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社群製造力,一上市就打中消費痛點
專題故事

社群、開放原始碼硬體、群眾募資,把這些詞彙串連起來的,就是「社群製造」。過去,企業關注社群大多聚焦在行銷業務的推波助瀾,但對台灣科技業來說,社群對產品開發、製造流程掀起的變革更不容小覷。

1 [社群製造] 突破電子業困境,鋼鐵人實作聯盟點燃手做魂

鋼鐵人東尼史塔克(Tony Stark)堪稱高富帥代表,擁有財富、名車、美女在側。更令人羨慕是,他具備打造畫時代科技的腦袋及實力!台灣有一群人,以這位超級Maker為師,動手實現創意,並要喚起大眾那股藏在心底的手做魂。

「資訊科技和生命科技正快速跨界整合,鋼鐵人不再是科幻電影。」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如此預言。想要成功打造一個鋼鐵人,現今技術仍有一段路,不過穿戴裝置、機器人、生物感測等領域,吸引眾多工程師、科學家投入。

在台灣,就有一個以鋼鐵人為號召的社群──鋼鐵人實作聯盟,除了將好點子化做實際應用,更期望透過社群的推廣,讓台灣老少年幼重拾動手做的精神,以及對科技、科學的興趣。鋼鐵人實作聯盟不僅吸引了工程師、大學生、傳產老闆、軍備開發商參與,還有媽媽陪著是鋼鐵人粉絲的小孩一起來。

「成立鋼鐵人實作聯盟,是想要改變台灣廠商永遠在追隨別人的問題!」創辦人蔡政和激動地說,他在台灣電子業打滾十多年,待過宏達電等大企業,他直言台灣大廠的問題就是欠缺「王者思維」!

Google、蘋果、甚至小米利用建構生態圈來壯大勢力,靠著許多第三方夥伴開發出多樣化應用,這就是讓自己成為國王,具有「被利用」的價值,但台灣大廠卻很封閉。過去,台灣可以靠技術或成本優勢領先2∼3年,但隨著環境改變,優勢點滴流失,台灣擁有大批工程人才,在企業卻有實力難伸之憾,這些現況讓蔡政和感到失望,甚至有點憤怒。

從0到Maker勇敢做自己

在偶然的情況下,蔡政和接觸到Maker Faire,被場內的創意、熱情震撼。接著他找了好友、專做科技業獵人頭工作的邱彥霖深談,兩人基於改變台灣電子業發展困頓的理想,在去年組成了鋼鐵人實作聯盟。邱彥霖說:「這不只是一個社群,如果我們能成功,就能鼓勵更多工程師勇敢創造自己的價值。」

當東尼史塔克戴上鋼鐵人頭盔,眼前就會顯示地圖、各系統狀態等資訊。鋼鐵人實作聯盟也基於此概念,開發近眼顯示器,戴上之後,螢幕就會顯示手機來電、訊息或是行進間的移動速率,以及只要吹氣就能自動開關的掀蓋頭盔。此外,也有社群成員從堅固的鋼鐵人裝備獲得靈感,設計出給老年人使用的機械輔具。

雖然目前開發的產品遠不及科幻電影來得前衛、精美,但可貴的是社群力量讓很多高手齊聚、發想創意,並且探索各種應用情境的可能,也代表無限商機,這也是為何有碳纖維材料公司或是軍備設計商一起加入的原因。

這股社群製造的力量,讓傳統科技大廠開始「有感覺」,像是台灣很知名的IC設計公司以及面板大廠,都把最新的晶片組或面板模組小量提供給鋼鐵人實作聯盟試用。此外,鋼鐵人實作聯盟近期也赴日本拜會零組件或技術廠商,爭取合作。

「不過鋼鐵人其實只是一個吸引大眾參與的誘因。」蔡政和強調,社群開發的產品自然不侷限鋼鐵人,更期待的是百花齊放,最終希望透過社群製造運動,讓動手做成為一種生活態度,走進科技圈、學校、甚至是平凡百姓家中,「就是從0到Maker這一段。」邱彥霖說。

蔡政和辭去大企業工作,全職投入鋼鐵人實作聯盟社群,外界看來或許有些過度理想,但他指出,過去工程師做樣品,找廠商、寫驅動程式大約1個月,現在有開放原始碼硬體,一天就可以做出樣品,又可以在群眾募資平台上挖到最忠實的粉絲,他笑著反問:「為台灣點燃一個創造屬於自己未來的引信,你不覺得現在正是好時機嗎?」

