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富士康前總裁程天縱:我為什麼重視創客生態圈?

2014.12.05 by
翁書婷
Maker中文譯作「創客」或「自造者」,意指利用網路的社群分享資源,自己動手DIY做出硬體小玩意。雖然創客的出發點多為好玩,滿足DIY欲望,...

Maker中文譯作「創客」或「自造者」,意指利用網路的社群分享資源,自己動手DIY做出硬體小玩意。雖然創客的出發點多為好玩,滿足DIY欲望,但也有少數充滿創業潛力,如被Facebook 購併的虛擬實境團隊Oculus Rift創辦人拉奇(Palmer Luckey)就是一名創客,從小就喜歡修理手機,把玩各種頭戴式裝置。而前富士康總裁程天縱從富士康退休後,花了半年時間辦訪創客空間,特別關切創客生態圈的發展,他認為在物聯網時代,重要的創新動能其實就來自創客。《數位時代》特別專訪程天縱,請他談談在物聯網時代,創客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圖說:富士康前總裁程天縱

一:網路滲透到所有的「物」品,物聯網大爆發!

物聯網為什麼會起來?在雲裡面都是數位的,都是0與1怎麼體驗?要有端落地才能體驗,把虛擬的變成現實才能體驗。因此這個「端」永遠是需要的。互聯網影響最大的是第三產業(服務業)。產業分成三種,第一產業是農業,第二產業是工業,第三產業是服務業,影響目前影響最大的是服務業,像中國BAT(百度,騰訊與阿里巴巴)滲透到服務業很深,阿里巴巴、百度與騰訊社群搜索,這些都是服務業,像互聯網滲透到傳統渠道就變成電商。後來互聯網也會影響工業與農業,先從業務與行銷滲透,然後滲透到工廠製造,終極目標是物聯網成每個產品的一部份,這個產品就是「物」。

二:中國互聯網很強,但物聯網產業並不一定有優勢!

我2012年和郭台銘董事長一起到日本夏普。我到日本的時候,SONY、東芝、松下與夏普等日本大企業每年大虧二千億到八千億日幣左右,因此我就在想,日本的電子產品曾經叱吒全,但近年為什麼不行了?我認為當一個國家在某產業有非常大的壟斷地位,很成功的時候,也就是死期的開始。因此未來的失敗都來自於現在高度的成功,當某產業非常成功的時候,就會吸收大量資金與人才等資源,而且成功讓人滿足於現狀。日本在家電與電子時代很強,但日本就跨不進ICT個世代,因為他以前的所有投都圍繞面板與電視,歐洲幾個國家也是,以芬蘭為代表,芬蘭的產業走到ICT後就走不下去了,諾基亞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中國目前最成功的產業是互聯網,因此按照歷史規律來看,未來中國在物聯網產業的發展也不一定有優勢。

三:台灣互聯網是搞不起來,台灣物聯網時代有機會,但前提兩個世代要合作!

互聯網創業在台灣玩不起來,因為台灣人就是就比別人(指美國與中國等市場)少,台灣市場就是比較小,互聯網最後看流量,沒有流量就是玩不起來,但現在很多台灣年輕人還是在搞互聯網創業,這在台灣是一條錯誤的路,沒有人引導這些創業家走向正確的路。歐洲很多小國家,如瑞士做錶,玩硬件都是可以做起來的。而互聯網就是美國、中國與印度這些國家的天下,這些國家人多用戶流量多,用互聯網思維一切免費,然後賣廣告。台灣走網路走很早,但像EZtable和大眾點評也沒得比,台灣連第三方支付都搞成這個樣子,我認為台灣互聯網創業走不下去了。

而台灣的硬件最強,但很可惜的,年輕人這一代沒有人搞硬件創業,都在做互聯網創業,其實硬體創業的門檻已經低很多了。《Maker》這本書就提到硬件創業已經容易多了,有很多Open Source的資源,利用3D列印機也容易做出原型,在網路賣東西也容易,硬件創業門檻已經低很多了。台灣一樣以代工製造最強。硬件強是老一輩的強,新一輩的人不強,老一輩握有資源,但不曉得新的機會在哪裡?而且兩邊有代溝無法溝通,這也是一個問題,因此我有兩年的時間,潛水到很多聊天室去,理解年輕人的價值和在想什麼?如果我不懂年輕人的語言,我的經驗就成為負債不是資產,但台灣像我這樣的人不多,台灣老一輩的人把資源握在手裡,但卻不想分享出來。台灣的教育為大企業培養奴才,不教你怎麼創業。而台灣年輕創業家也要更努力,中國年輕人創業大多為了博翻身脫貧,是會跟你拼命的,台灣年輕人缺乏這種態度。

四:物聯網產品的創新不是來自大企業,而是來自Maker與小企業

大企業瞄準大市場,大市場都是小眾與分中市場結合起來,舉例來說運動市場細分為爬山、攀岩、跑步與三鐵等等,若你要找運動者的大市場,那就要找這些四種運動者的運動習性重疊交集處,那其實很小。因此越大的市場重疊的部分越少,重疊部分越少,創新的機會也就越少。但國家卻把最大的資金與人才都投入在這個最小的市場,搞創新是搞不出來的。大企業搞不出創新死定了,只會拼規格、價格與外觀,像手機就是拼雙核、拼四核、拼待機時間,像HP從1985推出鐳射印表機之後沒有創新,SONY從隨身聽之後沒有創新,Acer與HTC也沒有創新。因此小企業和Maker一定要扶植起來,他們是重要的創新動能。

五:創客的存在非常重要!

我去年開始接花了半年時間理解創客生態。創客生態分為幾個層次。首先要有人,喜歡動手DIY嘗試硬體製造,這個人就叫Maker,這是第一層。而第二層是「創客空間」(MakerSpace),這是產生創意與認識創業夥伴的地方,智能硬件創業要有Hacker、Maker、PM與業務員等四種人,一起產生跨界創意在TechShop做產品。全世界目前有三千個,其中最知名的就是美國TechShop。而產品出來後就進入第三層群眾募資階段,第四層是小批量生產。以上這些階段都不算創業,比較像一種嗜好。因為這些東西不一定能順利進入市場,像KickStarter上面的產品,有80%都無法交貨,你去Maker Fair(創客博覽會)看,大部份的東西很酷很炫的東西,但是像玩具不能大量生產與製造。

接下來才進入創業階段,進入加速器階段與孵化器,這個部分很俱挑戰性,因為創業團隊的產要品重新設計,找供應鏈找代工廠。在深圳的矽遞(Seed Studio)等創客空間,團隊用開放式硬體,如Arduino開發板的模塊和天線、電池、外殼等模塊,做出產品原型,但這些東西只適合做原型不能量產,因此我們要幫這些創客成功創業。我說服北京富士康,把原來做Nokia的廠房拿出來做「高科技服務業」。現在智能硬件一窩蜂但中國的加速器是搞投資的,不懂後面的製造,那就來富士康,我們有很多專家很多設備,做製造做機構件。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