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 我對紫牛的理解(下)

2014.12.27 by
傅盛
我記得我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在矽谷時,我記得看了一部片子,叫《大國崛起》,裡面講日本組織的一個考察團在全世界進行一年的考察,當時明治維新政府...

我記得我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在矽谷時,我記得看了一部片子,叫《大國崛起》,裡面講日本組織的一個考察團在全世界進行一年的考察,當時明治維新政府用全年政府預算3% 完成了這次考察。震驚,陶醉,最後決定全力以赴改變,全盤西化,我去美國時覺得沒有道理,人家空氣那麼好,吃的那麼乾淨,每天四點開始跑步。以前說中國人窮,房價被中國人抬起來的,但是最好的創新來自於他們。順著這個思路我想了很久很久,最重要一點是美國人崇尚Think Different 。在社會環境裡,大家這樣鼓勵跟你不一樣的思考。

在整個競爭態勢中,大家認為這是生存的基本法則,不是他們不會學習,而是因為他們認為在變化多端的時代,只有你找到新的機會,你才可能突然一下拔地而起,簡單的依靠模仿,我覺得美國已經過了生產過剩的時代。他們在 Think different 比我們想的點深入的多,在人力投入等各方面比我們小的多的情況下作出了更多的創新,衍生出了更好的生態,僅僅的模仿是沒有道理的。

在這個時代,一定要讓你的產品變得更與眾不同,讓人看一眼就能記住。還有一點,如果你要做一頭紫牛,其實意味著你在很多方面甚至是有缺陷的。因為當你尋找一個different 的道路時,在全面性上一定比不過以前的領先者,但這不重要,如果有 12345,你可以不用 243 ,把第一點做好也許把人家所有 12345 全部擊垮。在這個時代,用一個獨特性產品佔領用戶的心智,讓用戶看一眼就會產生印象,甚至記住,你就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步。紫牛產品本身會引爆流行,當你把所有精力都放產品本身上,作出different,產品本身就是最好的引爆點。

哪些產品是紫牛產品?

我前陣子買了一輛特斯拉(Tesla),讓所有員工試駕,給我的最大感受是它是一輛完全不一樣的車,天窗不是按鈕,螢幕上有一個條,拉多少天窗開多少,螢幕上有五個座椅,全部可視化。開到北京三環上,一堆汽油車圍在我周邊,感覺像穿著西服的人走進原始森林,一群原始人在那燒烤,這不是一輛車,是一個新時代。踩下電門電流巨大的推力感,感覺正在開創一個新的時代。那天限行,電動車也限行,我的司機開寶馬(BMW)到機場接我,我說你開完特斯拉再開寶馬什麼感覺?他說感覺開寶馬踩油門時不動,電力車一踩,順著電門往上跑。雖然我知道三環上只有這一輛車,但是它來自一個新的時代,這個新時代使得到處可以看到,在會議上免費做宣傳,這就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產品引發的流行。當我們想怎麼去店面導流、怎麼在營銷上做更多工作時,也許產品的紫牛化才是可行的。

還有一個遊戲,叫自虐小鳥(Flappy Birds)。貓都可以玩,只要碰一下就可以玩,不涉及到左右,不涉及到上下,簡單到無法再簡單,這種簡單的獨特性卻變成了主流。第三, Yo !它有足夠的獨特性。

第四,我們有一款產品叫 Clean Master 。前面那三個怎麼做的我不知道,但這個產品我很清楚。稍微厚顏無恥一點,我覺得這也是有情懷和有紫牛特質的產品。

獵豹是一家既有很長歷史也是很短時間的公司,這家公司在過去三年多時間裡,承受著各種非議和嘲笑。其實,這種嘲笑對我們是最好的保護,正好可以花足夠多的時間思考一個different 策略。即便那個產品跟我有千絲萬縷不可分割的關係,我也沒有能力在一個用戶腦海裡已經對它有印象的領域重新進行再次顛覆。

我是很普通的人,也不是神。所以,我們當時選擇了產品邊緣產品,當時內部總結叫三個邊緣化:

第一個邊緣化,全力投入移動

一年多以前, PC 還是很大份額的時候,我們全力移動,不是小組嘗試移動,把公司最精幹的人投入到移動產品之中。當時 PC 收入佔 95% ,今天公司有超過 1500 人,大概 1200 人在做移動,一年前大概 600 人,那時候 400 人做 PC ,從 PC 中抽出不少人支持移動項目。

