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以仁 捨高營收追求高獲利

2006.03.01 by
數位時代
賴以仁 捨高營收追求高獲利
賴以仁小檔案 現職:亞洲光學董事長 年齡:57歲 學歷:台中商專 經歷:畢業之後,進入日資佳能企業轉投資的應華工業,擔任相機皮套生產...

賴以仁小檔案
現職:亞洲光學董事長
年齡:57歲
學歷:台中商專
經歷:畢業之後,進入日資佳能企業轉投資的應華工業,擔任相機皮套生產課長,後看上相機零組件中最貴的鏡片商機,決定自己創業。愛工作的他,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齊名,擁有「光學界的鴻海」之稱。

二月底,阿里山上美麗的春櫻開始綻放,但是對於喜歡櫻花的亞洲光學董事長賴以仁而言,這是一個充滿考驗的春天,因為在農曆年後法說會上的一席「放棄二一○萬台低階數位相機訂單」言論,反讓他陷入亞光上市以來最大的陰霾,苦嘗一個禮拜內,股價大跌四十元台幣的慘痛滋味。
原本亞光今年的出貨量預計是六○○萬台,也下滑至三九○萬台,比去年衰退一三%。同時,今年的營收將是二○○○年上市以來首度衰退,「衝營收不重要,能賺錢才重要,」四十六歲才成立亞光的頼以仁說,這也宣告了亞光重新聚焦的開始。
有著「光學界郭台銘」稱號的賴以仁,一向是承接美、日數位相機(DSC)訂單的常勝軍,他強調過去美、日全球品牌廠商,因成本壓力而不得不釋出訂單給國內的代工業者 ,但以美系廠商為首的業者,卻開出了極為嚴苛的條件,「在長考之後,毅然決定放棄中、低階訂單,專攻難度較高的高階機種。」賴以仁的語調低沉而堅定。
嚴苛的投資法人並沒有給這位務實的農家子弟掌聲。自消息宣佈後,亞光的股票遭到法人砍殺,摩根士坦利證券(Morgan Stanly)在其投資建議中,將亞光的評等由「加碼」調降到「減碼」,原因是營運策略變更且獲利能力下滑,投資報酬率減低。長期來看,營運有結構性的問題。花旗(Citigroup)、野村(nomura)等外資股票研究機構,也紛紛建議投資人拋棄手中持股。
過去一向是外資眼中「優等生」的亞光,即使已事先與部份外資進行視訊會議,告知這項重大轉變,但在法說會後的五個交易日,外資還是大賣一.四萬張,持股比重也從二九%降低至二二%。為此,亞光財務處長吳淑品還親自飛到香港,對外資法人再次說明。同時,為抑制跌跌不休的股價,賴以仁決定動用庫藏股機制,買回共五千張股票,這是亞光自上市以來,「破天荒」首次實施的庫藏股,「大家不要那麼短視,為什麼不能看長遠一些,」在亞光服務二十年的吳淑品,在香港接受電話採訪時激動地說。
毫無疑問,賴以仁正面對創業以來最艱鉅的考驗。

高營收與高毛利的兩難

一九八一年,台中商專畢業的賴以仁,在創立亞光之前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在日本人投資的佳能公司,進入日資佳能企業轉投資的應華工業擔任相機皮套生產課長,在現任台灣佳能董事長董炯熙的麾下工作,跟著他學習做相機,「他很用功,是個有目標就堅決達成的年輕人。」
以製作鏡片(Lens)起家的賴以仁,幾年之內借著先進中國大陸的優勢,與日本的理光(Ricoh)與尼康〈Nikon〉分別合組公司,成立生產基地,成為當時最成功的「日系高科技公司」。營收也不斷攀升外,每股盈餘(EPS)更是每年都可接近賺到一個股本!二○○二年更喊出「一○三○計畫」──十年之內,挑戰三十億美元的營收,「賴桑(賴以仁)有天生的領導能力,我知道自己一定會跟著他走!」亞光的創業伙伴之一、也是獨立董事的梁金章說。
風光的日子維持六年,去年在美系大廠如柯達(Kodak)、惠普(HP)相繼以低價機種創下銷售佳績之後,引發日系品牌跟進,形成「惡性循環」,代工價崩跌的速度遠超乎市場預料。

