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菁英變現社會情緒

2006.02.01 by
數位時代
科技菁英變現社會情緒
江南春、堀江貴文和黃禹錫這三人各來自中國、日本和韓國,互不認識,卻不約而同在近兩週登上全球熱門新聞。 江南春的分眾傳媒公司,剛收購主要競爭對...

江南春、堀江貴文和黃禹錫這三人各來自中國、日本和韓國,互不認識,卻不約而同在近兩週登上全球熱門新聞。 江南春的分眾傳媒公司,剛收購主要競爭對手聚眾傳媒,成為長三角最大液晶螢幕廣告公司。分眾去年七月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它的營運模式是到高檔辦公樓電梯裡,安裝液晶螢幕播放廣告,訴求中國都會白領會看到這些內容,向廣告主收費。分眾傳媒在台灣也有設點。

東亞三國期待科技英雄

堀江貴文的活力門(Livedoor)公司剛被東京地檢署搜索,調查涉及操縱股價違反證券法。如果罪名屬實,活力門的成長神話將被戳破,那些飽受他鄙視的傳統商社裡的主管們,將鬆一口氣,暫時不會有人發動奇襲來惡意併購。堀江貴文是日本新生代網路天王,以敢言敢行著稱。 黃禹錫更戲劇性,從韓國民族英雄一下子變狗熊。他所負責的幹細胞研究,先前號稱領先全球,但後來被發現所有論文都是作假,就像整型手術一樣,只是面子工程,讓韓國人顏面掃地。 江南春之前並不被看好,但目前公司報表上已有獲利,似乎愈走愈穩。反倒是堀江貴文和黃禹錫,一開始聲勢浩大,接下來卻可能得去吃牢飯。這三人都和科技有關,而科技是他們所在東亞三國的重點領域。 江南春是變現中國概念。全世界都在看中國經濟,他則巧妙地結合科技(液晶螢幕)和高消費族群(白領),再到美國上市賣給美國投資人。在他之前,已有丁磊、張朝陽和陳天橋,在他之後則有李彥宏,今年還會有新面孔。 堀江貴文是變現日本求變情緒。連續十三年經濟衰退,加上老人主導的商社文化和政壇,都讓年輕人看不到希望,叛逆狂傲的堀江貴文因而竄出。但或許是他太急,或許是日本社會反作用力太強,這場博奕最後很可能仍由傳統價值勝出。活力門之前有光通信,之後勢必還有下一家,而且間隔會更短。 黃禹錫是變現韓國民族自尊心。九七金融風暴對韓國是奇恥大辱,但已藉三星和韓劇扳回一城,並寄望用幹細胞研究把全世界比下去,許多婦女自願捐卵子給黃禹錫實驗室,一如九七年排隊捐金子給政府。

科技菁英變現社會情緒

把科技當成運動來搞,不管是想改造社會或獨步全球,激情就容易取代理性,產生偏差。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雖是老調,卻總有新案例為它註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