第二個邊緣化,泛安全的邊緣化

我們沒有直接切入安全,我相信 3Q 大戰以後各大巨頭跟打雞血一樣,全部進入安全領域,管它怎麼樣,來一下再說,由於巨頭的不安全感和某個公司不斷的無底線的攻擊,我們當時想如果在安全上硬拼,除了充當先烈,可能找不出更好的機會,所以,我們當時選擇清理,看上去很小的這個點,但是在每個Android手機都有記憶體(RAM)佔用很高的問題,當時叫泛安全化。

第三個是國際化

大家都在做中國市場進攻時,我們發現在國際上,很多小的個人團隊能夠獲得巨大的下載量。像Flappy Birds,發現所有開發廠商全部是個人的,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有一個小文章說到,我打不過泰森,那我就到農村打,在那裡成立一個拳擊館,我還可以當老師,等把農村佔據了,回過頭帶著徒子徒孫在人海戰術打泰森,我們基本就是這個策略。當然,美國不是農村,但是美國跟大農村差不多。後來,我們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國際化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說到Clean Master,我們花費了很多心血。我們對這款產品的介面做了精心的設計。介面的背景顏色會根據垃圾多少進行變色,小於 50 兆是綠色,超過 500 兆變成紅色,從綠到紅是一個漸變。而且掃描垃圾時,色彩和數字也會一起跳躍。介面下面有一列條目,表示被清理掉的動畫感,當點擊回去時,整個頁像書本一樣翻過來。

在這些介面的細節上,我們幾乎投入了公司所有力量,投入了超過 200 名研發人員。我們單次清理垃圾大小,從2013年年初 150 兆擴大到2013年年底的 300 兆,長了一倍;單次清理時間也從 20 秒下降到 10 秒。Google Play 上有超過 1000 萬個用戶評分。要知道,Google Play 上的評分,每個手機只能評一次,在這樣的評分原則下,我們的評分是 4.7分, Facebook 也才 4.4。Clean Master是過百萬評價的產品中用戶評分最高的。

上市路演時我告訴投資人,在一千萬評分的用戶裡,只要有人打 1 分,不管對方用西班牙語、阿拉伯語,還是英語,我們都會用相應的語言一一回覆,並且詢問問題是什麼。有人不相信,到 Google Play 上去投了 1 分,他說傅盛說投 1 分就會有人回覆, 15 分鐘後就被我們的同事發現了,並讓我看截圖。因為我們要得到 4.7 分的平均分,意味著每有一個 1 分投票,必須有 15 個 5 分投票去抵消,才能拉到平均分 4.7 分。你們知道,我們多麼重視 1 星嗎?可能我們不會知道印度甚至爪哇,一台手機是什麼狀態,但我們知道,我們是幫助用戶加速的,絕對不能讓用戶的手機速度慢了。

如果你能找到真正做好紫牛產品的特質,再找到大風口,你有可能被吹起來。在2014年7月份App Annie排名上,我們在全球下載總排行上排第二名,前面只有Facebook 。我們這種勢能其實只是由3 、4 個App 帶動的,而不是由幾千個App產生的下載量,集中效應非常明顯。

一年前,可能全球前一百都排不上。但過去一年中,獵豹移動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雖然與特斯拉這種改變一個時代的產品還不能比,和很多讓大家覺得高大上的產品還不能比,它只是一把小小的刷子,但今天這個刷子 正在我們夢想的指導下想辦法刷遍全球。我們也爭取利用這把刷子,在一個看上去很小的點上做出有全球領先和獨一無二的特質,用美國人的 Think Different ,在一個點上的全力以赴做出差異化,完成對用戶腦海的佔領。我們希望用戶一提起清理想到的就是 Clean Master ,只要能夠做到這點,我相信,在這個時代,我們就有機會真正的不斷成長起來,變成一隻獨一無二的在風口上的紫牛。

這個時代給我們最大的機遇是什麼?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你就有可能改變全世界。所有過去工業化體系的思考、緯度的思考、佈局的思考,都抵不住一個獨一無二、與眾不同的點。

註:2014年7月傅盛在《商業價值》跨界論壇上發表了《做風口上的紫牛》的主題演講,本文為演講實錄下篇。上篇請見此。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