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健成×宋牧奇 :摔了跤踩了雷,就知道怎麼做(上)

2014.10.13 by
吳韻萱
[2014年10月號雜誌精選] 兩代學長學弟創業家聚首。今年40歲的潘健成,由於大三曾參與快閃記憶體的研發技術計畫,在25歲那年,創業成立群...

[2014年10月號雜誌精選] 兩代學長學弟創業家聚首。今年40歲的潘健成,由於大三曾參與快閃記憶體的研發技術計畫,在25歲那年,創業成立群聯電子,14年來與4位夥伴一路挺過兩次倒閉危機,股價還一度打敗老大哥聯發科;交大學弟宋牧奇,小學三年級為了打電動,開始寫遊戲程式,從此踏上程式設計師的路,帶著海外經驗,2008年挽起袖子創辦奇群科技,運用GPU運算技術,開發遊戲平台。後來因為自己的貓咪不吃不喝,引發餵食靈感,今年推出貓臉辨識餵食器,在Indiegogo上架3天就募到344萬元台幣,並被國內外各大媒體報導,一炮而紅。

不同時空、不同背景,但兩人對創業的衝勁如出一轍,都認為做而言不如起而行。潘健成曾因快閃記憶體大缺貨、面臨事業快倒閉之際,遇上東芝伸出援手,宋牧奇則在2012年公司快走到盡頭時,遇到廣達及群聯的資金挹注,度過創業艱困期。兩人都說,運氣、貴人運很重要,但創業家本身堅持到底的信念,更不能少。

面對台灣科技產業的困境與中國的崛起,潘健成和宋牧奇異口同聲說,對岸人多,但人才少。台灣要走出小確幸,經歷「接地氣」的淬鍊,若找到獨樹一格的商業模式、找到對的時間點,就能活用資金技術,小新創也能顛覆大產業。

潘=潘健成
宋=宋牧奇

宋:最近很多人問我們,怎麼從GPU計算變成做貓產品,其實我們公司5年來始終如一,都沒有人要相信(笑),因為技術底層(GPU)是差不多的。目前Facebook的人臉偵測、Google的語音識別、百度的搜索、微軟的翻譯,都是基於GPU運算。

我們會有這個計畫,是因為我的貓出事了,想說要有解決方案,去年10月就開始構思,今年1月開始拍影片,到6月才拍完。它可辨識任何影像,可以理解人看懂的東西,我們聚焦到貓臉辨識上。

潘:從創業那天的題目到最後,通常都不太一樣,因為環境在變。我的意思就是不要做太多計畫,做就對了,不要每天花時間在做計畫,我是比較不相信理論派,務實一點。

雖然我是創業導師,說實在我也不知道奇群在做什麼,我投資就是投資這個團隊,他有能力就會活。奇群是我們這幾年投資單一團隊最大金額(100萬美元),說實在就是為了人。他很專業,也有Guts,願意去扛問題,找解決方案,台灣天使投資人很少投這樣的金額。另外,團隊出來創業,如果自己都不願意把錢放進去,是不行的,花別人的錢不會痛。

課題1:能合作就合作,不要勉強

宋:我是幸運的,去年台灣應該沒有天使投資人的資金會有100萬美元。這麼阿莎力的企業家,台灣很難找到第二個,不過中國就滿多的。中國資本沸騰,不想創業的人都會被資本的溫度感受到:「不創業感覺很浪費生命。」

5年前,我一定是個Nobody,要找人脈真的超難。我記得有一次和林百里會面,結果我Demo做得很差。但經歷過一次之後,後面就沒感覺了。我覺得是心態問題,如果抱著要錢的目的,那就完了,而是「我來是給你機會一起賺錢」。

潘:新創與大企業的合作沒有絕對答案,能合作就合作,無法就不要勉強,這就是智慧。你有經驗後,就知道強求沒有用,每個人的要求不一樣。我自己是之初創投的股東,當初也不認識林之晨,見面一次談完之後,我自己就投了1千萬元台幣給他。之初創投,有人說做得好,有人說不好,但如果一個人大家都說他好,一定就有問題,因為沒原則。還是一句話,人對了什麼都對了。就跟大自然的淘汰法則一樣,DNA不對的人就死了。

宋:解決問題,本來就是創業團隊該做的。有些事情是投資者可以做的,例如管理經驗,但剩下真的要團隊自己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怕了就不要創業。

說故事也很重要,我覺得我們這次成功,是故事說得好、影片拍得好。這次募資有超過一半支持者是在美國,四分之一是在台灣,第三名是日本。產品要行銷就是要有梗,沒有梗才需要花錢買PR,我們在美國只有接觸3家媒體。我們上Indiegogo一天,網友就瘋了似地分享,上中國微博一天就被10萬次轉發。

我一開始的重點是檢查貓的健康狀況,但丟出來之後沒有反應,有美國朋友說貓臉辨識功能比較厲害。調整重點之後大受好評,這就是說故事的方法,把順序調一下就差很多。另外,創業者應該要從自己的問題出發,摔了幾跤之後就知道怎麼做。

潘:我常講一句話,人都不信邪,受傷才知道對方是對的。書到用時方恨少?其實是「書到用時再去看剛剛好」。我不是很鼓勵小朋友。一直看書,你跟沒談過戀愛的人講愛情的挫折,他不會懂。

宋:很多事情是教不會的,像我們幾乎把所有地雷都踩遍了。創業家都是固執的人,越好的創業家越固執,你跟他講再多都沒用,沒有一個準則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像人事就是無法避免的,都要等到問題爆發,真的沒辦法了,只好fire創始團隊,我們現在的陣容是重組兩次的後果。

重點是,不要去找錢,讓錢來找你。不要去找人,讓人來找你。如果做到這一點,團隊穩定度會大大提升。站在風口上是其中一個方法,運用事去做事,而非強求。2012年有一段時間,我們錢快用完了,就在死亡之谷的底端,廣達來幫忙,就活到現在。一路上真的很多貴人幫忙,新創要與人為善,而且要有一種信念,就是你可以解決任何問題,事情最後就會真的解決。

潘:群聯不是創投,我們的目的是支持一些不錯的年輕團隊。把資源帶給他,不代表你要進去看他,這樣兩方都很累。團隊如果要我投資,還要我監視,是不行的,表示他們也沒有獨立自主能力。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片來源:黃崇元攝)

宋牧奇(左)
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研究所畢業,曾在台灣最大的輪胎模具廠開發模具設計軟體,也曾在美國IBM研究中心開發超級電腦用的檔案系統管理介面。2008年從美國回到台創立奇群科技。

潘健成(右)
19歲帶著台幣12萬元,從馬來西亞隻身來台讀書,取得交大電機與控制工程研究所碩士學位。目前群聯營業額超過300億元台幣,成為亞太第一大快閃記憶體控制晶片廠。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4年10月號《數位時代》「爭霸!全球硬體創新軍火庫!」,全國7-11、誠品等各大書店熱賣中,或可選擇線上訂閱。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5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