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柯文哲:科技讓這場選戰從不可能變成可能

2014.08.22 by
陳怡如

[2014年4月號期雜誌精選] 如果沒有網路,根本不會出現柯文哲。過去28年,柯文哲一直是人稱「柯P」的外科醫師。35歲就成為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是台大醫院百年歷史裡的第一人。他率先引進葉克膜技術,曾創下讓病患連續使用長達117天再移除的世界紀錄。他敢言快語的作風,以及在網路上瘋狂流傳的「柯語錄」,與深厚的醫學素養同樣令人印象深刻,因而有著「怪醫」封號。但在2014年,柯文哲卻決定脫下醫師白袍,正式投入台北市長選戰。

他雖是政治素人,卻大膽站出來和兩大黨的候選人競爭,這一切的關鍵,全都來自那個堪稱台灣民主史上的網路奇蹟──讓25萬人走上街頭的白衫軍運動。白衫軍讓他明白,網路讓過去做不到的事情,現在都變為可能。他打開手機,熟門熟路地說起LINE、Facebook、flyingV等新工具如何幫助他參選,更直言如果沒有科技,根本不可能會有這場選舉。柯文哲的參選,就是科技改寫政治的最佳寫照。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柯文哲認為網路時代大大降低了參選的門檻。圖片來源:蔡仁譯攝)

我在10幾年前就發現,IT的出現改變了世界。以前在微軟時代,那時候是Word、PowerPoint、Excel,如果你用Email的時間超過其他程式,證明你是E化的公司。後來我發現,Email用的越來越少,用智慧型手機的時間越來越長,現在大家都是低頭族,新技術的出現會改變人的行為。我估計未來5到10年,頸椎長骨刺的人會越來越多(笑),變職業病了。

現在連我太太都抱怨,整天低頭不跟她講話,都在看手機。以前我是坐在電腦前處理,處理完了才可以回家,現在可以回家看iPhone,雖然人在家裡,可是不理她的時間卻變長了(笑)。

科技對這場選戰來講,最大的改變是什麼?這場選戰從一開始前面5個月完全沒有辦公室,現在也才4、5個人,但我們同樣可以運作,就是靠科技。像是以前你要怎麼開會?人沒有聚在一起沒辦法開會,但透過好多個LINE群組,讓指揮系統轉移,每個人管一個team,我在中間是核心的圓,旁邊跟著好多群組,我常常看他們在討論什麼,LINE就是一種Decentralized Organization(分散式組織)。

現在我的LINE裡面有15個群組,跟辦公室直接有關的就有10個,LINE改變了整個選戰的運作模式,以前不可能這樣子呀!以前要聚在一起開會,然後解散各自做事,還要再回來開會。現在一個大方向講了,然後大家都在跑,用LINE再連絡,現在我們都用LINE管理。

還有Evernote,以前開會要準備PowerPoint、投影機,後來發現太麻煩了,就把資料傳上去,後來開會很好笑,每個人都在看自己的手機。我也有Facebook,有天我發現Facebook有17萬粉絲,比報紙一天發行量還大,我自己就是媒體。我不但有Facebook,還有一大堆後援會,各個後援會自己去運作,我們只要在中間監控,表面上是Decenterlize(分散),但其實是Centerlize(集中)。

後來flyingV也出來了,之前醫界聯盟才剛在上面發起「白色的力量」演講募資。說不定以後會從flyingV到flyingP再到flyingI,P是Policy,如果一個立案你有辦法募集3萬個讚,我就送進市議會去討論。I是Investor,就像青年創業一樣,以後也許在市府裡有公辦的flyingI,弄個育成大樓,小公司只要資金有了,我們提供法律顧問、會計顧問,共享資源,建構一個平台。

我現在找一個最年輕的人當網軍司令員,才24歲,為什麼選他?他說他以前在台大校園辦過網路電視,我想說奇怪,小小年紀可以找這麼多女生當他的主播,好像滿厲害的。現在就他一個人去組織網路上的事,我說你要當韓信(笑)。

