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發會專題匯整,政策支持創新的改變。
專題故事

針對前陣子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來台宣布成立創業基金,投資台灣團隊,國發會主委管中閔27日出席國民黨政策執行長賴士葆的創業座談會指出,台灣一直都有創新創業的能量,發展也非常蓬勃,目前的確落後,但不會永遠落後,怎麼淪到馬雲、傅盛指指點點,鼓勵台灣人創業?管中閔更豪氣丟出一句話回應,「別理馬雲和傅盛,想要創業來國發會!」

1 國際資金跳過台灣,創業拔萃方案有解?

.由於台灣新創環境不成熟,現行法規無法吸引國際人才,而政策上的限制,也讓國際投資跳過台灣,為了改善這些問題,國發會在去年9月提出「創業拔萃方案」(HeadStart Taiwan),經過將近一年的醞釀,6月初草案出爐,國發會主委管中閔3日指出,下週將會送交行政院,期望該案能促成全球人才、資金、知識重回台灣。

管中閔認為,創新是解決問題的能力,政府要扮演協助的角色,而非控制及分配資源。這個想法似乎呼應4月份產學意見領袖站出來,組成創新創業論壇的主軸:希望政府能重視創新創業發展,在政策上扶植中小企業與新創企業。

在4月中的國發會與財政部的會議中,具體形成六大共識:技術入股緩扣所得稅、提供研發替代役、鼓勵引入國際人才、公司控制權模式與國際接軌、國發基金積極投入、提供創業團隊孵化器。

創業拔萃方案,是國發會為了優化台灣創新創業環境,整合既有計畫的資源,在2013年9月所提出的方案。方案以促成全球人才、資金、知識重回台灣為主軸,6月初草案出爐,規劃出三大方向如下:

一、排除創新創業法規障礙:

國內仍有許多法規制度不利新創企業發展。例如,企業引進國際人才,資本額必須在500萬或營業額1,000萬,對新創企業而言是不容易達到的高標準。此外,國外常用的可轉換債(convertible note)、創投運用的特別股(preferred stock),國內適用不易。

於是,國發會欲以「創新創業」為主題,主動蒐集不利創新創業發展的法規障礙,進行協調並鬆綁,希望逐步降低創業者的法規遵循成本。目前包括引進外籍專業人士及研發替代役名額運用等議題,近期可望鬆綁。

二、引進國際資金與知識

台灣新創企業普遍缺乏早期擴展的資金,國發會將透過國發基金扮演點火的角色,促進國際創投與國內創投的合作,借重國際創投的專業知識,提升國內創投的投資能量。此外,國發基金也將設計新的誘因機制,引導更多資金投資國內早期新創事業。

三、打造國際化創新創業群聚

國發會參考新加坡BLK71及英國倫敦Tech city創業群聚園區的概念,將在臺北市花博公園會館打造國際創新創業園區,引進國內外加速器、創投、專業業師等資源,提供國內外新創團隊一站式的服務,並特別強調與國際的鏈結,藉此塑造臺灣創新創業的品牌形象。

此外,為鼓勵青年創業,國發會欲整合目前各部會現有的創業資源,將既有的國發基金「創業天使計畫」、經濟部「新興產業加速育成計畫」、科技部「創新創業激勵計畫」等各計畫,都納入「青年創業專案」。

目前看來,提出的這三大方向的確是目前創業圈最常見的問題,只是,方向畢竟只是方向,國發會是不是真的能跳脫「扶植產業」的思維,真正打造一個健全發展的創業生態體系?而不只是以舉辦創業競賽花錢了事、以KPI標準檢視創業成效,或是一貫的產業輔導思維找來較成熟的公司,當作創業成功的案例家數,具體的計畫是什麼?實際執行的結果如何?還有待觀察,恐怕國發會也得先具備創新創業的精神。

2 國發會、中小企業處接連推出創業育成政策

政府開始往發展創新創業的方向前進,繼國發會15日宣布成立創業拔萃方案的創業諮詢委員會之後,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舉辦的2014全國中小企業發展會議29日也剛落幕。會中召集產官學研各界在兩天大會討論五大議題,共提出46項重大結論,經濟部將協調各部會積極回應,朝「維新傳統產業」、「鞏固主力產業」及「育成新興產業」三大方向推動政策。其中,與新創公司最有關的政策建議,不外乎創業法令鬆綁,與國際接軌,育成及投資等。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中小企業處接連推出政策方案及建議,要拉拔台灣的創新創業。圖片來源:圖庫。)