鋼鐵人實作聯盟

成立時間: 2013年10月
主要發展: Maker社群平台,初期以鋼鐵人實作為號召,聚集Maker一同打造各種先進技術與產品
團隊成員:蔡政和、邱彥霖、沈元立等人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鋼鐵人實作聯盟開發的近眼顯示器,戴上之後,螢幕就會顯示手機來電、訊息或是行進間的移動速率。圖片來源:林衍億攝)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7期)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ACTIVITYID:501@@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社群製造] 上班族渴求情感療癒? 來看看香草與魚吧

群眾募資改變的不只是募資方式,更可能顛覆產品傳統的生產流程。「設計展的產品很少能被實際生產出來,看著『香草與魚』的量產,感覺達成了目標!」香草與魚設計師林秉維臉上漾著笑容說。

林秉維去年還在就讀台灣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與同學吳政陽為了畢業展,共同設計了一個以「魚菜共生」為概念的自體循環生態系統,他們將魚缸、馬達、LED燈結合,打造了香草與魚,可以養魚,同時也能種植薄荷、迷迭香等香草,一個符合城市人渴求情感療癒的產品。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為什麼設計展的作品鮮少被量產?林秉維說:「這中間有很多因素,包括欠缺資金、管道、從設計到生產的技術落差等。」為了讓香草與魚的概念不再只是一個曇花一現的專題,他們到群眾募資平台HereO發起集資,但是儘管募到30萬元,仍沒達到目標門檻。

不過,募資失敗不代表真正失敗!這個道理在群眾募資上更顯得有意義。當越來越多群眾募資的作品創下高額募資紀錄後,不少商業嗅覺高的通路商都會到群眾募資上尋找好產品,就像桃子良品偶然看見了香草與魚這個募資結束的專案,相當看好其設計以及商機,於是自掏腰包,負擔縮小版「香草與魚mini」的模具及樣品費用。

融合網友意見起死回生

在改良產品時,桃子良品與林秉維、吳政陽有一個共識,就是把募資期間所獲得的回饋,例如贊助者的建議或是網友的疑問等,用來開發新版產品。例如第一版香草與魚的高度約100公分,放在家裡占據很大的空間,也無法擺在辦公桌上,後續版本就將高度縮減至35公分左右。

另外也調整了插頭,原先的設計是使用一般插頭,後續就改成使用方便、且耗電量低的USB式插頭。融合了網友的意見,讓更貼近市場需求的香草與魚mini誕生了,這是社群製造另一個特色。

在調整產品設計後,香草與魚mini再到群眾募資上提案,果然成功募到超過73萬元、137人贊助,預計12月趕在聖誕節前出貨。而這一個溫馨的聖誕禮物,正是由設計師、消費者、通路商、募資平台商合力打造的。

通路商出錢贊助產品開發,這在傳統通路生態極為少見。讓桃子良品創辦人陳慶玄願意協助的原因,其實是心中的那份感慨。因工作需要,陳慶玄經常到國外找有創意、熱賣的設計產品,再引進台灣,在電子產品檢驗過程中,發現很多晶片都是出自台灣公司。產業模式就是外國設計、台灣供零件,再到中國製造,通路商又繞了一圈把產品代理進台灣。

他就在思考:「為什麼好的設計產品只能在外國找?台灣何不結合自身設計跟電子的優勢,開發出好產品,讓台灣人自己可以買,還能再賣去國外?」而且台灣彼此之間沒有時差,一個專案3個月就可以搞定,美國一來一往要跑6個月,台灣的優勢太大了!

未來桃子良品的定位是整合新一代設計師、募資平台,從通路的角度給予商業建議、估算成本定價,「類似香草與魚的智慧設計類產品,絕對會比純文創的市場更大!」陳慶玄有信心地說。

香草與魚
募資時間:第一次2013年6月、第二次2014年7月
主要發展:整合小魚缸和種植香草的設計產品
團隊成員:林秉維(上圖左)、吳政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3 [社群製造]不必騎uBike,素人開發的八輪滑板帶你闖盪都市叢林

一個懷有童心的大男孩,最初只是想做出一個穿梭城市叢林的代步工具,沒想到他設計的八輪滑板大受歡迎,創下台灣群眾募資最高紀錄,訂購數量超過6千台,比台北市的YouBike還多。

「滑板本來就有特定市場需求,沒想過賣不好,但也完全沒預期會賣那麼好,訂單就這樣炸開了!」設計師賴柏志這麼形容他設計Stair-Rover八輪滑板的爆紅。

他的創業是一連串的始料未及,一開始不是要設計滑板,卻因滑板成名,到美國Kickstarter募資,距離成功僅一步之遙時,案子卻毫無理由被終止,回到台灣的嘖嘖募資,只想募20萬元支付模具費,卻換來網友近4千萬元的力挺,度過了資金危機。