政治素人用科技參選

所以你看我這場選戰,從頭到尾科技的東西用很多。應該這樣講,科技讓這場選戰從不可能變成可能。LINE讓機動性變高、Evernote讓開會速度變快、透過Facebook凝聚群眾⋯⋯,科技讓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現在做得到了。雖然過去也有科技,但專業門檻還是很高,現在進入門檻變低了,一個政治素人沒有專家幫忙也可以搞到現在,如果沒有科技,這場選戰根本不可能。

包括我過去在網路上的知名度,也是累積,如果沒有網路,根本不會出現柯文哲。過去一個成熟的明星要多少造勢場合,可是我們現在都不用呀!我到現在為止也沒有買過媒體,網路世代明星出現的方式不一樣。

但我發現我現在每天花很多時間是做什麼呢?是去Google看過去24小時我的新聞,我才知道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台灣的新聞是製造業,常常講什麼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常常透過Google新聞,才知道我在市面上是長什麼樣子(大笑),樣子每天在變呀!從外星人變大野狼,透過Google新聞了解自己,不然我都不曉得。未來應該也要有柯語錄第二集,就是把過去媒體的標題寫下來,然後在下面寫個註說明一下,變成新版柯語錄。

這一切都是因為看到白衫軍的出現,如果沒有白衫軍,我根本不敢投入這場選戰,因為不發便當、不發走路工,竟然可以群聚25萬人,如果按照傳統方式要花多少錢,不得了耶!你看要發傳單、要廣告看板、要組織動員,假設一個人成本500塊,25萬人要1億2千5百萬,開什麼玩笑!白衫軍讓我知道公民社會有機會興起,網路最大的功用,就是讓公民社會的直接民意變成可能,如果沒有這種先前的經驗,我根本不敢投入。

在網路時代,它讓以前無法想像的選戰方式,現在可以做到,降低參選需求。以前你要參選,如果沒有一大堆錢、一大堆人根本沒辦法,現在透過網路可以比較便宜地達到同樣的效果。我們現在才花多少錢,我第一階段零元競選真的是沒花錢,第二階段開始宣傳,比方說人家有廣播節目我們去參加,政治節目去參加,專訪去參加,有時候還可以拿到車馬費(笑)。我也在想,能不能辦一場選舉是不要印旗子、做面紙的,透過網路大家自己下載列印,我們成本一定是最低的。

我也在思考,未來有沒有更好的方式。4月底官網會出來,YouTube也會出來,甚至變成網路電視台,把過去專訪整理集結,點進去有柯P的文章、柯P的影片,分門別類。也會用官網去進行募款,還可以賣周邊商品,像我現在有書,很多商品會慢慢出現,商品本身又可以宣傳,像戴一個柯P的帽子在街上走,比純募款更有效。我也想做到讓募款過程透明化,將來也可以用維基概念寫市政白皮書。

21世紀的甲午戰爭

我把這場選戰叫做「21世紀的甲午戰爭」,今年剛好也是甲午年呀,這場戰爭跟1894年那場戰爭有同樣的意義,不僅是新技術的引進,更是思想文化的改變。1894年的甲午戰爭日本為什麼贏?當時中國北洋艦隊也有武器,但更重要的是思想文化之爭。滿清政府強調船堅炮利,但日本明治維新是君主立憲,在政治、法律、經濟都有改革,所以1894年的戰爭,不僅用科技入侵,也用思想文化入侵。

所以當我們學到新科技的時候,帶來了怎樣新的思維?比方說LINE的出現,強調的是在網路世界大家一樣大,每個人都可以貢獻同樣的智慧,開會沒有大小之分,把階級式組織扁平化。flyingV的概念是直接向人民訴求,不用透過樁腳或財團,直接向老百姓募資。

Facebook是直接訴諸民意,突破了媒體的限制,以前你要買多少媒體才有通路,現在我的Facebook已經是一個大報的實力。也許要更勇敢講一句,以前我們都說終結議事世代,恐怕下一個口號是終結代議政治,因為科技影響直接民意的形成,就不需要代議政治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