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Design Power!

2005.12.15 by
數位時代
Japan Design Power!
日本是個重視設計的國家,無論在各個領域,設計都占有絕對性的重要位置,可以說是一個沒有包裝不知道該如何過日子的地方。過去因為日本內需市場龐大,...

日本是個重視設計的國家,無論在各個領域,設計都占有絕對性的重要位置,可以說是一個沒有包裝不知道該如何過日子的地方。過去因為日本內需市場龐大,大多製品都以內銷為主,多數設計師的視角往內多於向外,除了五○、六○年代在國際間闖出名號的柳宗里和野口勇(而且後者還是日裔美國人),有很長一段時間,外界對日本產品印象只有幾個大品牌,而非個別設計師。
不過這個狀況在九○年代末期大幅改變。以日本最強的家電產品為例,不少設計師不滿大集團獨霸市場,尋求在集團生產體系外另闢路徑,例如深澤直人、鄭秀和、岩崎一郎等。鄭秀和最早和東芝(Toshiba)合作,當時東芝有感於一般家電製品陷入價格割喉戰,嘗試推出走設計路線的子品牌——以「Atehaka」為名的小家電,富有建築線條感的外型,看起來氣質就不同於一般家電製品,連銷售點也避開大賣場,改在精品店和摩登家具店鋪貨。
「Atehaka」即使比同類製品貴五○%以上,市場反應仍相當好,但由於理念不合,鄭秀和並未和東芝繼續合作,不過這樣的概念得到Franc Franc(一個生活雜貨品牌)老闆的認同,雙方合組「Amadana」品牌,如今已有超過二十種製品,設計風格將摩登復古與極簡主義做了良好的融合。只在摩登家具店銷售的手法,更是成功地與傳統家電製品區隔開來。而前無印良品資深設計師深澤直人更是得到金主支持,成立自有品牌「plusminuszero」,在設計家電占有一席之地。這股風潮仍在蔓延中,獨立設計師與製造業間的全新互動,開創了新的市場需求。

消化再轉化的能力驚人

(Casa Brutus)雜誌曾在二○○二年做過一個大型日本設計專題,找來好幾位國際知名設計菁英為日本設計把脈,西方人對日本人一絲不茍、講究細節、體貼入微的文化是徹底佩服,但是這個特質的反面就是沒有原創力。不過每個民族都有優勢與弱勢,要日本做出義大利、法國那種渾然天成的美麗設計,反而會弄巧成拙,但你要歐洲人靜下心像無印良品那樣完全放空,可能也會要他們的命。
雖然日本人崇洋,但他們的崇洋始終是一種表情與姿態,骨子裡的大和精神濃得化不開,許多國際大品牌進到日本,都必須另外建立一套系統才能運作,日本人非常堅持自己運轉的作業模式。這種固執有時候讓人覺得是在刻意擺姿態或找麻煩,進一步了解會發現日本人習慣將外來事物加以消化,重新排列組合後再拿出來,就像日語中有大量外來語,似乎滿洋派的,卻又是用假名來表現,只有懂得日文的人才能理解。
這道消化的過程是日本設計文化中非常重要的元素,許多西方玩意到了日本人手中,可以變出似曾相識卻又截然不同的東西,甚至回頭反攻回原產地。喜愛牛仔褲的人比較一下美國版和日本版的復刻古著系列就知道,鑽研Levis 501成癡的日本人,連老美也自嘆弗如吧,日本推出的Vintage褲子無論是細節、作工和布料都比美製品更勝一籌,也難怪各大品牌進到日本市場後都會推出日本限定版。

日本設計深諳減法的智慧

拿著人家的藍圖再加工添料是日本人的強項,但在無中生有的設計上,直到最近二十年,日本才有較顯著的進展。以日本最強的電器產品為例,早在八○年代已經於全世界呼風喚雨,但談到設計,大家說起的仍是歐洲B&O、Braun等,日本貨實用有餘,美學層次的境界還未到位。無印良品藝術總監原研哉在(設計中的設計)一書提到日本設計美學獨有的留白感,無印良品低調素樸的風格的確對日本當代設計有深遠的影響,特別是在工業設計領域,設計師們醉心於如何運用減法,將設計的痕跡一筆筆抹去。
相對於無印良品的簡約,由動漫界出發的J-Pop風,例如村上隆、奈良美智等人,混合了安迪渥荷風的普普藝術,加上日本擅長的卡通漫畫,構成極為強烈的視覺印象。日本人相當習慣圖像溝通,漫畫之於他們可不是消遣的讀物,正經八百的政治週刊也會用漫畫來呈現內容,這種圖帶文走的溝通方式早在江戶時代就存在了,用可愛幽默的卡漫符號做為溝通橋樑,對於壓抑的日本社會來說,具有潤滑的效果。
普普風在日本平面設計占有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廣告上,輕鬆詼諧的卡通符號非常流行,像Nissan Micra(就是新一代March)用一對靈活的眼睛,就將這台小車玲瓏可愛的特質表露無遺。值得注意的是,愈來愈多設計師在處理可愛元素時,特意將過於甜膩的部位去除,以back to basic的手法提鍊出洗練的風格,因此整體而言,無論是無印式的極簡或村上隆風的Pop,那種與生俱來的清潔感已成了日本設計牢不可破的印象。

工藝傳統近年大幅抬頭

日本引以為傲的工藝傳統也在近年抬頭,愈來愈多年輕設計師到工廠與老師傅學起,從物料的製造端來思考設計這件事。對設計師來說,光躲在工作室面對電腦手握滑鼠是無法做出優秀的產品,設計與製造間必須緊密結合且相互尊重,具有地方色彩的工藝之美有機會再生新面貌,所有成熟的設計國度都會走上這條路。
日本人強大的吸收加上良好的消化力,能夠把世界上任何情報整理得井然有序,然後用日本自己的方法來呈現。在世界是平的今天,沒有文化主體性的地方很容易就會被強勢文化碾過去,並捲入其附屬系統中,然而日本設計具備堅強的框架,足夠接受外來力量的衝撞,又能在衝撞的同時取其所需,將所有元素還原到最基本,再建構出獨自的美學世界。所以,何必在乎是不是原創,這是個不斷在「Re」的時代,日本,無疑是位絕頂的Re高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