嘗到初步成功的甜美,賴柏志卻以「困難重重」來形容創業過程,「沒做過生意,又遇到兩次財務危機,差點讓創業就此打住!」3年前,他是個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念設計的學生,從學校附近有許多樓梯,得到設計靈感,想做出一個優遊城市之間的工具。天馬行空的他,第一次買了兩支掃把,想做成滑行工具,實驗後因摩擦力太大而做罷。又想到兒時與表弟玩魔毯遊戲,想打造一個可行進的地毯。一直到以老奶奶的三輪車為概念,才開發出八輪滑板。

八輪滑板的誕生雖是無心插柳,但產品特色強,能在樓梯、不平坦的路面滑行,擊中不少玩家及一般人的心,更讓皇家藝術學院的創業育成中心看中,投資了500萬元台幣,成為他創業的第一桶金。他找來好友、嘖嘖創辦人之一的徐震,和一位在創業聚會認識的丹麥人德海尼克(Ard Heynike),組成Allrover團隊,展開創業。

從素人到占據藍海

雖然獲得學校育成中心投資,但不斷買材料、開發,第一年就快把錢花完,只好到Kickstarter募資,當目標金額達成率98%時,計畫卻突然被平台商終止,募資宣告失敗,這是第一次財務危機。

不過,Stair-Rover在網路上的高人氣,讓美國運動用品公司主動前來洽談合作,靠著顧問費的收入穩住了創業。但開發就像燒錢一樣,又遇到了第二次財務危機,缺少一筆支付工廠打樣的費用。他們就轉戰到嘖嘖上募資,沒想到意外爆紅,讓八輪滑板死而復生,也讓嘖嘖踢下FlyingV,成為目前台灣群眾募資金額最高紀錄的平台。

為了掌握市場需求,賴柏志接觸許多滑板玩家、滑板店,提供試玩蒐集意見,也在Kickstarter收到很多建議,都是改進產品最有力的基礎,例如改變板子的高度,增加推進的舒適性,或是調整轉向力,讓板子轉彎更靈活。同時利用募資得來的資金,讓產品得以量產。Stair-Rover不折不扣是基於社群製造精神而生的產品。

「這是網路時代以後,在實體世界蠻具體的變化!」賴柏志如是說,就像在網路普及之前,編寫程式的技術鎖在少數人手上,沒辦法擴散開來。產品設計也是一樣,過去沒有想過「素人」也能開發產品吧!

Stair-Rover在台灣市場不僅達到6千台訂購量,比台北市常見的YouBike約5,500台還多(根據北市府9月公布的數據),也有許多外國人訂購,「我想是找到一個沒有人攻占的區域。」賴柏志分析成功的原因。

他進一步指出,滑板可簡單分為速度、技術、交通等類型,八輪滑板鎖定交通市場,「這塊30~40年沒有創新過,利潤也已經見骨。」Allrover找到了市場需求,加上Stair-Rover售價近6千元,比起其他同業的7千∼1萬元,更具競爭力,就把消費者的慾望帶回來。

Stair-Rover預計12月出貨,第一階段出貨量約8千台。賴柏志很有信心地說:「我們現在的產品撐3年沒問題,目前只攻下台灣,市場還很大,後續將進軍澳洲、日本、韓國,並且同步開發更多種產品,請拭目以待。」

Stair-Rover

募資時間: 2014年8月
主要發展:設計出可在不平坦路面、樓梯行進的八輪滑板
團隊成員:賴柏志、徐震、Ard Heynike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八輪滑板的產品特色強,能在樓梯、不平坦的路面滑行,因此擊中不少玩家或一般人的心。圖片來源:蔡仁譯攝)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7期)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4 社群製造讓產品有靈魂

社群、開放原始碼硬體、群眾募資,把這些詞彙串連起來的,就是「社群製造」。過去,企業關注社群大多聚焦在行銷業務的推波助瀾,但對台灣科技業來說,社群對產品開發、製造流程掀起的變革更不容小覷。

每周四晚上,一群科技人、大學生、宅男聚首,熱烈地討論著他們的夢想,要設計出一支台灣本土的手機。他們分工清楚,有人負責機構設計、有人設計UI,他們是HanGee社群。在自造者(Maker)的浪潮下,基於同好而生的科技社群如雨後春筍,除了HanGee之外,台灣還有鋼鐵人、機器人、迷你四驅車等社群,雖然各自關注的議題不同,懷帶理念、強調開放、共創,是他們的特質,他們正在實踐社群製造。

