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業家 帶領日本勇敢向前

2005.12.15 by
數位時代
新創業家 帶領日本勇敢向前
日本失落的十年,蕭條的經濟一九九二年泡沫經濟崩壞至今,日本社會度過了戰後歷史上最黑暗的十五年。媒體稱這段時期為「平成不況」,形容怎麼打強...

日本失落的十年,蕭條的經濟

一九九二年泡沫經濟崩壞至今,日本社會度過了戰後歷史上最黑暗的十五年。媒體稱這段時期為「平成不況」,形容怎麼打強力針都叫人失望的長期不景氣。也有專家說這是日本「失落的十年」,整個日本社會好像在極度榮景後集體失憶了,忘了自己是誰,也忘了該走到哪裡去。 然而一百年後,也許後人會把這十五年稱為「平成維新」,因為這段時間日本從工業社會轉為網路社會,在日本近代史上,足以和一八六八年把日本從封建社會帶入近代社會的「明治維新」齊名。

泡沫經濟時,日本大型企業橫掃全球,勤勉的勞工和創新的科技帶動日本經濟起飛,日本人是財富的同意詞。歐美諸國開始崇拜這個二次大戰的手下敗將,爭相學習「日本株式會社」的管理手法:終身雇用制、年功序列制(依年資決定加薪和升等)、垂直發展、產品業務內容全部自己來的大象策略、Keretsu(日文「行列」,指銀行和企業、上游供應商間交叉持股的連動性經濟系統)的企業資金調度彈性和物料供應穩定性。

當時的日本歌舞昇平,日經指數最高曾逼近三萬九千點,富比士古董拍賣現場有一大群日本有錢人出沒。大多數的國民都很滿意自己是「有房有車有工作」的中產階級,當時甚至有個說法是「一億總中流」——意思是說全日本都是中產階級。

年輕創業家勇於出頭

不料九○年代經濟突然泡沫化,七○和八○年代日本深信不疑的成功方程式剎時瓦解,一大堆企業倒閉,存活下來的公司要不選擇大規模裁員,或是為了削減成本把工廠搬到中國或東南亞等低成本的國家,正職工作者被兼職工作者取代,失業率從泡沫時期的二%,一路攀升到五.八%。終身雇用制度崩壞。齊頭式平等的時代也被終結,愈來愈多的日本公司導入歐美的人事評等制度,依據的基礎是工作表現而非年齡。急劇的變動淘汰了很多無法適應改變的日本人,自殺率從一九九○年以來上升五○%,二○○三年最高峰時一年甚至有三萬四千人自殺。

舊價值的灰燼中,新世代卻看到了無窮的機會。就如Livedoor社長堀江貴文看到機會的曙光:「中產階級已經發現醫療負擔增加了、國民年金給付年齡變老、工作不見了,房價跌了一半,但房貸卻還是泡沫經濟的水準,時代已經改變了!走在街上看不到規格一致的上班族不是一件壞事,靠自己的實力才能活下去的時代已經來臨。」

愈來愈多平民創業家在日本社會竄出頭角,證明日本過去嚴密保守的會社系統已經鬆動。堀江貴文、樂天的三木谷浩史、網路廣告和系統設計公司Cyberagent的藤田晉、GMO的熊谷正壽、光纖設備和通信衛星USEN的宇野康秀,都在這個社會斷層中脫穎而出。他們顛覆了日本傳統「出頭的釘子會被打下去」的禁忌,大聲地說:「我不一樣,我要主宰自己的生命。」

堀江貴文鎖定職棒和電視台進行惡意併購,在日本造成大風浪,日本媒體開始把焦點轉在這群年輕聰明、不怕失敗的創業者,他們其中有些人已經抓住時代交替的絕佳機會,賺到他們循規蹈矩的父親好幾輩子都賺不到的財富。日本媒體頻繁出現「二○○五創業千禧年」、「上班族悲歌——十年後的我在哪裡?」這類對比的報導。這個過去保守刻板的社會組織,在看到年輕新富(New Rich)的成就後,終於開始學習接納「風險」和「失敗」。

日本跟上網路經濟創業潮

仔細看看這些成功的新創企業,他們都搭上了全球化的浪潮:科技網路的創新和交通運輸的便捷造成了全面開放的世界,新經濟像一顆火球迎面而來,只要有勇氣奮力一搏,就有機會打出安打。一九九五年開始的美國矽谷創業潮,讓先知先覺的日本新世代看到了機會,起而效之創業。

此外,在矽谷成功的日本創投家回日本積極地進行創業育成,更推動日本創業環境的成熟。中村隆夫就是一個例子,他創立日本搜尋引擎網站Infoseek,把公司賣給樂天出場。中村隆夫在美國UCLA留學MBA時,學習到美國的創業家精神而創業,現在他身兼許多新創公司的外部董事顧問,例如由菅原貴弘創立的Eltes。中村隆夫的身邊充滿了從矽谷回亞洲尋找機會的incubato(創業育成者),他也回到母校東大法學院就讀法律碩士,目標是拿到律師執照,「我想要加強法律專業,我才更能去幫助在創業中掙扎的年輕人。」

新創企業的共同特性是到東南亞,尤其是中國設立研發組織,藉以降低人事成本。隨著技術和網路商業經驗成熟,年輕的日本創業家都不諱言:「我想要到中國去開發市場,」目標明年初上市的Adways創業者和負責人岡村陽久說。兩大網路財閥--樂天和Livedoor,也都不約而同在中國成立分公司,他們的組織更是早已擴展到美國和歐洲,為未來的國際發展長期布局。

孫正義讓日本 創業更容易

十五年來日本內部經濟社會的大變革,促使創業者有更多機會實現創業的夢想。特別是把Yahoo!帶進日本的網路教父孫正義。「孫正義救了日本!」二十六歲的NTT工程師、東大理工研究所畢業的余伝道彥在訪談中讚嘆。孫正義創立了Yahoo!Broadband(Yahoo! B B),使得過去在NTT獨霸市場時,**本來一個月一個家庭八千到一萬日圓的網路費用,一路降到三千日圓,大幅降低使用者的連線成本。

孫正義讓日本的寬頻普及率達到七○%,造就龐大使用人數,更創造了龐大的市場機會。

年輕創業家利用網路公司低固定投資比例、進入障礙低的特性,一舉打入網路商業世界成功。另外,許多日本大企業,也在掙扎過程中釋放了很多商業機會,其中尤以軟體設計、硬體管理、專業服務為多,新創公司更有切入市場的可能。

日本政府鬆綁法令,修改公司法,讓登記公司和募集資金的過程變得簡便,更推動了日本經濟的再生。一九九五年日本通過了「中小企業創造法」,開始支援研究開發型的新創公司,一九九九東證開了Mothers上市板,二○○○年又開了Nasdaq Japan(簡稱Jasdaq),就是證明。只要能上市,公司的知名度和財務信用都會上升,打開了新創企業募集資金的管道。

除此之外,二○○五年四月,日本又通過修訂版的新公司法。以前日本法律要求一千萬日圓的資本額才能成立股份有限公司,現在在日本一塊日幣也能創業,法令規章大幅鬆綁。「我們希望透過法令的修訂,刺激日本國內的創業風氣,鼓勵創新,」曾在經濟產業省輔佐課長推動「Dream Gate」創業大賽的鈴木美香,在我們的訪談中提到:「日本需要更多的挑戰者!」她期許。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