2014全國中小企業發展會議則是由中小企業處主導,除了創新之外,鎖定的對象是廣大的台灣中小企業,解決中小企業面臨的升級、國際化、世代交接等等挑戰。創業拔萃方案是由國發會主導,特別聚焦在高成長性、具有領頭羊指標的新創公司。

針對兩個單位提出創業規劃的角色角位,也參與此次中小企業發展會議的創業拔萃方案諮詢委員黃耀文指出,中小企業處提的「高成長中小企業」部分,就會是創業拔萃方案中針對的新創公司。

黃耀文說,「我個人覺得,會以網路、軟體、大數據等新發展趨勢居多,要看題目本身的規模可伸縮性和成長曲線,判定是否為高成長的公司。」選擇新創團隊時,會參考所有委員的意見。

1、精進法制環境

優質租稅:檢討現行公司法強制票面金額股及特別股制度等規定,檢視營所稅查核準則及所得稅法,考量中小企業經營特性等。

經驗傳承:鬆綁外籍白領人才進用,及外籍熟練技術人員之工作年限、永久居留取得等相關規範,並推動跨部會實習教育制度調適。

社企型公司:調適社企型公司基礎法制環境、引導各類型社會責任資金參與社企型公司營運。

2、開拓國際市場

特色育成:推動育成拔尖、國際接軌,並連結校內學研成果應用,促進市場效應。

國際加速器:深化跨國共同培育機制、聚焦早階資金媒合機制。

高成長中小企業:引導接軌國外先進技術、商業模式與通路,強化國際智財布局與管理。

3、創造創業生態圈

科技創業:檢視大專校院教師績效指標、設計創新驗證機制、發展特色創業社區。

創業法令:檢視人口(含移民)與人才政策、強化學研機構創業能耐與動機、增加創業者取得資金管道與募資工具等。

種子期投融資:加強種子投資、營造多元資本市場管道、加強信保基金資源配置規劃等。

[活動推薦]
2014創業小聚年終盛事!掌握創新創業趨勢與現況
時間:12月9日(二)大會論壇、12月10日(三)創業之星Demo Show
地點:臺北文創大樓6樓 (臺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6樓)
報名方式:請參見活動網頁(11/20前早鳥票7折優惠)。另有創新創業大展徵件中,歡迎報名

3 創業拔萃方案邀請諮詢委員,Gogolook、阿碼科技在列

國發會創業拔萃方案(HeadStart Taiwan)成立諮詢委員會,邀請民間代表提供創業相關的政策建言,並連結創業人脈和國際網絡。15日公布第一波8位諮詢委員,包括創新工場執行長李開復、怡和創投董事長王伯元、工總理事長許勝雄、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宏電董事陳文琦、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阿碼科技創辦人黃耀文及Gogolook創辦人郭建甫。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指出,「台灣的未來在創新創業上,也在年輕人身上。台灣具有創業能量,但整體創業環境相對落後,政府該做的由我們來做,希望把台灣放回世界地圖上。但要怎麼做,需要年輕人給我們更多意見。」據了解,管中閔私下拜會許多民間創業創投機構及青年創業家,第一波邀請8位諮詢委員,後續還在邀請中。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創業拔萃方案成立諮詢委員會,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右起)邀請阿碼科技創辦人黃耀文及Gogolook創辦人郭建甫當諮詢委員。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在影片中指出,「如果你不踏出第一步,就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希望創業拔萃方案能改變台灣的創業生態環境,讓台灣第一批新創公司躍上國際,讓後進者的創業更加容易。

阿碼科技創辦人黃耀文表示,矽谷的創業環境和台灣很不同,最優秀的人才都去創業,如果人才被卡在大企業裡面的話,會是惡性循環。另外,印度和以色列都很會用國家行銷,由政府邀請國際投資人投資,背後提供許多輔導方案,這都是台灣政府可以做的。