研究網路、開放原始碼議題的耶魯法學院教授本克勒(Yochai Benkler)在2006年就曾提出社群生產(Social Production)一詞,他認為網路興起後,社群生產改變了企業和外部個體的關係,消費者從被動變得有主動權,社群生產重塑了商業的成功模式,在生產的過程中必須與使用者更緊密結合。

過了幾年後的現在,隨著自造者意識抬頭、數位製造工具如3D印表機等興起,大眾開始探討社群製造(Social Manufacturing)的概念。威盛國際行銷副總裁白瑞志(Richard Brown)就指出,推動社群製造有三大元素:開放原始碼硬體(Open Hardware)、數位製造(Digital Fabrication)、群眾募資,這些讓我們掌握了創新的潛力。

的確,群眾募資平台風氣推廣開來,許多有想法的人可以將其開發的創意原型產品,放到網路上募資,並透過社群掌握意見及市場需求,進而改善或調整設計,讓產品一上市就打到消費者的痛點。「這就是所謂的社群製造。」HereO共同創辦人林鼎鈞如是說。而且還有不少第一次募資失敗,基於網友回應,重新設計而受到歡迎的產品,這是傳統大廠設計產品無法做到的,是社群製造對產品開發或製造業的嶄新意義。

社群製造的概念廣泛,包括社群參與、開放、採用綠色的友善供應鏈,例如荷蘭新創團隊設計的Fairphone公平貿易手機等,但之於傳統製造有兩大特色:一是消費者的角色從被動變主動,不論是在網路或用戶論壇提供回饋意見、貢獻產品創意,或是直接在群眾募資平台上贊助,某種程度都參與了產品開發。

大廠開始正視社群力量

英華達總經理何代水表示,社群對製造業的影響看小米就知道!小米從米聊起家,養育了一個大社群,但後續騰訊推出微信,考量即時通訊服務容易被複製,為擴大競爭力,開始轉向做硬體,用硬體包裝社群服務。小米帶給大眾的省思,就是以軟包硬,以硬賣軟!

其他業者也開始正視社群的力量,將網友或消費者的批評指教,用以改善產品。像是華碩執行長沈振來就不只一次公開談論要學習小米,打造的ZenTalk論壇,便是華碩收集使用者回饋與體驗的例證。

第二個特色就是對傳統製造生態形成微革命,基於某些理念或愛好的人自發結成社群,齊力開發「帶有溫度」的產品,連帶建構出屬於社群的供應鏈、製造、通路生態圈。美國知名自造者平台Quirky或深圳的Seeed Studio都是成功案例,完全顛覆過去製造霸權。

鋼鐵人實作聯盟創辦人蔡政和認為,讓社群可以「定義」產品,很大的推力是開放原始碼硬體,透過開放、協作的模式,很容易打造出一個可行的原型機,再透過群眾募資,反過來先驗證市場,這是跟過去最大的不同,做出真正貼近市場需求的產品。

對比傳統製造業創造大量的產品或產值,社群製造或許被視為是做興趣,但社群力量壯大是不可擋的趨勢,不少大廠已經看到此趨勢,見風轉舵。像是聯發科與Seeed Studio合作,推出整合Wi-Fi、GSM等通訊模組的板子。英特爾則是與開源軟硬體平台Arduino合作,推出名為Galileo(伽利略)的SoC晶片,專攻穿戴裝置、物聯網等新興產品。當大廠都搶著拉攏開發社群,你還認為社群製造只是小打小鬧嗎?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香草與魚第一次募資失敗,但在通路商的協助下,終於開發出縮小版「香草與魚mini」。圖片提供:HrerO)

投入社群製造的業者

小米:建立龐大的米粉社群如「小米社區」、「MIUI論壇」,除邀請粉絲參與設計及測試,更廣納數千位米粉當顧問團

華碩:目前以社群溝通為主,透過ZenTalk、ZenCare等平台,收集使用者回饋與體驗

聯想:舉辦創客大賽,募集智慧電子、智慧家居、創新服飾設計等新概念產品,並承諾協助銷售和群眾募資

英特爾:與開源軟硬體平台Arduino合作,推出Galileo晶片,吸引創客或開發者使用

聯發科:推出LinkIt開發平台,可相容於Arduino,供開發者使用,並與深圳Seeed Studio合作

威盛:成立VIA Maker Club,也推動3D列印,推出Springboard平台吸引Maker、開發者使用

整理:詹子嫻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尊重智慧財產權,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數位時代》第247期)
其他精彩內容》》
訂閱數位時代》》

@@ACTIVITYID:501@@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