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新媒體浪潮,隨著反服貿運動火力全開

2014.03.31 by
有物報告
自反服貿「攻佔立法院」事件以來,到今天電視新聞仍然還在苦苦追趕網路。比較好的電視台,如壹電視,在立法院架起了直播攝影機,並且開放論壇讓群眾上...

自反服貿「攻佔立法院」事件以來,到今天電視新聞仍然還在苦苦追趕網路。比較好的電視台,如壹電視,在立法院架起了直播攝影機,並且開放論壇讓群眾上網討論。

比較糟的新聞台則仍然在畫面中強調衝突、暴力的畫面,甚至刻意偏袒一方。但綜觀所有新聞台,都還停留在淺碟、緩慢的步調。即便是政論節目也仍然停留在吵吵鬧鬧的印象,沒有看到什麼積極的結論。

legislative_yuan_protest

反服貿黑箱群眾在立法院貼的海報。攝影:周欽華

 

習慣僅從電視接收資訊的爸爸媽媽,或是國外的觀眾可能沒有這種感覺;但深浸於網路上的人,看著電視只會覺得「我的天啊,怎麼那麼慢啊」、「怎麼那麼平面」、「怎麼那麼二元對立」、「怎麼沒有重點啊」。

電視新聞台的必要性

矽谷知名投資人 Marc Andreessen 前一陣子針對新聞的未來,發表了一系列的 Twitter 留言。之後再整理成一篇專文,就叫「The Future of the News Business」。從結論上看,他認為美國有超過 15 家綜合性新聞平台,是過度競爭。將來必定要合併、縮減。這個結論放在台灣其實也很合適。

現在台灣的新聞(news)生意,主要可分電視、報紙、雜誌三部分。前一項(例如電視)理論上都比後一項(例如報紙)即時;因此後一項照理應該比前一項深入,或是提供即時之外的價值。

但這三者的共通點都是高度的配送(distribution)成本。電視必須拿到電視執照、還要上第四台系統,報紙與雜誌必須配送到家庭以及 7-11。一旦配送系統斷裂,例如壹電視上不了第四台,或是商周被 7-11 下架,這個生意就無法繼續。

高度的配送成本同時形成門檻,形成一種多頭壟斷。電視新聞執照就只有幾張,7-11 賣的報紙與雜誌也就幾種。新的競爭者很難跨越這道門檻,進入市場競爭。這跟油品市場上只有中油與台塑差不多。

於是,佔有渠道的公司,包括 TVBS、中天、東森、年代、三立等可以賺很多錢,因為他們擁有廣大的、無法逃脫的觀眾。人們需要新聞,而新聞只有這幾家供應。而壟斷最重要的目標就是維持壟斷,甚至提高門檻。因此政商結合、引進財團、尋租(rent-seeking)行為都是必然的結果。

新聞台依照藍綠分成中天 TVBS、三立民視,一邊一國。與其說是言論多樣化,不如說是一種市場分配。美國的 Fox、CNN、CNBC 各自佔據政治保守派、社會自由派、市場保守派觀眾,也是同樣的深化切割門檻。偶爾雙邊交戰一下,反而可以鞏固各自的市場。

歷史的特例

當然,這美好的時光在網路之後改變了。網路上幾乎沒有配送成本(僅有頻寬費),任何媒體都可以進場競爭。因此網路的內容供給大增;不只是新進的媒體(例如有物)進場,傳統媒體也不得不進場,而且每一個人都可以自成媒體。非常接近完全競爭市場。

完全競爭市場很自然。在電視之前,人們靠口耳相傳傳播新聞。在網路出現之後,人們再度回到 P2P(person to person)的傳遞新聞方式。這兩個系統都是多方向、多節點的傳播系統。所有新聞集中至電視(或綜合性報紙)再散佈的時代,其實是歷史上的特例(anomaly)。

但如此一來,電視呢?特別是電視新聞台?電視新聞既沒有網路即時、互動,也沒有雜誌或報紙的深入。當觀眾擁向網路,電視新聞台的利基在哪?