Gogolook執行長郭建甫說,「台灣很難接觸國際一流的視野和速度,當Gogolook被Naver併購時,我們才發現做事情的態度和速度,希望這個方案可以讓台灣年輕人有標竿對象可以追尋。」

然而,全台灣有一百多家育成中心及共同工作空間,到底為什麼還要成立創新創業園區?管中閔說,兩者的共同性是都提供空間,但創業園區希望提供更好的環境及專業服務,當作台灣的創業門牌,更強調國際連結,舉辦國際工作坊和國際創業競賽。此外,專業和知識透過創業園區才能形成群聚的效應。

郭建甫說,創業園區希望有最棒的團隊,找出拔尖的第一群團隊,後續才能發揮領導的效果。黃耀文指出,把一群創業的人聚在一起,會有想像不到的事情發生,一個在台北的創業中心點很重要。領頭羊還是要由政府來做,台灣有很多創業育成中心也做得很好,希望形成各有各的特色。

台灣創業環境遇到很多困境,為了健全創業生態,創業拔萃方案鎖定法規鬆規、引進國際資金與專業、打造創新創業園區三大策略。目前創業拔萃方案的三大策略和進度如下:

1、鬆綁法規改變創新創業環境
執行方式:透過國發會平台,以創新創業為主題,蒐集及排除不利創新創業成長的法規障礙。
目前進度:已鬆綁國外人才引進、研發替代役員額核配技術作價人股緩課等規定。11月預計提出放寬特別股及可轉換公司債發行限制的修正草案。

2、引進國際資金及專業知識
執行方式:透過國發基金點火,運用誘因機制,引導國內外創投投資國內早期新創企業。
目前進度:國發基金管理會在10月9日公布創業拔萃方案投資計畫的審查管理要點,已開始受理國內外創投公司申請。

3、在台灣建立標竿性的創業園區
執行方式:參考英國、新加坡經驗,建構實體微型生態體系。依照立即可用、生活機能佳、交通便利、具未來擴充性的原則進行綜合評估,選定台北市花博公園會館。
目前進度:近期會招開第一次諮詢委員會,10月下旬將會預告招標訊息,11月正式公告,12月公開評選國際創新創業園區的營運團隊。

4 點燃創業火!管中閔:要將台灣門牌重新掛回國際創業地圖

阿里巴巴、獵豹移動接連來台點燃創業之火,讓台灣年輕人及創業家有點「悶」,創業話題也格外受矚目。行政院院長毛治國15日在創新創業論壇上說,希望投入積極促成大型、綜合性的創新創業育成基地,把國發基金、科發基金,還有其他可以動員的泛公部門的資源投入進來,變成「FUND OF FUND」。管中閔認為,政府資源只是提供「點火」的作用,未來仍必須要回歸市場機制。

管中閔日前指出,新創團隊在台灣最常見的困境是缺少資金投入,整體創新創業環境包含法規面、政府制度等,都對年輕人不夠友善。而由國發基金成立的創業拔萃方案是「將台灣的門牌重新掛回國際創新創業地圖上」,有機會讓台灣打造一個適合創業的生態體系。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力推創業拔萃方案,要年輕人勇敢追夢。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創業拔萃方案的三大方向,包括引進國際資金、法規鬆綁及成立創業園區,管中閔說,「這3項策略缺一不可」。管中閔15日說,正在討論開辦創業家簽證的可行性,評估推出更多改善目前創業環境的制度,幫助有創意的年輕人除了留在台灣,也走向國際。

此外,國發會也推動創業天使計畫,利用國發基金提供五年十億元的創業補助,截至目前已開了五十多場審議會,審核近五百個案件,通過率約一成七、補助款項達三億元。

創業園區:仍在選址

創新創業園區10日傳出北市有意將花博園區打造成文創園區,所以拒絕國發會設創業園區,12日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會面一小時,討論創業園區的去處。管中閔日前澄清,柯文哲從來沒說落腳花博不行,只是詢問國發會若有其他更好的地點,是否願意考慮。國發會正在評估各種可能,會盡快確定,會尋找最適合創業者使用的場地來打造園區。

