲學都很不一樣,就我的了解,茂迪大約有三分之一以上是代工,可是我們大部份是要走自有品牌,像是產能,從報上看到的,茂迪要把產能從60MW(百萬瓦)拉到120MW,可是我們只規畫從去年的28MW,提升到50MW,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希望比較小幅度穩健的成長。

Q: 你對經營公司想的事情還蠻多的,你是年輕的時候就想要創業從商嗎?
A: 不是耶,我本來是想去教書的,可是那時候從德國回來台灣,沒有什麼教書的機會,輾轉進入中鋼的創投事業,後來是我們董事長吳世章,因為原本沙灘車、電動車的生意有些瓶頸,透過一些介紹找到我,所以我才會來經營公司,因為沒經驗,也沒什麼資源,所以什麼事都要自己來,這很重要,因為自己都有動手做過,在經營上比較不會被呼攏出現盲點。

Q: 你自己有過創投經驗,你也說過當初吳董事長找你時,你跟他說至少要賠三年,為什麼你還願意跳下來做?
A: 主要是那時候已經看到國外在這個領域有一些成績,雖然說會賠三年,但不表示未來不會賺啊,每個行業都有賺錢賠錢的公司,重點是看你怎麼經營。
我會有今天這個成績,也不是我能預料到的,你有問我,我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其實在我拿到博士的那一天,應該說理想就達成了,因為念書這件事是我能自己掌握的,但經營公司、甚至結婚生子,都有一些不是人為力量可以決定的。
我只能說,就一句老話,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但你其實並不完全知道機會什麼時候會來,像我們最早期的七個創業團隊,現在只有三個人留下來,因為有段時間的確很辛苦,甚至不確定能不能活下來。

現在最想做的事
蓋一棟綠建築當公司總部

Q: 現在看起來公司已經跨出成功的一步,接下來你有什麼樣的想法或計劃?
A: 我想做的事情還蠻多的,比如說我想找人把一些重要的文學典籍像《荷馬史詩》,能夠原味直譯成中文,也有想過去做一些環保工作,我是台南鄉下楠西鄉的人,楠西那邊種很多愛文芒果,芒果都要用紙包起來,可是這就很浪費,所以我曾經想,有什麼方法可以回收,不過想做的事太多,只能一件一件來,我希望能盡一點力量,讓大家找回文化的根,從生活中體驗。
我第一個落實的就是把我們公司簡介,擺脫制式規格多一點人文味,與原住民的射日傳說結合,還真的找了原住民朋友當主角,跑去台南左鎮著名的月世界拍外景。現在正在規畫把公司總部蓋成一棟有國際水準的綠建築,不然我們一直講太陽能多好,可是台灣根本沒有一個實例讓大家看看到底什麼才是綠建築。

Q: 這跟你留學德國有很大的關係吧?
A: 我常跟開玩笑說我是主修觀光跟語文。在出國之前,我對什麼藝術人文根本都不懂,我還記得剛去德國上語言學校,老師拿了莫內跟仿莫內的畫作要我們聊聊有什麼不同,有個韓國同學就很得意地大發言論,我雖然對他的態度不以為然,可是我真的不懂。還有一次一群朋友去法國玩,大家去看美術館,我進去三十分鐘計就出來了,因為看不懂,可是我朋友們都沒出來,我就這樣進出好幾次等他們,後來試著專心看畫,才慢慢理解看畫要欣賞線條、色彩等等,像我最喜歡俄國出生的夏卡爾(Marc Chagall)畫作,一開始也看不懂,覺得這麼簡單的東西,跟小孩亂畫沒兩樣,後來慢慢體會出他作品中的天真浪漫。這也是台灣人要學習的,特別是我們要做品牌,沒有回到文化的根源,是不會成功的。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