過路費

電視新聞的利基剩下每個人家中都有電視。換句話說,電視的優勢已完全不在內容,而是在掌握通路。而通路能做的就是收過路費

當新聞台的利基僅剩下通路,花錢製作內容便沒有意義。原本是建立門檻的高器材費、人事費、上架費,現在都變成成本重重壓在新聞台的身上。新聞台必須大幅降低成本。

於是新聞台不再自製內容,反而更像一個收費站,收費讓各種內容流過。置入性行銷、業配新聞付錢經過,外購節目(中天新聞插入「中國好聲音」)、非新聞(東森新聞的「歷史故事」系列)也付錢經過。終於,新聞台變成了綜藝台、娛樂台、購物台。

[![financial_news](http://yowureport.com/wp-content/uploads/2013/03/financial_news.jpg)](http://yowureport.com/wp-content/uploads/2013/03/financial_news.jpg)**東森「新聞」台?**攝影:周欽華  

容忍混亂的必要

同時,觀點的多寡取決於通路的寬窄。網路沒有通路限制,因此觀點百花齊放、五花八門,跟電視正好呈對比。當長輩憂心的跟我說:『那些佔領立法院的學生都是被網路上的言論操弄的!』網民們卻心想:『到底是被操弄呢?』

有些人反服貿,有些人反服貿黑箱,還有的反馬英九、反國民黨、反貿易協議、反開放市場、反移民、反陸客、反統一,各式各樣的聲音。另一邊可能會說:『你們觀點好亂啊!可不可以有一個統一的訴求?』但其實贊成方也一樣亂 — 到底是贊成服貿、服貿的立法過程,還是反對佔據立法院?

對垂直媒體來說也是非常的爆炸。原本在新聞台只佔 10 分鐘的科技新聞,談的不外是出貨量、銷售預期、股價。到了網路上,突然資訊爆發,湧進了矽谷觀點、北京觀點、新加坡觀點、日本觀點。

邊界消失的代價就是必須提高對混亂的容忍度。「我支持中時的觀點」、「他支持聯合的觀點」、「你支持自由的觀點」這種單純美好的時光已經回不去了。爆炸性的言論市場對想要控制言論的人不方便,對想要凝聚反抗意識的人一樣不方便。

謝謝廣告主

可是,你問,電視新聞台看起來過得不錯啊!主播美麗光鮮,老闆也吃旺旺吃得飽飽的。看起來不擔心啊?

電視新聞台幸好還有兩個救星:

● 家家戶戶都有電視,以及
● 電視的財源 — 廣告商 — 不在乎電視消逝的影響力

第一點就是上述的通路優勢。

第二點就牽涉到著名的「尼爾森困境」。這部份我不是專家。不過綜合我查到的資料,大概是這樣:電視的廣告主花行銷預算時,似乎只在乎一小群低收入的電視戶,在何時打開了哪個頻道。至於收入較高的家庭(不願接受尼爾森裝置)在做什麼,以及電視面前的那個人是誰,是否真的在看電視,廣告商都不關心。

當然這兩個救星都岌岌可危。美國 CNN 已經收視率低迷很久了,畢竟大部分的新聞已經在網路上看過了。消費者打開電視常常是在接網路、看 DVD、或者是當做背景音樂,其實專注的還是用手機上網。

這棵大樹已經傾頹。只是剛開始緩慢、寂靜無聲,最終會怦然倒地。

新媒體浪潮 

看準這個空間,不論是美國、大陸、台灣,都有新的一波媒體潮湧現。他們的共同起點是「接受完全競爭的市場前提」。光 Marc Andreessen 點名有希望的就有 AnandTech、大西洋週刊(The Atlantic)、Buzzfeed、英國衛報(The Guardian)、Politico、Search Engine Land、The Verge、Vice、Wirecutter、Wired、Talking Points Memo、Business Insider、PandoDaily,以及老幹新枝的華盛頓郵報以及紐約時報。

他們看到的是新聞台的沒落,伴隨著新聞(news)的成長。電視台、報紙雖然沒落了,但看新聞的人跟量卻急遽增加。臉書、LINE、email,無處不是新聞。這個市場的商業模式正在發展中(改天談),但最終勝出的恐怕將回頭,連活在溫室中的電視台一起吃掉。

 

出自有物報告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