管中閔表示,創新創業園區仍有進駐花博的可能,一切也都還在評估,因此並沒有重新招標的問題。據了解,8日已從五組招標的團隊中選出了創業園區的營運團隊,待確定地點之後再進行簽約事宜。

引進國際資金:4家創投月底審議

除了創業園區的地址還在研議之外,引進國際創投資金方面,已展露初步成果,目前16家國內外創投業提出募資計畫,4家通過初步審核,包括美國矽谷、日本、新加坡,甚至以色列業者,紛紛向國發基金申請募資40%上限的「matching fund」(相對基金),可望在1月底經國發基金管委會審議通過。

管中閔說,國發基金並未強制國際創投業投資台灣多少比例,而是設計比例分潤當作誘因,讓國際創投業者願意來台找投資機會,甚至在台灣設立據點。投資台灣愈多,國發基金分潤比例愈大,最多可達獲利8成。一旦有更多國際創來台探路,愈能鼓勵台灣年輕人投入創業,才能讓台灣的創新點子躍上國際,形成正向循環。

5 [專訪]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台灣並不怕人才流出,但重點是現在沒有足夠人才流進來!

「將台灣的門牌重新掛回國際創新創業地圖上」在近日的創業論壇上,管中閔霸氣地說。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帶頭,提出「創業拔萃計劃」,要要解決阻礙台灣新創生態環境的法規防弊重於興利,不利小型新創發展、早期擴展資金不足與國際聯結偏弱等三大障礙。其中法規面已經鬆綁外籍白領人才引進、研發替代役員額核配與技術作價入股緩課規定。而國際資金方面已經吸引台灣創投「本誠創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投資新台幣4億,矽谷500Startups投資1,500萬美元、美台合資「華美科技創業投資基金」投資3,600萬美元與「TransLink CapitalPartners」的2,000萬美元。創業聚落在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商討後,也正式落腳台北花博園區。

《數位時代》特別針對招攬白領人才創業家來台創業與就業議題,專訪管主委,請主委分享對此議題的真知灼見。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主委管中閔:我們要重新學習認識怎麼和國際打交道,我們重新學習人才流動議題,不只是台灣自己培養人才或把人才送出國去,我們要用更包容與開放的心態看各國的創業人才,把人才重點放在專業知識,而不是和人才的國籍。(攝影:林衍億)

問:招攬外籍創業家與白領人才這件事,對現在的台灣來說為什麼重要?

管中閔:整個問題從根本面講起,所有的發展都需要資本投入,台灣早期透過發展工業區、科學園區、吸引僑外資等做法繁榮起來,強調的是實體資本的密集,但在網路創新創業時代,「人力資本」變得非常重要,台灣已經嚐到不重視人力資本的後果了,專業人才大量流失,人口老化進入並且進入人口成長衰退期。我們並不怕台灣人才流出,但重點是現在沒有足夠的人才流進來,台灣也不可能立法禁止人才的流進流出,因此引進人力資本對台灣的未來發展很重要,如聘用更多的白領外國人來台就業,開放創業家簽證等,這些這也是創業拔萃計劃的重要工作,未來我們會持續引進這些外籍人才。

過去台灣引進的是國際實體資本的投資,但沒有引進人力資本的概念。雖然台灣是移民社會,但民眾思維中沒有移民這回事,台灣整個社會是抗拒移民的,我們不認為其他國家人民來台這件事很重要,對移民政策也沒有很好的想法與做法。舉例來說,婚姻移民的面談都還很嚴格,引進外籍藍領勞工也還有很大的爭議。因此我們要重新學習認識怎麼和國際打交道,我們重新學習人才流動議題,不只是台灣自己培養人才或把人才送出國去,我們要用更包容與開放的心態看各國的創業人才,把人才重點放在專業知識,而不是和人才的國籍。

問:關於創業簽證,不知道目前台灣可能做法是?

