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暴增,但信用透支

2005.12.01 by
數位時代
中國財富暴增,但信用透支
剛在上海結束的網球名人賽,是有史以來最糟的一次,除了費德勒(Roger Federe)全程參與,薩芬(Marat Safin)、羅迪克(An...

剛在上海結束的網球名人賽,是有史以來最糟的一次,除了費德勒(Roger Federe)全程參與,薩芬(Marat Safin)、羅迪克(Andy Roddick)和休伊特(Lleyton Hewitt)都沒來,阿格西(Agassi Andre)打了一場就閃人,那達爾(Rafael Nadal)是來了,但根本沒下場,主辦單位遞補選手補到手軟,觀眾則疾呼退票。
同一時間,老虎伍茲(Tiger Woods)也在上海打高爾夫賽,電視台先前承諾會實況轉播,但大多是錄影播出,過程還不連貫,其中有一天打完17洞就結束轉播,讓人訝異上海球場自訂新比賽規則。
上海的消費力無庸置疑,腦筋動得快的人趕緊把各種國際知名活動,音樂會、歌劇、奢侈品展和體育賽事搬過來,反正年輕白領想嘗鮮,士紳名媛想搞品味,土豪暴富想花大錢,總得有名目。

用參加派對心情看世界比賽

這些光炒名人卻沒有配套措施的作法,只是殺雞取卵而已。如果明年名人賽按照預定仍在上海辦,我懷疑費德勒還會不會來。當觀眾和選手都被愚弄,主辦方賺得缽滿盆滿也抵不上信用破產。
中國的外匯存底明年將破一兆美元,整個社會有錢,但信用並未累積,反而加速消耗,透支社會要持續發展的無形資本。法律、產權保護、專業精神等現代社會支柱,都奠基在信用的基礎上。
最近,一位中國官方期貨交易員,因看跌銅價,先在倫敦市場賣出20萬噸銅,但此後銅價未跌反而飆漲,中國政府出現巨額虧損,於是趕緊撇清說不知情,儼然當年霸菱案主角李森(編按:霸菱銀行新加坡分行期貨交易員,1995年大膽做多日經期貨指數,造成霸菱損失約2億美元)的翻版。這位交易員平日負責研究銅價變化,高價時在倫敦賣出,低價時在上海期貨交易所買進,套利賺取差價。如果未得授權,這麼大筆期貨交易很難進行,特別是有李森的前車之鑑。

當心淘空無形的信用資產

不管銅價上漲源自需求強勁,或是投機客逮到機會炒作,在國際金融市場壓力下,中國政府終於面對,將庫藏存銅提出做為交割,解決問題。消息傳出,銅價開始回跌,原本虧損金額隨之縮小,但信用損失卻很難回補。
禽流感是另一個例子。到現在,政府公布的感染範圍和個案,是否反應實際狀況?還是怕引發恐慌而有隱瞞?亦或地方官員擔心影響政績壓下不報?許多人心中都有問號。「上海真的完全沒有疫情?外來人口那麼多,流動那麼頻繁……」這些話題常出現在飯桌上,但只用來殺時間,反正無從證實。
倒是許多外資企業,已研擬應變方案,針對萬一爆發疫情,在家工作或暫時撤離的情境。不信任感的傳染力恐怕比H5N1還強,與其被動應變,不如主動出擊,這是對員工負責,對客戶和往來廠商負責,也是增加信任資本的機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