學鴻海靠關鍵零組件獲利

從整個數位相機產業這幾年來的走勢來看,確實是充滿了戲劇化轉變。首先,日系廠商從早年獨霸全球,到目前美系的柯達和三星(Samsung)靠低價機種快速崛起,導致不少低競爭力的日系二線廠商陸續退出市場,剩下的廠商也不得不加速釋出訂單;其次,國內代工廠從早期的「百家爭鳴」,到之前「四大天王」(普立爾、華晶、亞光、佳能)大幅拉開領先差距,如今亞光又宣布退出低階市場,確實印證普立爾總經理劉燈桂所說,「蘋果(訂單)給的越來越多,但是,可以分蘋果的人卻越來越少」。
也因此三年前賴以仁為求成長,走向上、下游垂直整合,先是跨入數位相機下游組裝,後又斥資生產高階軟板(FPC),但由於數位相機的代工產量只有四六○萬台,遠低於普立爾與華晶科逼近千萬台的數量,經濟規模不夠且代工機種的價格偏低下,亞光的毛利率快速下滑,去年為一三.一%。
「組裝幾乎賺不到錢,全部是靠關鍵零組件在賺錢,」佳能董事長董炯雄分析,「亞光跟鴻海一樣,是用關鍵零組件帶進組裝生意。」花旗證券則在報告中寫道,垂直整合的思維沒有錯誤,也是未來的必須佈局,但不同的是,亞光不像鴻海,每年業績都能成長三十%!
數位相機產業每年為亞光帶進七成營收,其實更深一層分析,賴以仁面對的是整個數位相機產業前所未有的大崩盤危機。
從大環境來看,二○○四年,全球數位相機市場攀上高峰,全年數位相機產量七千五百萬台,成長率高達四五%,並正式超越傳統相機成為主流,不過,二○○四年這波驚人的成長率,導致美國與日本等先進國家的數位相機普及率飽和,因此造成去年二○○五年數位相機市場需求急速降溫,嚴重衝擊各家公司的成長表現。
IDC(國際數據資訊)的報告指出,去年全球數位相機產量只達八千五百萬台,成長率僅一三.三%。今年狀況更差,根據市場調查機構日經MA社(Nikkei Market Access)估計,今年全球數位相機出貨量估計約八千六百二十四萬台,年成長率只有七.七%,創下六年來的新低,報告中並指出:「未來在跟照相手機競爭時,數位相機只會顯得更為不利。」
賴以仁放棄低階訂單,背後目的正是從新聚焦在「核心能力」上,而不只是產品聚焦、朝高階數位相機發展而己。但不能否認的是,在高倍率的光學變焦鏡頭,以及防手震等技術上,一定要有與日商同等級的技術能力才行,
營收和穫利的平衡,本來就是企業追求成長的難題,不管是跨入新產品市場或是拉垂直整合,都是長期佈局和短期機遇的挑戰,對於創業十年來仍保有每天清晨慢跑三千公里的習慣的賴以仁來說,調整產品架構和組織,或許正是帶領亞光重回「一○三○」之路的一段艱苦上坡。

昔日長官董炯雄看賴以仁
董炯雄:我不相信亞光會放棄這麼多訂單……

過去曾是賴以仁長官的佳能董事長董炯雄,對於這位後生晚輩在法說會上發表的悲觀言論大不認同,他認為數位相機產業從來沒有好過,佳能從以前替卡西歐代工開始,一路苦上來,雖然不至於面臨毛利率「保五」的戰爭,但也很難突破十%,而且平均單價(ASP)每年下滑十五到二十%也是正常的事情,「不會像賴桑說的,價格一夕間變盤,崩跌到五十美元,」整個產業更沒有突然看空的理由。
他更指出賴以仁不會真的放棄這麼多訂單,全年出貨可能還是會維持在五○○萬台左右,「不過,亞光放出多少,我們就接收多少,反正我們的毛利率不高,也沒有多少下跌空間。」
至於亞光股價狂跌一個星期,董炯雄則認為,這或許是賴以仁早已設想好的結果。因為目前亞光口袋裡的現金很多,為了讓明年的每股獲利(EPS)能夠繼續維持在十元以上,所以在股價大跌四十元之際,實施上市以來的第一次庫藏股制度,大買自家股票後,再註銷股本,讓亞光變得更輕盈,「賴桑他很聰明、也很用功,我相信他不會做出傻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