管中閔:

目前國發會談創業家簽證主要有兩種模式,「居留簽證」與「停留簽證」,因為居留簽證會和台灣的勞健保牽扯在一起,推動上難度較高,因此目前評估先推動停留簽證就好,目前初步規劃(討論中,未定案)是一次兩年效期,一次停留六個月左右,比商務簽證還長,約一到三個月,可以多次進出,不用重新申請簽證。在申請資格方面,目前規劃為具有國內外註冊發明的專利權、獲得國內外創投投資,或政府認定的國際性募資平台投資、符合「具創新能力之新創事業認定原則」,居留期間屆滿得連續申請等條件。

評估先推停留簽證是因為擔心創業家簽證這樣一個好的事情,會被別人說成不好的,最後被民眾誤解成,外籍人才搶了本國國民的工作機會與勞健保等資源,因此我們從簡單停留簽證入手,讓創業家來台灣從事創業相關活動非常方便,先達到基本目的,等台灣創業活動蓬勃起來後,民眾也可以認同這個好處,這時再把居留的標準放寬一些,這樣做引起的衝突和對立會比較少,台灣推動一些開放政策,需要一個漸進的過程,把時間拉長到一到兩年,民眾就會接受。

問:除了創業簽證之外,還有哪些配套吸引外籍創業家?

管中閔:主要是提供外籍創業家「一站式服務」,讓這些外籍創業者知道來台灣後,要到哪裡去才可以得到創業協助。而創業家的生活上,目前我不覺得融入台灣社會有多大困難。

問:加拿大在2013年推創業家簽證,但前往的外籍創業家很少,執行效能不好,您怎麼看這件事?

管中閔:如果把加拿大給的條件放到矽谷去,你看看有沒有創業家來?因此一個國家本身的創業環境也很重要。國發會從法規鬆綁,國際資金與創業園區等不同面向都做,就是要增加台灣創業生態圈本身的吸引力。今天很多人問說台灣能不能成為全球重要的創業之都,我承認現在台灣的發展可能連新加坡都的程度都還不到,但是台灣已經開始在國際傳遞一個訊息,整個國家支持台灣網創業方向走。如花博等創業聚落要讓外國人一到台灣就知道要去哪裡看年輕人創業,這些配套等東西我們都在做。創業拔萃計劃和國際創投合作投資,這個方案已經有全球共20家左右的創投參與,等這些創投通過投資案後,請可以請這些創投幫台灣在國際行銷創新創業。

國發基金本來就可以和國際創投合作,一個投資案中,國發最高可以投資40%,而且國發會不會強迫你投資台灣團隊,也就是說,國發基金不會干涉參與的國際創投的投資決策,國際創投一毛錢都不投台灣也是可以,我也沒有意見,但若國際創投投資了台灣新創團隊,且到一定比例,將來又賺錢之後,國發基金會把佔股中可以賺取的利潤,吐出來讓利給創投,因此創投投資越多,國發基金就讓利更多,利用此法誘使創投來台看團隊投資團隊,國發基金投入的金額沒有上限(國發基金有3000多億台幣的資金)看案子申請的狀況。我們參考了一部份新加坡做法,在符合國發基金原有限制框架下。這種「非對稱」的投資,對台灣是一種大膽嘗試。

問:國際創投可以不投資台灣團隊。那台灣團隊瞄準國際市場的也不多,會不會最後都以投國外團隊為主?

管中閔:

我們沒辦法限制國際創投一定要投台灣團隊,如果限制他們的投資決策,就邀請不到優秀的國際創投。我們利用制度先吸引他們看台灣團隊。對創業家來說,若台灣一直沒有國際資金進來,台灣創業家也不覺得國際化這件事重要,若我們能先吸引國際創投來台看團隊,就會讓更多的創業家往國際市場努力。這兩者是相互影響的。

問:李開復老師對於台灣招攬國際創業人才的看法比較保守,認為現階段台灣企業家走出去容易,但外籍創業家走進台灣難,並且也很難和新加坡競爭你怎麼看?

管中閔:開復講的沒有錯,但我們也要準備好,隨著環境持續改變,每一個鬆綁與開放都會在不同環節發揮作用,因此都要同步做,才能讓整個環境越來越好。談招攬引進創業家與白領人才方面,台灣和新加坡比的確處於劣勢,加上新加坡整個政府砸錢吸引創業者,新加坡TIS計劃的創投資金與政府資金比例甚至是1比6,國發會目前是做到1比3。(新加坡的技術育成計畫 (Technology Incubation Scheme, TIS) 是由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 (NRF) 負責推動,只要公司設立在新加坡,並取得政府認可的創投投資,新加坡政府直接認購 85% 募資額度,最多可達 50 萬新幣。),坦白來說我們還在參考新加坡,但台灣也有新加坡沒有辦法複製的地方,如我們的高階人才底盤比較大,台灣可以形成全球創業家的人力池,這是台灣很重要的優勢。

問:那台灣以便宜人力資本為招攬創業家,對於台灣人力資源發展有沒有什麼負面影響?

管中閔:台灣人力成本價廉物美,是一種全球競爭優勢,這就和當年台灣廠商跑到大陸設廠一樣,因為大陸當時的勞工與土地便宜,若台灣創業相關法規鬆綁後,在台灣設立公司,既可以保障創業家的財務利益,同時台灣人力素質高又便宜,比在上海和深圳養團隊都還便宜,對於創業家來說就會有很強的吸引力,成為來台創業重要的誘因。

若有更多的創業家願意進來,台灣工資也會跟著提升,同時創業家帶來更多就業機會,這種就業不是過去工廠類型、加工出口區、科學園區,這種上下班車子魚貫而入魚貫而出這種經濟圖像,而是各地創業園區衍生出各種異國風味的生活群聚,許多創新技術透過台灣的製造業生產出產品來。而在正向循環下,也許五年後,台灣最大的優勢就不再是低廉的人力成本,而是台灣本身就是一個很棒的創業聚落。

問:台灣人力資源充沛,許多外籍創業家在台招攬員工做產品研發,但公司沒有登記在台灣,登記在香港與新加坡,您怎麼看?

管中閔:關於這個問題,重點是要保障外籍創業家的「財務利益」。台灣的公司法的修正很重要,例如技術股與特別股的轉換等等,現在的團隊去新加坡或去開曼註冊,就是因為在這些地方登記可以保障新創者該得的利益,因此法規修正後要能保障創業者與投資人的利益,讓法規和國際接軌。當創業家發現在新加坡與台灣設立公司都差不多的時候,就直接在台灣設立就好,而不用另起爐灶跑造跑到國外去做境外架構。

問:很多創業家表示,因為要審查是否有陸資,在台灣登記公司非常麻煩,手續繁雜又費時,加上文件多為中文的,看都看不懂。

管中閔:中文與其他外國語言的轉換,台灣真的比較落後,香港與新加坡是行之有年的環境,但台灣需要整個表格與法規都要翻譯成英文,翻譯出來的英文也需要一些時間,成本蠻大的,但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陸資方面,在現在社會氛圍下,又受限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大陸投資沒有辦法比照外國資金,但陸資的確是台灣創業生態環境很重要的一環,畢竟中國大陸就占去這麼大塊市場。我有一次和幾個創業者談,他們說歡迎大陸資金,他們也不怕大陸競爭,對於陸資的反對的聲音,往往不是來自創業社群,而是一群非創業者,他們用傳統看待藍領勞工的角度看陸資。

延伸活動|【驅動創新時代,Let’s Meet Talents!2015創業小聚暨AAMA台北搖籃計畫年會
創新,是世界滾動的偉大能量,不分領域、不分世代,都在積極爭取創新DNA加入,這是一場開放的Talent Party,一同實現世代對話、創新交流、資源共享…. 2015/06/26 跟著數位時代、創業小聚、AAMA一同參與這場盛會!論壇報名
大會徵展:超過600位國內外創業者、學生、企業家、投資人齊聚,快來現場介紹你的創新服務,吸引最棒的人才加入!

6 國發會:3大策略改變台灣創業生態體系

針對前陣子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獵豹移動執行長傅盛來台宣布成立創業基金,投資台灣團隊,國發會主委管中閔27日出席國民黨政策執行長賴士葆的創業座談會指出,台灣一直都有創新創業的能量,發展也非常蓬勃,目前的確落後,但不會永遠落後,怎麼淪到馬雲、傅盛指指點點,鼓勵台灣人創業?管中閔更豪氣丟出一句話回應,「別理馬雲和傅盛,想要創業來國發會!」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說明創新創業背景,台灣經濟需要發展新的產業。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管中閔說,Facebook、Naver、樂天等都是2000年後成立的公司,全球也掀起創業潮,低成本、創意導向網路公司是趨勢,相較過去仰賴資本,更應仰賴人力資本。

管中閔強調,創業生態體系的改變,不能只改變一個環節,否則無法解決創業真正的問題,要在各個環節上都能改變,讓台灣有一個好的創業環境。不只台灣創業可以發展,也要讓國際人才樂於來台灣創業。

創業天使計畫,鎖定初早期新創

國發會從2013年底投入創業天使計畫,5年匡列10億元,填補創業者在創業初期缺乏第一桶金的困難。此外,國發會也試圖在流程上做許多改變,以前申請補助要過一段時間才核銷,現在是一開始就給一筆錢,6個星期內就給審核結果。截自目前為止,申請案有600多件、審議500多件,通過87件,通過率近17%,累計輔導金額為3億元。

此外,國民黨政策執行長賴士葆提出創業天使計畫應開放「申請制」,讓符合一定標準指標的新創公司可以申請,如App下載量達100萬,或在Kickstarter募得台幣200萬元以上者。管中閔指出,目前的確已在規畫中。

創新創業三大問題:

1. 法規不利小型新創:包括白領專業人才引進的問題,資金如何保障創業者的財務,讓創業者願意留在台灣。

賴士葆另外提出創新創業法規須鬆綁之處,包括:
(1)公司法規定投資未公開發行公司,不可低於股票面額,造成新創公司價值被高估,不利新創企業募得早期投資資金。
(2)台灣特別股的一股換一股機制,並非依公司價值的百分比投資。而美國創投或天使投資的早期投資都投資在優先股(特別股),新創企業難以 用特別股募得資金。
(3)禁止新創公司發行可轉換公司債,然而美國把可轉換公司債視為早期投資的工具之一。
(4)男性創業家的兵役問題。

2. 早期擴展資金不足:台灣不缺錢,但過去創投習慣看硬體產業,用有形資產來估值,相對不了解無形資產,所以創投只投資晚期或即將IPO的公司,很少把錢投入風險更高的初早期新創公司。管中閔指出,「關鍵不在於台灣沒有錢,而在於這些錢並不知道如何投資新創公司。」

3. 國際鏈結偏弱:過去台灣的市場跟國際連結相對少,不能理解國際市場需要和想要什麼,也讓創業的題目和國際連結搭不上。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指出阻礙台灣新創發展的3大障礙。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改變創業生態體系三大策略:

1、排除創新創業的法規障礙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創業家的兵役問題,管中閔說,當兵問題至少走出第一步,目前符合新創公司的條件可以服研發替代役,會有業師輔導他們。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已盤點創新創業法規障礙,初步排除。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2、引入國際資金與專業知識,強化市場機能

管中閔說,過去台灣創投不認識台灣新創,也不知道如何投資,而國際創投也往往跳過台灣,政府無法強迫國際創投來台灣投資新創團隊。如果限定國際創投一定要投資台灣多少比例的話,好的創投不缺案源,根本不會來台灣。

要吸引國際資金,國發會利用國發基金點火,設計出一個新的誘因機制,促成國內外創投合作,如果國際創投投資台灣早期新創團隊,等賺錢之後,國發基金會讓利,提供多一點的利潤(15%至80%)給國際創投,才可能真正吸引好的國際創投。

這些選中的創投幾乎都是有加速器的創投,像是500 Startup和TranskLink Capital,而華美科技創投就是跟工研院和國外創投360ip合作。除了把國際注意力帶到台灣,也讓台灣創投了解如何投資網路科技新創公司「更重要的是要讓創業家不只是用全球化方式思考(think globally),更要用全球化方式來做(act globally)。」管中閔說。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要引入國際資金,目前已審核同意國發基金投資。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3、打造國際創新創業園區

管中閔想推動台灣成為區域創新創業中心,他認為落腳花博的創新創業園區就像台灣的門牌一樣,引進國際創投到台灣,辦各種工作坊、邀請國內外業師、吸引國際創投、導入育成加速器、提供財會法律諮詢、創業學程等等。最終的目的還是建立創新創業生態體系,聚焦國內外具創新能力的新創事業,塑造台灣創新創業國際品牌形象。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國發會創新創業園區推動方向。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國發會相關創業政策新聞一次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